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十章 狩猎
    滋~~~
  
      滋~~~~
  
      黑色的木头大棒一圈一圈的在黑芝麻糊一样的圆盆里搅拌,带出的螺纹足足两秒才消失。
  
      柴房内。
  
      林新坐在盆边,手握大棒,面无表情的一圈圈的搅拌着。
  
      圆盆下面没有火,林新从边上挪过来几个黑色小圆罐子,打开其中一个的盖子。
  
      他小心翼翼的用一双长筷子伸进去,筷子伸出,末端竟然夹着一只肚子圆滚滚的硕大灰白蜘蛛,足有大拇指大小。
  
      蜘蛛的肚子已经圆成一个球,如同气球一样似乎稍不注意就会被胀破。其余八条腿张牙舞爪的在筷子末端挣扎着。
  
      “待孕灰蜘蛛,十三只.....”林新手脚麻利的从罐子里夹出十三只灰白母蜘蛛,然后迅用大棒砸烂,和进黑乎乎的圆盆里。
  
      盖好盖子,他又从边上拿过来另外一个罐子,打开盖子。
  
      这次筷子伸进去,夹出来的是一大条灰泥色的蚂蟥。
  
      “活蚂蟥五条....”
  
      林新毫不留情的丢进去,继续用大棒锤烂。
  
      最后一个罐子打开,里面是一些淤泥一样的黑乎乎,传出一股子馊味和恶臭。
  
      “新鲜的腐烂黑泥,三两.....”林新面无表情的丢进去,继续搅拌着,但心头胃里已经翻江倒海的翻滚起来。
  
      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他看着面前这一盆泛着恶臭和刺鼻气味的黑药膏,心头不知道已经挣扎了多少回。
  
      搅拌好,他用准备好的模具,一团团的将黑药膏倒进去,然后外面封上一层蜡,密封好,丢进水缸中。
  
      然后林新又从边上取来一小罐染料,是油状的红色染料,轻轻的顺着水缸边缘倒进去。
  
      直到所有染料都已经倒完,水缸水彻底变成红色,他这才放下罐子。
  
      就这么坐在边上,等待了足足两个多小时。
  
      嘶....
  
      忽然水缸内隐约传来气体泄漏的嘶嘶声。
  
      林新双目原本已经快闭上了,此时听到声音,顿时睁开。
  
      “成了!”
  
      他迅放掉水缸里的水,取出里面模具,足足眼珠大小的黑色丸子,三十一颗成功了,漏了气。而其余的没漏气的,都失败了。
  
      “三十一颗,足够了.....”林新看着眼前的黑色药丸模具,接下来只要找到长耳虎就行。
  
      “难怪内家难成,就算有归元丹这个途径,前前后后光是这副药,就花了上千两银子。一副药的成本确实只有上百两,但是成功率太低了...要不是我能够精确记忆身体记忆,完美复制成功的一次熬制。换个人,估计再来几十副药材才有可能成功。”
  
      林新心头感慨,而这还只是半成品,还需要长耳虎的热血配着才能吞服。
  
      “果然是穷文富武....读书可是一本万利,只要读好书考取功名,就能一步登天。比起练武可是划算多了...”
  
      “接下来,该去找长耳虎了....”林新有种预感,当他真正修出内气,成为内家之时,他的这个属性异能或许会给他大大的惊喜。
  
      ****************
  
      灰色天空布满了大片的梯云,太阳被云层挡在后面,只有淡淡的白光照射下来。
  
      正午时分。
  
      连绵起伏黑绿山脉之间,一条蜿蜒的灰色车道上,两个白绿杂色装束的男子正背靠山壁,似乎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很快远处天空中,一只黑色小鸟扑哧扑哧飞来,轻轻落再其中一个男子手上。
  
      他迅取下小鸟腿上绑着的纸卷,展开一看。
  
      “怎么样?”另一男子低声问。
  
      “刘大供奉已经启程了。”收起纸条,男子放飞小鸟,狠狠舒了口气。
  
      “那红松门只不过是虚张声势,那个劳什子大师兄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门内最能打的就是那个女的。”
  
      “但那也是内家高手。”
  
      “所以只有一位供奉还不够,二对一,绝对万无一失!况且那女的实力剑法本身就要差大人一筹。”
  
      “最好是等林志文不得以放松防备之后再动手。”
  
      “这个自然。”
  
      ********************
  
      长耳虎,身长四米到六米之间,体型如牛,如果一般人以为它体型笨重,动作缓慢,那就错了。
  
      长耳虎的度或许比不上很多敏捷性动物,但是比起人来说还是快很多的。
  
      密林中,一条石缝小溪边,林新和安颖躲在草丛里,手上脸上都涂了一种绿色的草泥,散出青草的气味。
  
      两人并排蹲在一块,一身黑灰色衣服,长袖长裤全部绑扎好,毫不起眼。正透过两块大石头之间的缝隙朝小溪方向看去。
  
      清晨时分,林子里隐约还弥漫着一丝丝的白雾,小溪边缘就已经有了一些野生动物过来喝水了。
  
      小溪四周是灰白色的乱石堆积,还有歪歪斜斜的高大树木,一些爬山藤一类的藤蔓顺着树木和石头到处乱长,还有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各类植物,给两人隐藏身形带来了极好的便利。
  
      林新透过石缝望去,小溪左侧是一些野猪,野鹿在低头河水,而右侧一大块的区域,则都被一头浑身斑纹的金黄大猫占据。
  
      这头大猫站立起来足有一人高,体长起码五米,简直就是林新以前见过的那些老虎的放大版。
  
      特别注意的是,它的一双耳朵非常长,像是两个黄色尖角耸立在头顶。
  
      这就是长耳虎,红松山附近山林一霸。
  
      林新和安颖进入林字已经足足三天了,在有安颖这个经常进山打野味填肚子的老手带领下,两人也是花了三天时间才终于找到一头长耳虎。
  
      长耳虎原本就很稀少,红松山还属于时常有长耳虎传闻的地方,林新怀疑当初红松门之所以定山门在这里,说不定就是因为这里有着长耳虎的踪迹。
  
      不过找到了长耳虎是一回事,但怎么下手又是另外一回事。
  
      长耳虎这种动物非常敏锐,它的耳朵虽然长,但听觉很一般,真正厉害的却是嗅觉。这也是林新和安颖需要涂上草泥的缘故。
  
      “现在怎么办?”安颖小声问,这家伙目露凶光,正有些跃跃欲试。
  
      “不急....不要急....正面上你打得过?”林新眼睛不离长耳虎,小声问。
  
      “估计不行...我以前遇到过一次,它的力量很大,爆非常强!”安颖舔舔嘴唇回答。“不过我们可以用药!”
  
      “不要急.....”林新沉住气,长耳虎既然就在这里喝水,那么机会还是有的,只是要怎么样才能一下把这个大家伙解决掉,这才是关键。
  
      “不能杀,因为要热血,每次服用一颗,每天六次,连续五天。也就是说必须要活捉。连续放血五天才行。”林新心头有些无奈。光是应付这么大的猛兽就已经很艰难了,还要活捉。
  
      要不是安颖在他身边,他甚至连呆在这里都感觉有生命危险。
  
      毕竟他可跑不过这百兽之王。好在安颖可是内家高手,爆力和力量都惊人,虽然打不过长耳虎,但带他爬树跑路还是没问题。起码长耳虎不会爬树。
  
      “师叔留下来的几种毒药,正好可以用。”安颖在边上出主意。
  
      林新白了她一眼,用了毒药他还喝屁的个血啊,那不是自己毒自己吗?
  
      “看来只能用蒙汗药了....”
  
      林新下定主意。
  
      数小时后,太阳当空。
  
      蹲在小溪边小憩的长耳虎忽然微微转过头,鼻子抽了抽。
  
      就在它不远处的草丛里,一头受伤了的母鹿正踉踉跄跄的试图逃跑,但腿却被几条粗大的藤蔓缠住了,动弹不得。
  
      母鹿臀部上血淋淋的撕开了一大块皮。血腥气息飘过来,惹得长耳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
  
      嗷~~
  
      它低吼一声,慢吞吞的起身,居然不慌不忙的走向母鹿。
  
      一声虎吼,那母鹿被吓得浑身软,一下软倒在地上,怎么也挣扎不起来。
  
      走到母鹿边上,长耳虎低头闻了闻母鹿的臀部伤口,晃了晃脑袋。
  
      “吃啊...咬啊!!”远处林新心头不断催促。但那长耳虎就只在边上晃,围着母鹿转悠,就是不上去咬。
  
      林新心头着急,他可是在母鹿伤口上弄了足足十人份的蒙汗药。只有长耳虎咬了,就一定能中招。
  
      “长耳虎很狡猾的。”安颖在边上眼冒凶光,“还是我上去弄死它吧。”
  
      “你正面又打不过。”林新没好气道。
  
      “剑上涂蒙汗药不就行了?”安颖就是想打架。
  
      “你拿剑经得住它一巴掌不?”林新无语。
  
      “没试过怎么知道?”安颖跃跃欲试。
  
      “等会不行了你再上。”林新没法。
  
      那边长耳虎此时纯粹是把母鹿当成玩具,伸出爪子拍来拍去的,吓得那母鹿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可半天过去了,它就是不咬。
  
      林新这边等得心焦。那边长耳虎却还是不慌不忙。
  
      可惜两人都不会弓箭,不然可以躲在树上射箭。箭头涂蒙汗药就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长耳虎似乎厌倦了,看了眼周围,没有其他生物,它终于一口咬向母鹿臀部。
  
      “成了..!”林新正准备一拍掌,就看到长耳虎嘴巴一歪,居然刚好避开了蒙汗药的部位,咬在另外一处大腿上。
  
      林新刚刚还兴奋的心情顿时又跌落下来。
  
      “这家伙!”
  
      “果然够狡猾。”安颖也在边上无语。
  
      就在两人分心的瞬间,长耳虎却猛地力,呼的一下窜进草丛中消失不见。
  
      “小心!”安颖猛地起身拔剑。
  
      呛!
  
      剑身刺向右前方,三点白光闪现,赫然是松阳针绝招。
  
      嗷!!
  
      一声虎吼,居然近在咫尺。
  
      林新头皮麻,感觉右前方一股恶风猛地朝自己扑压过来。
  
      躲?来不及了!
  
      太近了!长耳虎居然到了只有数米远的位置。
  
      他的度爆也根本来不及,这点时间只有常人两次眨眼的间隙。
  
      几乎是本能反应,林新仿佛演练了无数次动作,腰间长剑猛地出鞘。
  
      直刺!!
  
      没有任何招式,一招直刺,几近完美的精准直刺,对着扑来的长耳虎腹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