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三十八章 秘密 下

      林新也知道他的意思,死了这么多人,要是不去坟地取阴血,那他们费了这么大代价,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就全白费了。
  
      但想到刚才的诡异,他权衡了下利弊,有炎阳符剑,这么几次都从诡异中活过来了,还怕这点!?
  
      想到这里,他也紧跟着孔昱辉朝坟地跑去。
  
      江月儿程若菲两人更是不敢离开两人,这种时候她们根本不敢单独行动。两人穿着的白色绿色裙子,此时背心胸口都已经被汗水打湿湿透,隐隐露出里面诱人的内衣曲线。
  
      但林新两人却丝毫没有欣赏的意思,而是急速朝着坟地方向赶去。
  
      一路上,孔昱辉不断的吹口哨,但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整个镇子以及坟地,埋伏起来的那么多手下一个不见,此时却好像只有他们四个活人一般。
  
      来到坟地。
  
      斜坡上空空荡荡,红树林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孔昱辉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轻轻一摇,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从中飘散出来。
  
      顿时间整个红树林上空浮现出极其浓郁的红雾。
  
      “好多!”
  
      孔昱辉感叹了声,给林新和其余两个女孩一人丢了一个瓷瓶。
  
      “快收取阴血!”
  
      林新学着他的做法,打开瓷瓶塞子,轻轻一摇,顿时同样一股浓郁香气飘出来。
  
      江月儿和程若菲也照样施为。
  
      刹那间,漫天的血雾疯狂的犹如活物一般朝着四个瓷瓶倒灌而入。
  
      嘶...
  
      红雾和瓷瓶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那雾气仿佛根本吸不完一般,源源不断。
  
      四人持着瓷瓶站立不动,心惊胆战的等着红雾吸收。
  
      “来了!”忽然孔昱辉一声低喝。
  
      林新眼前瞬间闪过数道红点,隐隐是八道。
  
      红点划出八条红线,精准无比的嗤的一下钻进四人的瓷瓶。
  
      “盖上!”孔昱辉赶紧大声道。
  
      四人赶紧重新塞上塞子,也不顾还有大片红雾在倒灌进入瓷瓶。
  
      就在这时,又有数道血红色线条凌空扑下来,直接朝着瓷瓶冲去。
  
      林新看得分明,这次那红线居然是一只通体血红色的无头乌鸦!
  
      乌鸦原本头部的位置,只有一个血淋淋的颈子,伤口处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肉和骨头在微微活动。
  
      “这就是阴血鸟!”孔昱辉提醒道,“小心,它们身上有剧毒!”
  
      不用他提醒,林新提着的炎阳符剑轰然注入内力,速度他不如阴血鸟快,但炎阳符剑是无差别四周爆发火环。只要火环的速度够快就行。
  
      “爆!”
  
      他一声低喝。
  
      轰!!
  
      炽热黄色火焰爆炸开,形成一团火环朝四周扩散开。
  
      阴血鸟利爪还没碰到瓷瓶,就被火焰正面轰中,远远抛飞出去,直接化为一团焦炭。
  
      另外一边,江月儿却是狼狈无比,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已经被阴血鸟逼得无法可施,她手上拿着一块玉佩,上边飘出丝丝白烟,那阴血鸟似乎非常惧怕白烟,这才不敢过于逼迫,不然她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程若菲则是小跑着朝林新靠近。
  
      她倒是聪明,知道林新能够帮忙应付,那阴血鸟就在她身后追赶。
  
      林新面色不变,往前冲去,一把搂住程若菲,紧紧将其压在自己身上贴紧。
  
      “闭眼!”他低吼一声。
  
      程若菲闻言赶紧闭眼,两人身体死死靠在一起。她饱满的胸口全部挤压在林新身上。
  
      轰!!
  
      又是一圈火环爆开,第二头阴血鸟被解决。
  
      炎阳符剑爆开一圈火环时,火环中心有着一个狭窄的空洞可以让持剑者躲避,这是林新故意将剑抬高,让自己处于剑柄后方,导致的效果。
  
      但这块空间非常窄,所以他也必须尽量让程若菲和自己靠近。
  
      啪。
  
      又是一头阴血鸟坠地,浑身焦黑。
  
      孔昱辉在一旁,剑尖缓缓从阴血鸟身上拔出来。又迅速朝着江月儿那边赶去,剑尖白光一闪,速度极快的飚射而出,狠狠钉在最后一头阴血鸟身上。
  
      “够了!快走!阴血鸟在红雾里杀不死!”
  
      他低吼一声,转身就跑。
  
      林新松开程若菲,后者赶紧去扶起江月儿,三人一同迅速朝着红雾外跑去。
  
      身后四头阴血鸟身上的伤口焦黑正迅速愈合脱落,重新振动光秃秃的翅膀,似乎随时可能再度飞起来。
  
      匆匆跑出红雾区域,身后四头阴血鸟箭矢一般再度冲出。
  
      林新面色冷峻,回身又是一剑。
  
      轰!!
  
      火环炸开,四头阴血鸟同时被炸中,远远抛飞开来。
  
      这一次却没有在红雾区域。它们的伤势也没有再度愈合的迹象。
  
      林新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迅速将四只鸟尸捡起。
  
      “快走!”
  
      孔昱辉大声提醒。
  
      程若菲和江月儿也停下来等他,这两人已经明白,要是没有他,孔昱辉随时可能对她们两人下手。
  
      林新正要回话,忽然听到身后红雾内响起大片的翅膀振动声。
  
      “该死!”
  
      他浑身狂冒鸡皮疙瘩,朝着孔昱辉方向拔腿就跑。
  
      四人拼了命的朝远离镇子的方向冲去。
  
      身后大片的红雾中,箭矢一般射出密密麻麻数百头阴血鸟,紧追不舍。
  
      这些阴血鸟如同红雾中破空的箭矢,足足追出数百米,才缓缓放慢速度,返回红雾方向。
  
      林新跑得气喘吁吁,浑身发热,冷汗都把背心湿透了,才赶上前面放慢速度的孔昱辉三人。
  
      四人顺着马车车道往前,两侧全是灰白的断壁残垣。
  
      “再往前,还没彻底离开镇子地界。”
  
      孔昱辉冷声道,“今晚必须尽可能的远离这里!”
  
      没有废话,林新三人加速赶路。
  
      连夜不停,中途断断续续休息,直到天色逐渐大亮,他们才在路边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休息。
  
      一夜奔波,原本俊逸冷酷的孔昱辉浑身汗臭。头发杂乱,早就没了原本潇洒的风度气质。
  
      江月儿和程若菲两人原本是娇娇小姐打扮,此时也是狼狈不堪,姿容凌乱,衣服裙子上到处是草屑污渍,整齐的裙摆也被两人撕了一截丢掉,显然是为了方便跑路。白嫩的脸庞也是灰一块黑一块。
  
      林新摸了把自己额头,全是黏黏的干了的汗水,衣领和脖子接触的地方也是黏糊糊的。
  
      “包袱都在马车上,我们去最近的城镇雇佣马车,直接回去。”他低声道。
  
      “这次死的人太多了。”孔昱辉脸色难看。
  
      “那该怎么善后?”林新看向他,“既然你打算这么做了,就应该有充分的计划和准备。”
  
      “原本计划周全,没想到我的人全部失踪。”孔昱辉嗤的将剑鞘拄在身前土里。“为今之计,就是全部把事故推到镇子的怨气上。”
  
      “那镇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程若菲插口问道。
  
      这也是林新和江月儿想要知道的。
  
      孔昱辉微微摇头。
  
      “那个镇子....其实根本就是个凝聚阴血的天然阵法!阴血鸟就是这么孕生出来。原本这个阵法没被激活,倒也没事,三十年前,因为一桩意外事故,整个阵法豁然激活,整个镇上的人死了大半。都是这么莫名失踪。”
  
      “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只剩下衣服?”林新低声问。
  
      “是,就是那样。”孔昱辉点头,“后来有高手前辈去过探查,没能发现什么,只是把这个地方列入凡人禁区,只允许少数人和宗门弟子少量进入,作为任务训练地点。并告诫弟子不要太多人同时进去。”
  
      “不过,据说会有有意识的怨气怨灵存在,我怀疑和那个宋真有关,所以针对盘问他。而结果,你们也知道,一无所获。”
  
      “当初,你是如何知道阴血的?”林新忽然又问。
  
      “我是队里的一个师姐,半夜忽然找到我,告诉我的。”孔昱辉随口回答,“怎么了?”
  
      也是半夜?
  
      林新眉头一蹙。心头已经有些线索了,看来这里的怨气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让进入的宗门弟子自相残杀,以阴血为引诱,让镇子的人越死越多.....
  
      “你们前面几次的死伤率,是多少?”他又问。
  
      “我第一次来这个任务,来时是五人,死了两人。第二次....来十二人,死了八人。”孔昱辉简单回答,“这一次,我带了二十多人,都是我的家族属下,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但是,我们得到了八滴阴血!”
  
      说到这里,他眼光微微有些灼热,却对死了这么多人不很在意。
  
      林新心头凛然下。
  
      “八滴,怎么分?”
  
      他看了程若菲和江月儿一眼。两人赶紧将手上的瓷瓶取出交给他。
  
      一一接过瓷瓶,林新的视线落在了孔昱辉身上。
  
      孔昱辉此时也同样紧盯着他。
  
      “一滴阴血,只要花两个多月消化,四层以下就足以提升一层内气....”
  
      “这么厉害!”林新心头一颤,这阴血居然这么有用!那么这里有八滴阴血。
  
      “一人一半!”孔昱辉直接开口。
  
      “好!”
  
      林新也不犹豫,直接点头。
  
      “你下了大功夫,又独自投入了毒香等好东西,还死了这么多人,实话说,你有些亏了。”他坦言道。
  
      “四层以上阴血也效果不大,我其实只要两滴就能达到四层,多余的作用会大减,我是打算用来请师兄炼丹。”孔昱辉正色道,“另外一方面,多个朋友多条路,以林兄的实力,总不会一直默默无闻。我等虽然不是超级天才。但脚踏实地,也早晚有功成练气的一天!”
  
      一番话说得凛然有力,让程若菲和江月儿都不由得侧目。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