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三十二章 阴血 下
    镇外一处断墙废墟边,林新和程若菲江月儿一道,缓缓走到一处白色残墙后面。
  
      风呜呜的吹着,像是有人在哭一般。四下的半人高野草也被吹得狠狠压低头。
  
      “林师弟。”程若菲低声开口。“说实话,这个队伍里,我们三个,现在是唯一能够相互信任的对象。”
  
      “这话怎么说?”林新低声问。
  
      “你是才加入不到两个月的新弟子,很多信息资料都不清楚,不可能有什么谋算。我是单纯因为月儿才加入的这个任务。”程若菲淡定道。“但是你知道,月儿是因为什么加入的任务吗?”
  
      “什么?”林新心头一惊有了一丝猜测。
  
      “孔昱辉。”
  
      江月儿张口想说话,却被程若菲率先说出口。
  
      “果然....”
  
      林新越感觉孔昱辉这个人有问题。
  
      “孔昱辉主动找到一直暗恋他的月儿,让她陪他一起完成这个任务。”程若菲冷冷道,“我先前一直感觉不对,现在终于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林新忽然看到江月儿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他们是想要凝聚阴血。”程若菲寒声道。“而凝聚阴血,需要用最少五个内家高手的全身精血作为消耗!”
  
      林新悚然一惊。
  
      他忽然回想起,刚才在房间内时,那石坤的尸体周围居然没有一点血迹,全部都干干净净,仿佛他身体内一点鲜血也没有一样!
  
      “我就说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自然产生的阴血,没想到根本就是他们自己人身上凝聚出来的!”程若菲声音越冰冷。“好狠的心...连续这么多次任务,难怪孔昱辉功力提升这么快!”
  
      再联想起刚才孔昱辉,欧阳青,还有金玉宗的周靖都是互有默契的样子,显然三人都可能是知情者。
  
      “那么,我凭什么可以信任你们?”林新回过神来,看向面前两个女孩。
  
      “月儿恐怕不会死。”程若菲镇定道,但脸色却有些白。“但我和你,还有石磊,以及金玉宗那边的周靖之外的三人,今晚,可能还会死人。”
  
      林新忽然想起昨晚那个诡异的欧阳青。
  
      “从现在起,我们必须随时随地在一起,抱成一团,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程若菲似乎知道很多东西。
  
      “能告诉我,这个镇子到处都有种种诡异,是因为什么么?”林新问道。“第一夜,我看到一张惨白人脸,第二夜,我看到欧阳青,给我引路,却差点....今天晚上是第三夜。”
  
      “你已经遇到了么?这个镇子,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全镇死绝,加上他们阴谋害死这么多弟子,凝聚饮血为自己所用。产生的怨气已经足以笼罩整个镇子了。”程若菲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以前就经常生各种稀奇古怪的诡异之事,你只要记住一点,晚上天黑后,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林新不知道怎么的,心头一麻。“为什么?”
  
      程若菲一身绿裙,双肩上像是泡泡袖一样鼓起两个小包,似乎是装饰所用。
  
      她左右看了看,小心的朝左侧的一个小包里伸进一根手指,摸出一张白色符纸。
  
      “这个给你,你什么也没准备,如果回去,这个可是要还的啊。”
  
      “这是什么?”林新接过符纸,看到上边密密麻麻全是蝌蚪一样的黑色字符,一眼望去居然有些视野晕眩的错觉,什么也看不清。
  
      “怨气符,如果有怪异出现在你身旁三米内,这张符会自动燃烧起来,不过不会有火光,很隐蔽。你可以用它判断识别情况。”程若菲解释道。“实际上,我们四宗,包括很多宗派,要想在这世界上无穷无尽的怪异中存活下来,保安一方一隅,靠的就是这些外部道具。以后你出任务就要多准备准备了。”
  
      林新小心的将这张符收起来,对程若菲多了一丝善意。“多谢。”
  
      “不用,帮你也是在帮我们自己。另外,这张符价值两块玉钱,别忘了还我。”程若菲难得的笑了笑。
  
      她看起来很是柔弱,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披肩的黑上戴着一朵白色羽毛编织的六瓣花。
  
      皮肤白皙,像是瓷娃娃一般,虽然五官不很漂亮,但却很乖巧。
  
      但真正说起话来,却反而给人一种温柔镇定的气质。
  
      “不,我不相信孔哥哥会害我们!”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江月儿忽然出声,使劲的摇着头。
  
      “别着急。我们之后就知道真正情况了,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要先保全自己!”程若菲冷静道。
  
      “那要怎么做?”林新低声问,他早觉得这地方不对劲,现在有程若菲懂这么多的人在,索性直接问她。
  
      “我们先要....搬到一起!”程若菲看着林新,一字一顿的说道。
  
      林新和江月儿都是一怔。
  
      ********************
  
      破旧的卧房中。
  
      一炷黄褐色香缓缓从香炉中飘出灰白烟丝,烟丝笔直向上,越来越淡,逐渐消散在房间空中。
  
      放香炉的桌边,坐着一个绿色衣裤的面纱女子,她下半边脸颊被面纱遮住,白色面纱微微随着呼吸飘动,正是回到房间的欧阳青。
  
      她端坐在桌边,手按在桌上长剑剑柄上,似乎正闭目养神。
  
      “孔昱辉似乎有所擦觉了。”忽然一个男子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那又怎么样?”欧阳青毫不在意,“你我联手,区区一个孔昱辉还拿不下?”
  
      “他恐怕也有后手。”那男声低沉道。
  
      “无非就是阴血阵,还有他的几个手下而已。区区一个二层能挣扎到什么地步?”欧阳青镇定自若,“真正麻烦的是这个镇子,怨气越来越重。”
  
      “处理完事情我们就马上离开,不用等到阴血鸟出现。”男声回道。
  
      “提前走?”
  
      “提前走。”
  
      欧阳青闻言,沉默了下。
  
      “好。”
  
      “还有一件事,那三个小家伙搬到一起了,你去处理还是我来?”男声淡淡道。
  
      欧阳青眼帘垂下。
  
      “我来吧。杀掉也能到手三滴阴血。”
  
      ******************
  
      林新和程若菲江月儿一起,将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好,然后三人选了另外一处空院子的住房,一起搬了进去。
  
      三人分成两间房,紧挨在一起,两个房间中间的墙壁上还自然有个可以开关的槅门,不用开门就能内部相通。
  
      收拾好房间,又把东西纷纷放好,三人才打水清洗身上的汗水和灰尘。
  
      “水快用完了。”
  
      坐下在林新房间休息时,程若菲低声道。
  
      “江月儿呢?”林新看到只有她一个人过来。
  
      “去休息了。”程若菲微微摇头,无奈道。“我们三人都只是一层小归元诀,正面对上任何孔昱辉、欧阳青、周靖三人,任何一个都只有死的份,就算三个抱团,我们实战经验不足,也不一定是他们对手。”
  
      “江月儿身份不同,所以你是想靠她让那三人忌惮,不敢对我们下手?”林新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
  
      “要是能行就好了,要是真的估计月儿身份,孔昱辉也不会专门主动请她一起。”程若菲依旧无奈。
  
      林新没接口,他昨晚应付弄伤了尸猴,号称二层归元诀的爆力力量都斗不过的尸猴。显然炎阳符剑的威力起码能够应付第二层,甚至第三层归元诀的内家高手。
  
      不过因为内力层次差异,他的爆力度跟不上,炎阳符剑也见不得光,最好是在偷袭或者能够决定战局没人知道的情况用。
  
      心头对比了下实力,如果偷袭,他对上孔昱辉和欧阳青还有几分胜算。就是那个周靖....出手度太快了,他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石磊就被打伤了。
  
      “别管太多,今晚一定还会出事。”程若菲低声道,“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凝聚阴血,那么死的人越多,就越能得到更多阴血。”
  
      “我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回去禀报宗门?”林新问。
  
      “没有证据,没人会拿他们怎么样,还会直接暴露我们。而且,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同样行不通,先不说任务问题,就是现在,这周围肯定都守着孔昱辉的防备之人。”程若菲摇头。
  
      “那么我们就这么等着?”
  
      “我们只求自保。”
  
      林新不再多说,不过想到那种红色雾气,他心头可不是只想自保。这世界太危险了,实力太低根本就是处处危机。
  
      “如果可以,我们或许有一丝可能可以偷袭反制住孔昱辉。”程若菲这时又道。“甚至还可能得到他们所凝聚的阴血。”
  
      林新心头一震,看向这个女生。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这也是他们逼我的!”程若菲咬牙道。“今晚一定会出事,记住,一定不要相信任何人!”
  
      林新看她脸色无比郑重,知道这事非常重要,再想起之前欧阳青的事,他重重点下头。
  
      “到时候,我来安排。只要熬过今晚,我们可以去找欧阳青。队伍里只有她能抗衡孔昱辉。”程若菲的声音逐渐小下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