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十二章 功成 下
    林新也头一次感觉随自己这次计划有些失策,失误的地方太多,他也没想到长耳虎居然会这么大。原本以为这些古代人说起来可能都有些吹牛,估计就是一般的老虎,没想到居然大成这样。
  
      迅在原地用火石升起一堆篝火,林新回到树底下把安颖接了下来。
  
      两人就在被捆绑好的长耳虎身边休息。
  
      林新用绳子将长耳虎捆绑在了一颗粗壮的大树上,此时伤口流出的血惹来了很多蚊子苍蝇等飞虫,看起来有些恶心。
  
      “师兄.....现在怎么办?”安颖虚弱的侧躺在火堆边,林新给他服下了一枚消炎用的药丸,里面是蒲公英等天然抗生素为主要原料,伤口也消毒了,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有点破相了....
  
      看着安颖脖子上的伤口,他心头有些内疚。
  
      回想起刚才那种情急关头,根本容不得他用什么复杂的招式,也没时间用复杂招式,只有最原始的,最快最狠的剑招,才具备杀伤力。
  
      他刚才翻看了下长耳虎的腹部,那里确实有一道细细的伤口,不过被强大的肌肉夹住了,没什么血流出来。
  
      还是力量不够啊...度也不够快....
  
      “你好好休息,有火堆在,其他野兽不敢来的...”林新回过神来,安慰道。
  
      “恩.....”安颖乖乖点点头,疲倦的沉沉睡去。
  
      林新盘腿坐在火堆边,努力将火烧得更旺,林子里有些阴冷,就算外面还是大太阳天,但这里却依旧感觉不到温度。
  
      看着安颖慢慢睡着,林新拿出准备好的药包,从里面挑出一个红色的,打开,在火堆周围足足撒了一大圈,才收起。
  
      这是驱虫的药粉,防止一些毒虫的必备品,在林子里没有这个,那就是危险万分。
  
      这一小包药粉,就价值三两银子,也就是差不多三千多人民币,一次用了就去了一半。
  
      “真是奢侈...”林新吐口气回到火堆边,开始用自制酒精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伤口不多,多是一些奔跑时刮擦的小伤。但也疼得他直咬牙。
  
      再看看安颖一身血的伤口,背上,手臂,腿上,脖子上,几乎到处都是,他心头也打定主意,之后得好好补偿这家伙。
  
      上了药,那边长耳虎终于药效过去了。似乎醒转过来,开始哼哼起来。
  
      嗷....
  
      它整个身子被绑在树上,摆成一副拥抱大树的姿势,尾巴也被捆得严严实实,丝毫动弹不得。
  
      长耳虎怒吼着,试图挣脱,但没用,绳子实在太粗了,而且捆了很多圈,他连使劲的空间也没有。
  
      林新走过去,拿着安颖的那把剑,这剑明显质量好很多,显然是师叔伯云子偏心,单独送给安颖的一把。
  
      他掂量了下,长剑一米左右,足有五斤多的样子。
  
      嗤!
  
      一剑,狠狠划在长耳虎的前腿上,那看起来很软的金色皮毛,居然划开时出脆响,有股很大的阻力透过剑传到林新手上。
  
      他双手握住剑,使劲用力。
  
      长耳虎痛吼了半天,他才好不容易划开一道口子。
  
      血水缓缓从伤口流下来,打湿染红了下面一块毛皮,滴落在地。
  
      林新赶紧用准备好的皮囊接上去,接了约莫半分钟,他才给长耳虎止血。
  
      在周围撒些驱虫的药粉,又拿出水囊冲洗了下伤口边的血水。消毒后,再盖上一层准备好的纱布,长耳虎的伤口便处理完毕。
  
      回到篝火边,林新迅取出药丸,看着黑乎乎的药丸,他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去想放进去的那些恶心的东西,也不去想这药丸里或许还有着很多可能没死的蜘蛛卵,或者寄生虫。
  
      闭着眼,他一股脑将归元丹丢进口中,狠狠灌了一口血水。
  
      咕噜....
  
      满口的铁锈味...血水很浓稠,像是奶昔一样的口感。不过夹杂着一大股腥臭味。
  
      咕噜....
  
      又是一口,将没完全吞咽下去的归元丹吞下去。
  
      “既然伯云子师叔把这个方子给我,就肯定是有可能成功的!”林新此时也了狠。
  
      伯云子故意把小册子压在他秘技下面,显然是专门给他看的。
  
      无论如何,伯云子也没理由害自己。
  
      林新塞上水囊,坐在枯叶地上静静体会着吃下去后的感觉。
  
      一股滚烫的热流不多时便从胃部弥漫开来。像是肚子里烧了一壶开水一样,林新忍不住捂住肚子蜷缩起来。
  
      “难道中毒了?”他心头有些慌起来。
  
      但马上眼前属性栏的变化,让他打消了这个猜测。
  
      原本的属性是‘杀伤——2,防御——1,闪避——1,体质——1.’
  
      但此时体质一栏上后面隐隐多了个向上的箭头符号。
  
      “有效果!”
  
      心头一喜,林新知道自己有希望了。虽然此时胃里翻江倒海,滚烫到疼痛难忍。但只要有效果,这可是师妹和他拿命拼出来的,绝对不能浪费。
  
      接连几天,林新和安颖就呆在原地不动,饿了就吃带的干粮,渴了就在附近找水喝,好在安颖恢复很快,第二天就能自由活动了,她虽然受伤,但只是失血过多,关节没伤到。
  
      她醒了后,带着林新找到了经常取水的小溪,之后两人一人看守长耳虎,一人回去道馆一趟,拿了些换洗用度的东西。
  
      林新连续服用归元丹,也逐渐感觉到身体似乎生了某种特殊的变化。
  
      到了第五天,那头长耳虎已经被放血加**弄得皮包骨头了,有气无力的被捆在树上。叫声也变成了哼哼。
  
      而林新也终于到了最后最关键的时刻。
  
      ******************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红松城像是一块正方形的灰白方块,端正的摆放在墨绿色群山环绕的正中央。
  
      四周的城门进出口,往来的商贩农户马车络绎不绝,城周边还能看到大片开垦的绿色稻田,有农民在田间辛勤劳作。
  
      距离红松城远处的一片灰白山崖上,几个戴着斗笠的绿色劲装人影缓缓走上山崖,在峭壁边缘站定,远望着斜下方的红松城。
  
      “这几天的情况如何?”站在最前面的斗笠人低声问。听声音是个男子,年纪不大。
  
      “守备很多,舒家,城卫,还有梅花门也来了两人。”身后一个斗笠女子回话道。“不过估计这几天就会撤退了,林家不过是个土财主,这么多开销负担不起太长时间。”
  
      “听说他有个儿子也是内家?”
  
      “不像,据说是个什么红松门的大师兄,不过这次有两位供奉在,应该不成问题。”斗笠女子低声道。
  
      “也是,内家高手哪有那么容易碰到。”男子顿了顿,他反手从腰包中取出一个铜质的香炉一样的东西,只有拳头大小,外形很是简单,没什么花纹,只是上方密密麻麻的全是蜂窝一样的小孔,里面正源源不断的飘出细微的白色烟气。
  
      “安宁香快完了,先进城。等人撤了就动手。”
  
      “具体怎么处置?”
  
      “按照教规,鸡犬不留。”
  
      *************************
  
      密林中
  
      林新盘坐在地,双目紧闭,浑身皮肤如同充血一般泛起一丝丝血红色,细看这些血色,赫然是皮肤毛孔渗出的大量血点。
  
      安颖在边上担心的守着,看林新的样子也知道是到了关键时刻,不敢打扰。
  
      篝火堆缓缓飘出青烟,穿过树林上空,缓缓飘散。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林新的浑身肌肉都开始微微抽搐起来。
  
      按照小归元诀中的纪录方法,以及安颖的亲身指导。他此时正努力的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心窝处。
  
      想象着自己全身所有的力量精力都源源不断的汇聚在这里,形成一团漩涡一样的球体。
  
      心窝处那一股股因为服用归元丹而产生的滚烫热流已经彻底凝聚成了一团球。仿佛心窝处鼓起一个肉疙瘩。
  
      林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节奏的用意念在球体表面刺一下,就是想象着有自己的意识变成一根针,变得尖细锐利,狠狠刺在圆球上。
  
      每刺一次,圆球就会有大量热流逸散出来,分散到身体各处,之后又被林新的意识控制而汇聚到心窝处。
  
      这个循环已经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林新的精力也从开始的兴奋,变得越的疲惫。但他还在坚持,这是安颖拼了命才给他创造的条件,绝对不能白白浪费。
  
      嗤....
  
      忽然一种似乎是漏气的声音钻进他耳中。
  
      林新精神一振,睁开眼,满是血丝的双眼看了眼自己心窝处。那里的肉团疙瘩正迅的平复下去,身体中的热流也逐渐消散。
  
      “成了!!”他心头大喜。
  
      马上就看到眼前视野下方,属性栏开始缓缓出现一个新的图标。
  
      那是一个淡红色的圆形太极符号。在他视线移过去的瞬间,一道信息传进他脑海。
  
      ‘小归元诀——第一层。(杀伤+1,体质+1)’
  
      而最让他感觉奇异的是,他进入小归元诀第一层后,属性栏的四项属性后,赫然多了四个黄色加号。
  
      “这是....?!可以加点?”林新感觉心情就和瞬间中了**彩一样,压抑不住的激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