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二十六章 阵旗 下
    嗤。
  
      黑布再度燃烧起来。
  
      继续,林新扫掉黑灰,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第三块坚持到了第三笔,整个r都写出来了,就差头顶的三个点。但第一个点就失败了。
  
      第四块失败。
  
      第五块,失败。
  
      第六块第七块第八块第十块第二十块第三十块
  
      直到第一盆材料彻底用完,林新依旧不断失败,这个阵法是很多普通内家高手都有可能完成的,只需要最后注入内气即可,也是最简单的一个阵法。
  
      但林新却没想到难度居然这么大。
  
      下午他用买来的稻米煮了一顿饭,买来的兔子肉煮了一锅白菜,放点盐和油就这么将就吃了顿,居然味道还不错。
  
      吃完继续第二盆材料。
  
      直到夜晚,墙角垃圾木桶的黑灰都堆了半桶,林新最好的成绩却只是完成r头上的第一点。
  
      这还是碰巧成功的。
  
      第二盆材料用完,第三盆,第四盆
  
      深夜,外面再度开始下起冻雨,萧玲玲和王冲在下雨后不多时也回来了。
  
      林新抬头从窗缝往外看了看,正好看到王冲关门。
  
      嗤!
  
      忽然他手里的毛笔微微停顿下来。黑布上似乎传出什么声音。
  
      林新低头一看,顿时微微一惊,只见黑布上的红色符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碰巧完成了。
  
      就是刚才他听到外面两人回来时,手无意识还在继续写,居然就这么碰巧完成了!
  
      一团团热流无风自动的将黑布边缘鼓动得微微作响。
  
      奇异的事情生了,黑布中间的血色符号正迅变色成淡淡的黄色,上边的墨迹也迅干掉。整个阵旗仿佛一下子都平整了许多。
  
      “成功了!!”林新心头一喜,知道第一个阵旗成功了。
  
      他顾不得其他,赶紧闭上眼,看向自己的属性栏,后面的技能图标多出一个六角阵法样子的标记。
  
      意识点开进去。
  
      ‘阵道——小炎阳阵:阵符绘制。’
  
      一个新的技能出现在后面视野下方,。
  
      “果然!!”林新心头大喜,原本还有些忐忑,怕不能形成技能。毕竟这个只是一个基础阵法中的步骤。现在看来是他担心多余了。
  
      “再来!”
  
      他心头兴奋之下,再度拿出一块黑布,铺开,握住笔,这一次他没有自己动手,而是悬停在黑布上方,意识却轻轻在制作笔法上点了一下。
  
      果不其然,一股不由自主的力量控制住林新,让他的手开始缓缓动起来。他尽量放松自己,让手完全自主活动,而自己则是全身心的去感受其中的要领,结合阵器详解中的解释原理,去理解,寻找其中的成功点。
  
      嗤。
  
      又是一张阵旗成功,上边的血字直接变成黄色。
  
      “厉害!”
  
      林新再拿出新的黑布。
  
      同样没有任何意外,新的阵旗也成功了,接连如此,他成功制作了五张,放在一起。
  
      他自己也不断感应绘制过程,似乎有些理解其中的奥妙了。
  
      “这阵旗的关键,就在于这个符号,用含有我血的符号混合鸡血绘制,这个才是核心,这个黑布只是用来提升成功率和承载内气的,毕竟普通布料不是金属,没办法承受内气传输。”
  
      林新想了想。
  
      “那么这种绘制符号,威力上有没有大小的限制?如果能够像阵器详解上所说的,将符号小型化,就能应用在很多方面上。”
  
      想到就试,他找来新的黑布,沾了沾墨水,开始缓缓书写,这一次他没有用技能,而是自己书写,体验了那么多次成功经验,他对中间的曲折细微之处也有了深刻体验,只需要注意稳定性即可。
  
      很快,一个不很完美的字符出现在他的笔下。
  
      嗤!
  
      黑布陡然出现暖流,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红字迅黄化。
  
      “果然能行!”林新眼神微闪。
  
      拿起阵旗缓缓注入自己内气。顿时阵旗上的暖流迅加强,温度也随着内气的注入越多,而逐渐提升。
  
      刚开始只有大约四十度的样子,后面逐渐提升四十五,五十六十林新越的感觉有些烫手。
  
      直到阵旗达到七十度的样子,怪异的是,黑布居然一点也不烫手,但温度已经无法提升了,他这才停顿下来。显然这就是小炎阳阵的最高温度了。
  
      “居然能达到这么高的温度。那么如果我将多个这种符号绘制在一张阵旗内呢?”林新心头一动,想到就做。
  
      铺开一张黑布,他这一次用技能保证百分百成功,而且尽量的以意识控制技能写小一些。
  
      技能使用时,意念是可以控制技能的方向,书写大小等简单属性的。这是他摸索出来的细微地方。
  
      黑布上很快出现了第一个符号,只有黄豆大小,写完的瞬间,便很快黄化了。
  
      然后是第二个,顺利完成,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呼!
  
      陡然间阵旗直接自燃起来,这一次黄色的火焰直接点燃书桌,吓得林新赶紧从边上舀来一大瓢水赶紧淋上去。
  
      嘶嘶的水火接触声中,大量水汽烟雾弥漫开来,林新咳嗽着赶紧除了石屋,等里面的白烟散完。
  
      好在深夜时分,外面没什么人,只有冻雨还在哗哗下个不停,他也顾不得淋雨,先前绘制小炎阳阵导致一直处于热流之中,刚好出来降降温。
  
      看着屋子里白烟弥漫,林新咳嗽了几声,看了眼自己身上,衣服到处都沾上了红色黑色的墨迹和污渍,估计脸上也是一片狼藉,头丝还有些被烧焦的部分,泛出淡淡糊味。
  
      “看来是阵旗承受不住了这么看来,符号大小在小炎阳阵中对效果没什么影响。”林新思索起来。“那么符号肌肉能够小型化,累积起来,居然威力这么大,我还没输入内气就能产生这么高高温,那我如果将其绘制在兵器上”忽然他脑子里回想起阵器详解中的内容,那个作者就是提过这样的话,小型化,小型化符文,绘制后正是炼制灵器的关键。
  
      而小型化符文的难度在于稳定性无法把握,越小的符号越难写,因为每小一圈,这对精确度的要求会成倍提升。而且还需要大量绘制堆积在一个物品上,这对于阵法师的要求实在太高,心神消耗也太大。
  
      “估计会愿意绘制大量低级符文的,就只有我了。书上写,符文书写耗费心神大,就算是笔画少的基础符文,比起高级符文的消耗也差不太多。同样的威力,与其书写大量低级符文,还不如书写几个高级符文来的划算。”
  
      回忆了下阵器详解的内容,林新看到白烟散得也差不多了,重新进了石屋,关好门。
  
      进门后林新无意中扫眼看到挂在墙上的长剑,心头陡然如同闪电一般闪过一个想法。
  
      “假如,假如我能够将大量小炎阳阵绘制到我的长剑上,金属的承受力肯定要强很多!这样是不是能够大大提升剑的威力??”
  
      他心头一浮起这个念头,便顿时压抑不住了。
  
      如果长剑变成那种一输入内气就燃烧火焰的那种,那么威力绝对非常不错。或许叠加两三个可能不一定厉害,但是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五十个符号甚至更多,全部堆上去的话
  
      “相当于几十个小炎阳阵叠加起来的威力,绝对绝对能够产生很大的质变!”
  
      林新心头逐渐火热起来。
  
      符号小型化越小越难,耗费的心神就越大,但是他有技能,根本不需要消耗什么心神,直接让技能完美控制肌肉画出符文就好。
  
      “先试试再说!”
  
      林新取下长剑,摆放到一片焦黑的湿漉漉桌上。
  
      “黑布只是起到承载内力,提升材质的作用,长剑本身熔点远远高于黑布,不用担心熔点不够。不过为什么没人用金属作为阵旗呢?不管了,试一试再说。”
  
      林新提起毛笔,沾了沾血墨水,先不用技能,开始缓缓在剑身上书写起来。
  
      经历了这么多成功的次数,他对于其中的一些关键诀窍也深有体会了。
  
      书写前面还很顺利,一股暖流缓缓升腾起来,但随着笔画越往后面,林新隐隐感觉到书写的过程中,仿佛有股越来越强的扭曲力量在干扰他的稳定。
  
      漏气一样的杂响后,符号周围暖流彻底消失,这个符号失败了。
  
      林新不甘心,又试了一次。
  
      还是一样,金属上书写比起黑布上要难出一截,越写到后面,就越有阻力干扰。
  
      “有意思。”
  
      林新想了想,感觉精神越疲惫了,躺下稍微休息了一下,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恢复了些精神后,又直接起床继续。
  
      这一次,抹掉先前剑身上的符号,他直接用技能开始书写。
  
      毛笔稳稳的开始在长剑剑身上书写起来。
  
      很快第一个符号完美成功了。长剑周围缓缓萦绕过一股暖流,然后缓缓消失。
  
      “第二个!”林新尽量控制自己写小一些,继续缓缓开始在剑身上书写。
  
      第二个也成功完成,然后第三个,第四个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