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七章 元宵灯会 三
    顺着石桥过去,有下人带着他和安颖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仔细叮嘱了安颖几句,林新走进自己的小院。
  
      椭圆形的小院子里假山小溪计时日冕应有尽有,一个穿绿裙的小丫头上来主动要帮他取下背上的剑。
  
      “不用了。”林新摇头,“你先去帮我烧洗澡水。”
  
      “好的大爷。”小丫头应了声,出了门,她是从小就一直照顾林新如的丫头,到没有什么生分的。
  
      站在院子里,扫视一圈周围,林新从屋里找了根凳子放在假山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地方是林新如的家,却不是他林新的家,坐在这里,记忆中有着熟悉感,但此时此刻却只有陌生。
  
      他看着面前的水池里,几尾黄鱼摇头摆尾的缓缓游动着,水面上还漂浮着几篇不知道哪飞来的绿色落叶。
  
      伸出手,林新手指伸进水池的水中,冰冰凉凉有些刺骨,手指在水面上激荡起几圈波纹,扩散开来,吓得几尾鱼赶紧窜到远一点的角落里。
  
      林新摇摇头,听到外面远处传来客人进门的声音,似乎老二老三他们在陪同老爹林志文接待客人。还有门房不断的唱诺声,显然来人送了不少礼物。
  
      “就这么呆着也太无聊了....”林新起身回房,取下背着的长剑,就这么不出鞘开始缓缓练习起来红松剑法,要将其练成本能可是需要不少时间。
  
      一边练剑,林新心头一边在纠结,这次下来他可是打算购置药材,还有看能不能解决长耳虎的事。不过药材需要的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要是按照那个归元丹的方子配,起码要上百两银子才能弄出一副。道馆里上次打退横刀门的人,算是了笔横财,零零碎碎加上把那些刀换成钱,吃喝用度到现在,还有二十多两的样子。远远不够。
  
      “上百两银子....换算成物价的话,就是十多万啊....”林新心头越纠结,就算家里是土地主大户,这笔钱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到手。
  
      外面灰白的天色逐渐暗淡下来,那个绿裙小丫头终于端着一盆热水开门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姿容秀丽的中年妇人。
  
      “新如....”妇人身穿水红长裙,戴着一支凤头金钗,看得出年轻时候很漂亮。只是眉目间隐隐有股哀愁之意。仿佛一直皱着眉头一样。
  
      林新一看就头疼了,这是他娘。不..是这个身体他娘.....赵玉娘。
  
      “你又瘦了....”林心如他妈走过来轻轻摸着林新的脸。
  
      “.......”您哪点看出来我瘦了....
  
      这些天林新明显感觉自己胖了好几斤......
  
      “这次回来,就别上山了。”赵玉娘低声道,“最近家里不太平,没有太多精力照顾你,山上野外又乱,我听说最近附近来了个江洋大盗,杀人不眨眼,连官府都奈何他不得,要是你们遇到了可就麻烦了。”
  
      “江洋大盗?”林新立马联想到师叔伯云子,这家伙教导他们的那些招数可不就是十足的阴毒卑鄙下流。要说附近最强的江洋大盗,说不定还真就说的是这位师叔.....
  
      “是啊,听说前几天,城东的一家小户,满门都被灭了,上到八十岁的老母,下到三岁小儿,一个没留,简直残忍。”赵玉娘拉着林新进屋坐下,小丫头端着热水打湿毛巾,一边给林新擦拭脸颊。
  
      “没事的,我们可是习练武艺在身,又没什么油水,那江洋大盗就算是要抢也不至于先挑我们下手。道馆里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林新随口道。
  
      就算有,有伯云子师叔在,那一般的江洋大盗估计也不敢来。要知道这年头一个人敢大江南北到处跑还一点事也没有的,那都是身手强健,武艺高之人,毕竟深山野外猛兽盗匪也不少,单身上路还能没事,可见一斑。
  
      和老娘聊了一会儿,她直接问起安颖,一副很热心的样子,不过听她语气,似乎是打算让安颖做个妾,林新随随便便应付过去,好不容易才把她送走。
  
      日落之后,林新带着安颖出门逛了下家里,这才朝着主院去了,元宵灯会过节可是要一起聚餐的。
  
      顺着有些狭窄的天井,直接和其他人一起进了主院子的大堂。
  
      大堂满是红漆的正中央,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摆了两排单人单桌的位置。
  
      从大到小,从长到幼,各人分别坐下。
  
      老爷子林志文和二伯林志武坐在正中间,左侧第一位是林新的,他走过去大刺刺的坐下。
  
      然后是老二林新月,也就是去外城当掌柜的那位女孩。这位坐下时还和林新打了下招呼。笑意妍妍。
  
      老三皮肤微黑,身材健壮,穿着军队里特有的灰黑劲装,显得英气十足。
  
      老四林新光则是坐下后目不斜视,微微闭目养神,还没当上县太爷就已经把气度学得个**不离十了。
  
      右侧是二伯家的几位儿子子女,其中先前和林新见过面的林新媛也在其中。这些人中有的成家了,有的还没。
  
      安颖等外客,则是坐在外围的另外几排座位上。稀稀拉拉看上去人数不多。
  
      其余丫鬟下人,还有各家的小少爷小姐加在一起,足足三四十号人。
  
      外面隐约还能看到有护院在巡逻换防。
  
      林新坐在椅子上,端起茶喝了口,听着林志文咬文嚼字的说着什么一年总结,询问各家情况,还有各处的大小事汇报,听得是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兀的听到一阵唱诺。
  
      “元宵题词,开始。”
  
      然后抬起头,就看到有下人拿着灯笼排成队,从最末端的老四开始。
  
      老四林新光微笑着接过毛笔,蘸了墨汁迅在灯笼上题下一短诗。
  
      轻声念出来,顿时赢得大家一片喝彩。
  
      然后是第三位,老三是当兵的,居然也给他提了一不错的诗文,也是关于元宵节的。显然是事先准备过。
  
      接着是老二林新月。
  
      ‘流光月圆,火树银花。’
  
      她没题词,只是提了两句话。
  
      轮到林新,他完全不会什么诗词,也不感兴趣,能把这地方的字认全他就已经感觉自己很牛逼了。
  
      现在看着题词,拿着毛笔他想了半天,看了眼四周。现四周的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安颖也在后面站起身踮着脚看着他,一脸期待。
  
      他脑子里有一大堆的关于元宵的诗词,可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而是原本林新如的字很漂亮,但是他来了之后,还就没练习注意过这方面,现在连拿着笔都感觉别扭。还是勉强按照记忆里的方式手法拿着毛笔。
  
      想了想,他只是在灯笼上轻轻画了个圆圈。
  
      嘘....
  
      顿时周围一片嘘声。
  
      林志文也是无语的摇头。老四林新光冷笑一下,转过头去,似乎都懒得看林新。
  
      然后是一堆小朋友跑进来,都是各房的小少爷小小姐,都跑来排队要赏钱。
  
      老四笑着从钱袋里取出一些碎银子,一一给这些小孩子。
  
      边上下人唱诺起来。
  
      “四爷林新光,每人一两五碎银!”
  
      “不愧是四爷,未来的县令爷,出手就是大气。”
  
      周围大家伙有人笑着大声说。其余人也喜气洋洋的笑起来。
  
      小孩子们更是小脸红扑扑的乖乖道谢。
  
      林新光朝四周拱了拱手,也不说话,完后端坐在位置上微笑。
  
      然后是老三林新虎,扬手就是一把碎银。
  
      “三爷林新虎,每人一两碎银!”唱诺的下人带着喜气喊道。
  
      然后是老二林新月,她从钱袋里也抓出一大把碎银,笑眯眯的下去。
  
      也是每人一两五。
  
      林新还等着小孩子们跑过来围着自己要钱,不料那些小孩直接撤退了,居然就到了老二那儿就完事,唱诺的也下去了,显然是压根就没打算让他赏钱。毕竟四个子女中,他是没收入的,只能靠家里救济,确实不适合赏钱。
  
      但此时他这个老大坐在椅子上,顿时感觉到四周一片视线看过来,听到有不明白的人询问他的情况,饶是以他的厚脸皮,一时间也有些尴尬起来。
  
      林新光在不远处位置上冷哼一声,只是扫了他一眼,便摇头和边上的老三林新虎聊天了。
  
      “下面是上元宵了,这馅子可是从云地海边弄来的红头....”
  
      呼.....
  
      林志文的话没说完,忽然一阵寒风从大堂外吹进来。冷得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挂在两侧房屋柱子上的灯笼呼的一下居然熄灭了。
  
      林志文眉头一皱,正要继续开口。
  
      “有人闯进来了!!”忽然外面有下人大喊,但声音戛然而止,似乎被什么人强行卡住喉咙。
  
      顿时大堂内的人都有些骚动起来。
  
      “爹,我出去看看。”林新虎站起身大声道。
  
      “恩,多加小心。”林志文丝毫没有意外之色,显然是有所预料。命人去重新点亮灯笼。
  
      林新虎是当兵出身,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把尖刀,倒提着就出了大堂。身后还跟了几个好事的壮年。
  
      林新坐在位置上,眉头微蹙,先前他就听人说过林家似乎遇到什么麻烦了,没想到现在就出现问题。要知道这可是元宵节,人手最多的时候。
  
      回头看了眼安颖,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他身后了。
  
      “那人很厉害。”安颖小声说,眼睛有点光。
  
      林新微微点头。
  
      刚才那些灯笼熄灭,可不是什么意外,明显是有人用掌风直接打灭的,这种掌力他只在师叔伯云子身上见到过。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