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二十九章 诡宅 上
    遭遇袭击,实力差异突显,各人性格展现。尸猴。检查情况,
  
      “没事。”孔昱辉面色不变,“继续走吧,只是一头尸猴。”
  
      欧阳青这才缓缓松口气,看向其他几人。
  
      “放心吧,尸猴的话是有着领土范围的,一头尸猴的领地一般是方圆数十里,那头尸猴被孔师兄打伤后是不会再来了。”
  
      “也就是说我们暂时不会再遇到?”石家兄弟石磊低声问。
  
      “应该是,不过还需要提高警惕。”欧阳青点头。
  
      林新趁着他们说话的期间,四处张望这片坟地。确实和任务资料上所说的一样,荒凉几乎没有生气,连昆虫叫声也很少听到。
  
      孔昱辉带头,一行人绕行坟地一周,很快便在一处红树叶林子前面停下。
  
      他仰头望了望上方大片的红色树叶。
  
      “就是这里,阴血鸟应该会在血叶树周围落下来,我们需要在这里做点准备。”
  
      按照路上的安排,其余六人分别开始检查附近有没有危险隐藏,同时用任务放的驱散走兽的粉末洒在周围一圈。
  
      孔昱辉站在血树林下,从腰囊中取出一小包烘干的虫粉,集中洒在红树林正下方的几个容易看到的位置。
  
      做完一切,大家迅收工,朝来时方向退去。
  
      回到镇子上,各人一切照旧,休息的修习,修行的修行。
  
      林新也自己回到房间,盘膝循环起内气起来。
  
      练了一会,刚好一次循环完成,他感觉有些尿急,便起身出了门,朝着附近茅房找去。先前在这里已经摸清楚地形了,这里有着专门用的男女分隔茅房,虽然久远了里面几乎没什么臭味,已经干得不行,但是还能用。
  
      阳光明媚,甚至有些晃眼。
  
      穿过走廊,林新刚刚进了茅房,就隐约听到不远处的隔墙有人说话。
  
      听声音似乎是石家兄弟石坤石磊。
  
      心头微动,林新悄悄凑过去,在墙边轻轻靠着听着。
  
      “....真以为我没办法弄死他?”石坤的声音气急败坏道。
  
      “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稳重一些的石磊淡淡道。“声音小点。”
  
      “小个屁!孔昱辉那家伙,真以为昨晚四时的时候我没看到他?”石坤极度不爽道,“想要独吞那个东西,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够了!小声点!”石磊声音严厉起来。
  
      两人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
  
      林新想起这墙那边正好是石家兄弟住的地方,心头有些疑惑,他换了个隐蔽的位置继续再偷听。
  
      那边声音窸窸窣窣,也不知道在干嘛,两兄弟似乎声音故意压得很低。
  
      足足十多分钟后,声音才逐渐恢复正常。
  
      “....他如何,我们....四时再去...合力....”声音越来越远,似乎两兄弟逐渐走开了。
  
      林新蹲在墙壁一角,整个人缩在草丛中,逐渐听不到什么声音,这才准备起身。
  
      忽然他感觉自己后背被人碰了下。
  
      “谁!”
  
      他回头看去,身后什么也没有,阳光透过草丛一片灿烂明亮。只是有些诡异的寂静。这草丛里居然连虫子也没有。
  
      回过头,他起身握住剑柄,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人正盯着他看一般。
  
      “或许是树叶树枝?”他猜测。
  
      石家兄弟的声音已经彻底没了,周围只有微微的风声。
  
      林新感觉有些头皮麻,目光迅的环顾一圈四周,缓缓离开草丛。向自己住处走去。
  
      回去的走廊上,迎面看到欧阳青走过来。
  
      她看到林新似乎也是一愣。
  
      “林师弟。”
  
      “欧阳师姐。”林新礼貌回应。
  
      “你这是随时都保持警惕啊...”欧阳青目光落在林新一直握着剑柄的手上,脸上露出一丝赞赏。
  
      “先前遇到袭击,不得不如此。”林新言简意赅,“既然碰到师姐,正好,我想请教一下关于那个尸猴的事。”
  
      欧阳青笑了笑。
  
      “对了师弟你应该还没去过任务石壁多少次,估计不是很清楚尸猴。”
  
      她伸手掠了掠额头的刘海,食指按住被风吹得有些飘动的面纱。
  
      “尸猴不是我们能够单独对付的,一头尸猴相当于我等的二层到三层小归元诀的层次,如果师弟单独遇到,最好原地不动大声呼救,尽可能的集中精神防守好自己。毕竟就连我和孔师兄单对单也不是尸猴的对手。”
  
      “有这么厉害?”林新一愣,先前看孔昱辉一剑击退尸猴,他还以为那东西不会是孔昱辉他们单人的对手。
  
      “是这样。尸猴度来去如风,身带剧毒,很不好对付。反正师弟自己小心就好,不要落单。”欧阳青笑了笑,“我先失陪了。”
  
      “好。”林新看着欧阳青穿过自己,朝着女茅房走去。
  
      顿了顿,他自己也迅回到自己房间。
  
      这一次大家没有聚在一起吃饭,而是分开各自吃的干粮,马车上有着大家所有的干粮,林新去取的时候没有见到其他人来,他用篝火烘热了带来的净水,就着肉干和面饼吃了。
  
      面饼和肉干都很硬,味道也只有淡淡的咸味,水也有些闷得有味了,不过事出从权,也没办法。
  
      而且这里附近没有小河,仅有的深井也没人敢从里面打水喝。
  
      吃完东西,他回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相隔不远的江月儿和程若菲的房间传来笑闹声。
  
      “这种紧张诡异的地方,居然还有心情笑闹。”林新摇摇头,不管她们,自己回房继续休息。
  
      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
  
      接近半夜四点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林新忽然睁开眼睛。从漆黑中慢慢坐起身。
  
      他走到窗前,看了看外边的月亮,正好在天空正中。院子中间有座假山上,雕了一块日冕,此时月光落下,日冕的指针影子正好落在三时到四时之间,十分接近四时。
  
      “差不多了。”林新心头一直记得白天石家兄弟的话,打定主意晚上起来看看。这地方实在有些诡异,他总感觉队伍里的人也各怀心事,很不放心,正好趁这个机会去探查一下。
  
      站在窗边,他缓缓将自己藏在阴影里,静静望着窗外的院子。
  
      院墙高耸,如果有人要出门,就一定会选择前后的两个院门,而他们住的地方距离这个正门最近,选择从这里出去的机会很大。
  
      时间逐渐接近四时,忽然黑影一闪,林新看到一丝影子一下从院子中间掠过,朝着大门跑出去。
  
      他正要出门,忽然又看到两个人影悄悄跟着冲出院子。
  
      “石家兄弟?”他眼睛一眯,轻轻走到门口,打开门。却现石家兄弟已经不见了。
  
      走出门,站到走廊上,忽然他看到自己右侧居然站了一个黑影,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林新额头冒汗,对方就站在门外边上,他居然没能现,要是刚才受到袭击,那他就真的危险了。
  
      他紧握剑柄,和那黑影对峙。
  
      良久....
  
      那黑影缓缓转身,慢慢一步步的走进走廊阴影。
  
      他走得很慢,很迟缓,就像是很累很疲倦一样,一步步的朝着看不见的黑暗处走去。
  
      林新强忍住拔剑的冲动,看了看院子,石家兄弟已经不见了,看他们的轻功,自己肯定跟不上。
  
      但这地方处处神秘诡异,必须尽可能的摸清楚这里的情况,孔昱辉和石家兄弟的真正目的,不然他总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变成炮灰,被拉去垫背。
  
      看着慢慢走进黑暗的人影,林新知道自己已经跟不上石家兄弟,那么眼前这个人影就是唯一的线索。
  
      他咬咬牙,缓步跟上去。
  
      “你是谁?”他低声问。
  
      那黑影快要走入黑暗中了,似乎根本就没听到林新的询问一般,一言不。
  
      林新跟上去,走过欧阳青的房间时,朝里面望了眼,里面床上躺着一人,依旧是背对着他看不清楚。
  
      想了想,他直接轻轻在欧阳青房门上敲了敲。
  
      梆梆...
  
      清脆的敲门声突然想起,在安静的院子里显得有些刺耳。
  
      “欧阳青是队伍里最强的两人之一,我一个人估计应付不过来,虽然她有可能有自己的打算,但必须找个人一起相互照应。”林新心头闪过念头。
  
      “林师弟?”忽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林新赶紧回头,看到欧阳青正站在自己身后,手持宝剑,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
  
      “别敲了,跟我来!”欧阳青低声道,跟着刚才那个人影迅走向黑暗。
  
      林新心头一定,迅跟上。
  
      “林师弟是想知道孔昱辉和石家兄弟晚上去哪了,是吗?”欧阳青在前面小声道。
  
      “他们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这次任务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林新也跟着小声道。
  
      “当然是为了阴血。”欧阳青淡淡一笑,平静道,“孔昱辉如此,石家兄弟如此,不是为了阴血,谁会巴巴的跑这么远过来就为了杀阴血鸟?”
  
      她走在前面,林新跟在后。
  
      “那刚才那个黑影是什么?”林新在黑暗中问。他不关心阴血什么的,他只关心这次任务能不能安全回去。
  
      “黑影?什么黑影?”欧阳青微微一愣。
  
      “我刚才看到一个黑影就在我身前,慢慢走进阴影里,总感觉有些毛骨悚然。”林新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回答。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