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十一章 功成 上
    剑尖急接近长耳虎柔软的白毛腹部。尖端几乎接触到了白色的皮毛。
  
      林新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眼睁睁看着长耳虎直接朝他扑来,身体却来不及反应。只能全力紧握住手中长剑。
  
      咔嚓。
  
      剑身如同枯枝一样折断了,他整个人猛地被侧面一股大力撞到一边。
  
      “师兄快走!!”
  
      安颖的声音这才传来。
  
      是她一脚狠狠将林新踹开,自己则是被长耳虎狠狠抓到右腿,身体被巨大的力量翻滚着在地上滚出一大截。
  
      “安颖!”林新从地上爬起来大叫。
  
      “别管我!你先走,我没事!”安颖迅一个弹跳从地上起身,手里剑刃唰的一下刺向长耳虎双眼。
  
      林新也知道自己是个拖累,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脱离长耳虎的狩猎范围。
  
      嗷!
  
      长耳虎一声怒吼,扑向安颖,被她敏锐的躲到一边,但因为腿伤,安颖动作很是持盾,只差一点点就无法避开,看起来惊险无比。
  
      一人一虎在林子里的几颗大树周围绕来绕去,左躲右闪。
  
      “该死!”林新心头暗恨自己大意了,轻视了长耳虎。但现在没法,他迅朝着远处跑去,只要他先脱身,安颖要想脱身就容易许多。
  
      他急往前奔跑,前面密林越阴暗,四周到处都是高高的不知名树木,阳光也无法透射过大量树叶,照落进来。
  
      身后的虎啸声越来越远。
  
      林新感觉手腕有点疼,显然是刚才剑断时被扭到了,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他迅抛出一段距离,直到身后几乎听不到声音了,这才停下。
  
      “得找个大树爬上去。否则万一长耳虎追过来就麻烦了!”
  
      四处扫视着可以方便攀爬的大树,林新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精神集中。
  
      林子里一片幽静,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偶尔风吹动树叶出的哗哗。
  
      林新回头望了眼,自己来时的方向和周围的环境没什么区别,地上是厚厚的落叶,连脚印也看不到。
  
      一眼望去,透过树木缝隙可以看到远处弥漫着淡淡的白雾。
  
      而周围的树大多都是高而笔直,基本没有可供攀爬的类型。
  
      “这里....”林新担心师妹安颖,迅又朝着林子树木更多的方向走去,试图找到一颗方便攀爬的树木。
  
      他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来了,但是这地方不知道怎么的,总让他感觉有点毛。
  
      独自一人站在林子中央,树木有些黑,远处到处是白色迷雾,没有阳光,给人一种莫名的苍白感。
  
      一颗颗树木就像无数根纤细的黑线,从地上拔地而起,直冲上方。
  
      树林上空隐隐有种淡淡的蓝色,上方的光线也逐渐暗淡下来。
  
      林新一个人走在林子里,他已经感觉有些不对了,周围不光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连风也仿佛停顿下来。
  
      眼睛能够看到的距离越来越短,地面上的草丛植物也变得幽黑一团。
  
      嚓,嚓...嚓....
  
      他双脚不断踩在地面枯叶上,出清脆显眼的声响。仿佛就是这林子里唯一的声音。
  
      忽然,前面隐隐传来一点点细微的声音。似乎是人声!
  
      林新心头一振,加快脚步朝着声音方向走去。
  
      随着距离逐渐接近,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呜呜...呜呜...
  
      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脚步微微一顿,林新顿时再度加快度,这种地方有人哭泣,估计不是落难迷路了,就是受伤了。他身上还有些伤药,或许能帮到对方。到时候也能问问对方这片山林的情况。
  
      向前走出一段距离,前面迷雾逐渐散开。
  
      林新隐隐约约看到前方一个白衣服的女人正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背对着他哭泣着。
  
      那哭声幽幽的,仿佛十分痛苦,悲怯。
  
      由于女人是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她的面貌,林新试图走近几步,正要张口。
  
      忽然他隐隐感觉不对,心头有些毛。
  
      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太白了.....太干净了!
  
      “如果是迷路或者受伤落难的人,身上衣服不会这么白净整洁....”林新心头闪过疑点,再看看周围的环境,顿时更是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他原本前进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咔嚓!
  
      忽然他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很脆的枯枝,出明显的一声脆响。
  
      而就在这时,那女人的哭声也居然停了下来。耸动的肩膀也微微一停。
  
      “糟!”林新头皮麻,一动也不敢动。
  
      那女人一动不动,似乎在听声音,等了一小会儿,没有现什么,她又开始低声的哭泣起来。
  
      呜呜....
  
      哭声凄凉而悲怯。
  
      林新却越的感觉不对了,他松了口气,然后缓缓绕着林子,试图换个方向看看女子的正面。
  
      想了想,他开始往左绕着走,一边躲在树木背后,一边慢慢移动身体。
  
      让他毛骨悚然的是,无论他怎么转移方位,那女人哭泣的方向始终都是背对着他。
  
      从始到终,背对着他!
  
      “嘶....”林新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他从小就听老人家说过,这种林子深处不能乱跑,否则会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原本他还不以为然,但是现在.....
  
      “退.....”
  
      林新感觉额头背心不断渗出冷汗,一边盯着那女人,一边慢慢的往后退。
  
      慢慢的退.....
  
      噗。
  
      忽然他感觉自己背后撞到了什么。
  
      那轮廓,那高度,似乎是个人,是个直挺挺的站在他身后的人!
  
      冷汗一下子从林新全身上下沁出来....
  
      猛地他转过身,断剑握在手中正要往前刺去。
  
      却愕然现,他身后哪有什么人,只是一根有些细的树干......
  
      “艹!”林新忍不住骂了句。加朝远离那女人的方向小跑起来。这种时候他唯一的念头就是离那女人越远越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汗水已经打湿了林新的衣服背部。
  
      直到那女人的声音彻底听不见了,他又跑了足足十多分钟。
  
      周围林子才逐渐慢慢亮堂起来,他这才缓缓松了口气。心头的那种毛感慢慢缓和了些。
  
      “师兄....”他这时似乎听到了师妹安颖的喊声。赶紧顺着声音小跑过去。
  
      *****************
  
      幽暗的林子里。
  
      白衣女子跪在地上依旧哭泣着,仿佛要这么永无休止的哭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的哭声顿了顿。
  
      呕...
  
      一阵痛苦的呕吐声从她身上传出,女子捂着脸的口中,陡然呕出大量肉色的扭曲蛆虫。
  
      蛆虫仿佛喷泉一样,组成一团团肉色虫流,落到地上还在挣扎扭曲,顺着地面往四周蔓延爬去。
  
      ****************
  
      “师兄....”
  
      林新现安颖时,她正趴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浑身是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妈的!”狠狠骂了句,林新痛恨起自己的无力,赶紧跑过去。
  
      “那头长耳虎.....没跑远...”刚跑过去,却听到安颖有气无力的催促道。“师兄,快去...顺着血迹追...它...中了药....”
  
      林新看着树杈上浑身血迹的安颖,这家伙伤成这样还记着他的长耳虎。看到安颖脖子上那道有些狰狞的伤口,还在缓缓的渗出血水,他心头不知道怎么的,泛起一丝说不出的味道。
  
      “你先处理伤口!”他吼了句,打断安颖说话。“人都快没了还要长耳虎做什么!?”
  
      “可是.....”安颖虚弱得嘴唇都有些白。“我们准备了那么久.....”
  
      林新咬咬牙,迅爬上树,给安颖把脖子上的伤口包扎好,他先在山下就自制好了一些绷带和纱布,还用白酒蒸馏后得了一些高浓度酒水当做酒精用。
  
      还好似乎是内功的作用,安颖身上的所有伤口都没有大出血,似乎肌肉自动收缩,止住了出血量,否则安颖可能会失血过多而休克,那时候就真的麻烦了。
  
      处理好了伤口,林新这才下树,听安颖说,那头长耳虎虽然袭击了他们,但也被安隐用吐了药的剑刺伤多处,现在踉踉跄跄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还能顺着血迹追。
  
      一个人去追那头庞然大物,林新心头有些憷,但想到安颖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大代价,伤成那样,再加上那头长耳虎应该已经药效作,或许无力反抗。
  
      林新终究还是咬咬牙,顺着地上的血迹追了出去。
  
      顺着血迹追出十多分钟,他隐隐能够闻到前面浓重的血腥味。
  
      很快他便看到了那头倒下了的长耳虎,血流了一地。正有气无力的在地上趴着,鼻孔里扑哧扑哧的喷着粗气,像马匹一样。
  
      小心翼翼的靠近过去,用石头断剑砸了几下长耳虎,确认它已经陷入昏睡,林新才拿出粗大的绳子迅将它捆绑个好几圈。
  
      这绳子单股就有手腕那么粗,是他转么特制的。捆在长耳虎身上后,动弹倒是没法动弹了,但是林新却是开始愁,怎么把这玩意儿弄走。
  
      这么多血迹,周围已经隐约传来其他野兽的声响了。时间拖久了可能还会惹来更多的猛兽。
  
      这么久没有其他猛兽来,估计还是这头长耳虎把周围都划成了自己的领地,不然早就惹来狼群之类的猎食者。
  
      林新这时也算是清楚了归元丹的难度,连有了内气的安颖都伤成这样才勉强制服一头长耳虎,更不用说一般人。
  
      “实在不行....”林新眼里头一次闪过一丝狠色,“要想获得,不冒风险怎么可能!”
  
      这头长耳虎足足一吨多重,根本拖不动,药效一旦过去,就算有绳子也不大可能能将它拖回道馆。
  
      至于回去下山找人帮忙,那更不用说,等到下山来人,估计这家伙就只剩骨头了。周围那些捕食者可不是吃素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