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三十七章 秘密 上

      嗤嗤!
  
      忽然边上传来两声利刃摩擦*的声响。
  
      林新转过头,看到孔昱辉正将长剑从周靖身上拔出来。
  
      周靖这个四层高手此时背部一片焦黑,也是被刚才的冲击打伤,防守的无缝剑法失了准头,漏洞大开。
  
      一时间内力不济,正好被伺机准备的孔昱辉一剑刺入胸膛,此时已经是孔昱辉拔出来再刺的第二剑。
  
      看样子,显然是孔昱辉用了什么隐藏绝招,一下趁机偷袭,才大功告成。
  
      林新和欧阳青说话间,周靖这个大高手也已经双眼涣散,死得无比憋屈。
  
      “成王败寇。杀了...我吧!”欧阳青捂住咽喉的血洞,声音中透出一丝挣扎。
  
      孔昱辉走过去,正要一剑刺死她。
  
      “等等。”林新出言制止。
  
      孔昱辉不解的回转头看向他。却看到林新抽出握在周靖手中的长剑,嗤的一下刺入欧阳青的眉心。
  
      红色的血水伴随着透明的脑脊液缓缓渗出。
  
      林新松开剑,任由它插在欧阳青额头。
  
      “到底是死在周靖手上,还是死在这镇子里的诡异手上,就要看有没有人找到线索了。”
  
      孔昱辉面色微变,经历这等生死危机大战后,林新居然还能注意到这种栽赃嫁祸细节。
  
      再加上刚才他爆发出来的那一剑,威力之大,就算是四层的周靖毫无防备,但内气护体之下都被打成轻伤,露出破绽。
  
      三层的欧阳青更是正面被破功青毒指,直接强杀。
  
      这种威力,已经不只是三层内力催运的无炎剑法了....就算是四层内力催运也不过如此吧?
  
      他心头隐隐有些忌惮之意。
  
      “还是林师弟谨慎。”孔昱辉收敛眼中神色,看向边上已经面色惨白的江月儿和程若菲。
  
      “这里还有两个目击者,杀了还能有两滴阴血,师弟是你来还是我来?”他缓步走向躲在墙角边的两个女孩,眼中杀意盎然。
  
      “我们是宗门...宗门弟子..门规不能自相残杀...!”江月儿声音都在发抖。“你们...不怕门规!!”
  
      程若菲紧握住她的手,虽然同样面色苍白,神色惊恐,但相比之下还算冷静。
  
      看着逐渐逼近的孔昱辉,她知道,就算是现在受伤了的孔昱辉也不是她们两个区区一层能够抵抗的。更何况后面还站着个实力恐怖的林新。
  
      林新....对了!
  
      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一个关于林新的细节!
  
      看着越来越近的孔昱辉,她心头越发的危机感越来越强,或许这个时候只有这个才能救她们的性命!
  
      “林师弟!你的无炎剑法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弥补!”
  
      她陡然大声喊道。
  
      林新正缓缓将剑柄插回剑鞘,原本他是不想管程若菲和江月儿,但听到这一句,他神色微动。
  
      “我的剑法,有什么问题?”他随意问道,他根本就不会什么无炎剑法,对方居然说他的剑法有问题,这不是搞笑么?他也就是随口问问。
  
      “你的剑法,和小炎阳...”
  
      “够了!”林新没等她说完,便陡然打断他。后半截话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个程若菲,居然能够认出他的剑是来自于小炎阳阵??
  
      一听到半截话语,他就知道,这个程若菲一定是个识货之人!
  
      他面色阴沉,快步走到孔昱辉身边。
  
      孔昱辉也是眯起双眼,似乎猜到他的意思。
  
      “林师弟,这两人可是观战了我们全程,知道是我们杀了周靖和欧阳青,要是不杀,你我都会有**烦!”
  
      他虽然好奇林新的秘密,但是此时事情有轻重缓急。
  
      林新胸口起伏,眼神阴沉。看了眼瑟瑟发抖的江月儿程若菲。
  
      “放过她。”
  
      “林兄。”孔昱辉手握紧长剑,面色有些难看,“不要感情用事。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林新默然。
  
      他思索片刻,忽然回头看向院子中尸体。
  
      “你们两个,一人去在欧阳青和周靖身上刺一剑!”
  
      “林兄!”孔昱辉抬高声音。“这有什么用?她们完全可以说是我们逼迫!”
  
      “谁又能证明她们不是和我们一伙的?”林新冷着脸反问。
  
      “我们绝不会说!”程若菲忽然开口,斩钉截铁道。
  
      她拉起颤颤发抖的江月儿,两人一起站起身走到尸体面前。
  
      嗤嗤嗤...
  
      程若菲拔剑而出,狠狠在周靖和欧阳青身上刺上数剑。
  
      “月儿!刺!”
  
      她扭头看向江月儿。
  
      “我....我.....”
  
      江月儿浑身发颤,回头却看到孔昱辉眼中满是杀意。
  
      知道要想活命,就只能和两人站同一条船。
  
      她提起长剑,犹犹豫豫,在林新和孔昱辉都要等得不耐烦了,才狠狠出剑。
  
      嗤!
  
      她终究狠下心来,一剑刺在欧阳青胸前。鲜血顿时泉涌而出。又一剑扎在周瑾身上。
  
      “其余金玉宗弟子呢?”林新冷哼一声,这才看向孔昱辉,低声问。
  
      “只有零碎几个人躲着,不过都躲在这宅子里。”孔昱辉轻吐一口气,随意道。
  
      “我的人已经把这里堵住了。只是没想到欧阳青会突然翻脸。”
  
      “她或许一开始就和周靖是一伙的,不然为什么周靖刚开始那么镇定。还最后故意不防备我。”林新吐气道。
  
      他看了眼两个女孩。
  
      “走吧,剩下的人也有你们的份。”
  
      孔昱辉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其余残留的金玉宗活人,都由这两人解决,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使两人不会泄露秘密。
  
      江月儿正埋头蹲在地上,低声哭泣着,程若菲面色复杂,蹲下身正安慰她。
  
      将周靖等人身上的东西财物全部收拾,周靖欧阳青的东西,孔昱辉没和林新抢,而是全部让给他,他显然并不缺这些玉钱之类的东西。
  
      林新也就不推辞的收下了。
  
      四人一起,在孔昱辉的带领下,很快便找到了躲藏在角落里的几个金玉宗弟子。
  
      但怪异的是,金玉宗来的有四人,加上雇佣他们的人的护卫,总共有十多人。
  
      加上周靖,三个金玉宗尸体倒是找到了。还有一个却怎么也找不到。
  
      天色逐渐黑下来。
  
      “这里!!”
  
      忽然江月儿惊叫一声。
  
      其余三人赶紧循声赶过去。
  
      看到她正面无血色的站在一个房间内,指着房间角落里。
  
      林新和孔昱辉看去,那角落有着一堆衣服,正是金玉宗弟子的道袍,还有长剑,腰囊,鞋子,等等,全部所有东西都在。
  
      这些东西刚好摆成一个人的形状,就好像是这人原本是躺在这里的,此时却突然身体消失,而衣服残留下来。
  
      林新程若菲还好,孔昱辉却是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大变。
  
      “走!快走!”
  
      他匆匆退出房间。
  
      其余三人看他这样子,也赶紧跟着离开。
  
      嘘!
  
      孔昱辉出了房间,伸手含在口中使劲吹了一声口哨,那口哨就像是婴儿的哭声一般。
  
      林新曾经前世去过动物园,听到过孔雀叫声,这声音就和孔雀的声音一模一样。
  
      哨声响了一会儿,但四周却没有丝毫回应,空寂无声。
  
      孔昱辉等了数秒,脸色越发难看。
  
      “撤!赶紧离开这个镇子!不然我们都会死!”他赶紧第一个从原路返回。
  
      林新三人不明所以,但却看得出情况紧急,急速跟上。
  
      迅速回到原先围攻周靖的院子,诡异的是,院子里所有的尸体居然都凭空消失了。
  
      地面上干干净净,除了一些衣服外,连血迹都没有一点。
  
      整个小花园干净得让人心头发毛。
  
      “怎么会...!”程若菲捂嘴嘴,脸色惊慌起来。
  
      “快走!”
  
      孔昱辉面色铁青。
  
      “到现在都没有丝毫回响,我的手下肯定凶多吉少....我们要是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林新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四人不再多话,直接找到最近的出口大门,冲出去,外面街道上空空荡荡,什么声音也没有。
  
      “马车呢?”江月儿急促道。
  
      “命都快没了还要马车!?”孔昱辉没好气骂了句。
  
      被他这么一吼,江月儿不敢作声。
  
      顺着街道疾奔,四人总感觉身上有种若有若无的阴冷。
  
      但不知道怎么的,几人一靠近林新就隐隐感觉阴冷会减弱一些。
  
      林新也发现问题,显然是他身上炎阳符剑的驱邪作用起了效果,他刚才感觉不对时就拔出剑,稍微注入一丝内力。
  
      此时剑身微微泛红,驱逐中和着周围阴冷的气息。
  
      程若菲和孔昱辉此时也反应过来,赶紧拿出数张符纸,那白色符纸无火自燃。散发出柔和热流,再加上炎阳符剑。
  
      顿时周围阴冷稍微散去了些。
  
      好不容易,四人终于跑出灰白镇子范围。
  
      符纸都燃了足足十多张,要不是江月儿身家丰厚,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叠厚厚怨气符,估计四人就只能依靠林新的炎阳符剑庇护了。
  
      镇子外是一片黄绿色荒野草地,四人站在车道上,两侧全是白色的断墙残壁。
  
      天色阴暗下来,天空没什么月亮。只是一片玉白色厚云,连绵不断。
  
      “去坟地!”孔昱辉低声道。“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