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三章 入门 上
    林新脑门一凉,感觉心脏跳得厉害。
  
      黑暗中,两人一前一后站着,那黑影只是冷笑,走到一边椅子上坐下。
  
      “师兄临终前可有说过什么?居然会把秘籍交给你这么个黄毛小子。”
  
      林新心头急转,马上反应过来这人说的是什么,同时也明白了这黑影的身份。
  
      红松门曾经失踪了的师叔,也就是他师傅的师弟,伯云子。据说是红松门曾经辉煌时期留下来的两个高手之一。
  
      “呵呵..原来是伯云子师叔?”他感觉心头有些颤,但强自镇定下来,“您想要秘技,给您就是,只要正大光明的登门索要,师侄难道还能不给您不成?”
  
      他可是知道,这个伯云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强横草莽,当初就是因为和师父一言不合,把老头打伤在地,扬长而去。据说在很多地方都多次做下血案,是真正的江洋大盗!
  
      这他么才多少时间,就又遇到这种要命的事....林新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野外几乎没什么人住了...感情没点自保之力,在外面独居基本等于送死.....
  
      吞了吞口水,越是这种情况,他越是要冷静。迅把手里的秘技一丢,抛给伯云子。
  
      “你倒是爽快。”伯云子似乎也没料到这家伙这么没骨气,直接就把门中最宝贵的东西给他了。
  
      啪。
  
      他单手接住秘籍,随手翻了翻,接着淡淡的月光,他的脸色也越的不是很好起来。
  
      林新在边上一动不敢动,他感觉自己胸口好像就把尖刀在正对着他一样,刀尖近在咫尺,好像他一动就会自己被割伤似的。
  
      看着伯云子的脸色逐渐不好看起来,他心头也缓缓提起来。
  
      伯云子面容清瘦,一身黑色道袍,长绑成道士一样的髻,看起来就和得道真人没什么两样,但此时随着翻看秘籍,他的面容也越扭曲起来。
  
      “好好好....!!不愧是师兄,临死也不忘摆我一道!好得很!!”伯云子脸色一下子变得凶厉起来。
  
      呼!
  
      猛然间,他一掌伸出,闪电般打向林新胸膛。一股腥臭的恶风陡然卷起,在房间内出怪叫一样的呼啸声。
  
      林新脑子一片白,想要躲闪,却感觉身体僵硬,完全不听使唤。
  
      要死了..?这就要死了??....!
  
      他心头一时间仿佛电击一样,连思维都好像凝固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黑色手掌距离他胸口越来越近。
  
      嘭!!
  
      陡然间,那只手掌前面突兀的出现一大块门板,狠狠挡在林新胸前。
  
      澎湃的掌力瞬间将黄褐色门板打成数块碎片,其中两块碎片狠狠撞在林新胸前,他只感觉胸口一闷,整个人不由自主倒飞出去。
  
      “大师兄!!!”
  
      月光下,他只感觉一道纤细人影飞快出现在他身前,银色的剑光拔鞘而出。
  
      呛!!
  
      伯云子的手掌被剑光狠狠斩中,居然出沉闷的木头声。
  
      “咦?小归元诀?本门居然还有能修习小归元诀的弟子?”伯云子面露异色,退后数步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孩。
  
      挡在林新身前的,正是本来在房内用功的安颖,此时她一身灰布贴身睡衣,手持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横在身前。
  
      “想害大师兄,我和你拼了!!”安颖小脸白,不知道是月光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伯云子怪笑一声,似乎很不以为然,看了眼倒在地上撞翻一堆杂物的林新。
  
      “红松门,真是没落了.....”他摇摇头,身形猛地从破开的木门窜了出去,犹如黑夜里的夜枭,无声无息,几下便消失在夜色中不见。
  
      林新胸口一阵隐痛,居然没受重伤,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伯云子转身离开,直到彻底消失在夜色里,他又等了好一会儿,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确定没什么声响了,他才狠狠舒了口气。
  
      让人奇怪的是,地上的那本秘技居然没被带走,而是就这么丢在地上。
  
      他正准备走过去把秘技捡起来,忽然现身边的安颖有些异样。
  
      回头一看,只见安颖小脸煞白,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留出猩红的血线。
  
      “师妹你怎么样了?!”林新顿时一惊,赶紧扶住安颖,顿时感觉她身体软得厉害,也烫得厉害。
  
      “没....没事....只是头晕得..厉害....”安颖眼睛都开始转圈圈了。嘴唇也微微泛起一丝蓝色。
  
      噗。
  
      安颖直接倒在地上。林新自己也感觉脑子晕,身体软,根本扶不住安颖,回想起刚才伯云子带起的那股腥臭恶风。
  
      “有毒...!”
  
      他顿时心头骇然,这毒居然作这么快,还只是通过空气就能中毒这么深。
  
      这他么世道....太不安全了....
  
      林新心头一阵无奈,这才穿来几天?就遇到这么多麻烦事。人身安全都不得保障。
  
      快要彻底昏迷前前,他隐约似乎看到一个瘦高的人影提着两个人走进门。
  
      “红松门要是只靠你们几个人,估计连什么时候被除名都不知道!”
  
      隐约只能听到这句,林新顿时彻底陷入昏迷中,噗的一下倒在安颖身上。
  
      *******************
  
      昏昏沉沉中,林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我没死?”
  
      他心头一松,自己依旧还在自己屋子里地上,安颖倒在另外一边地上,口水顺着嘴巴流出来流在地上,看起来睡得正香。
  
      “起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边上传过来。
  
      林新却是一听就浑身鸡皮疙瘩狂冒,一下从地上跳起来。警惕的看向身后。
  
      清早的光线从木窗照进来,正好对着床铺上坐着的一个黑衣道人。
  
      这道人面容清瘦,双目狭长,给人有些阴沉的感觉,正是昨晚上袭击他们的伯云子!
  
      “师...师叔啊,原来是。”林新努力稳住声音,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脑子一转,他显然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和安颖为什么没事,显然是这位师叔出手救了他们。
  
      看到林新明白过来,伯云子点点头。
  
      “我那废物师兄把本门破败成这样,自己却是轻轻松松去死了,留下这么个烂摊子。”
  
      他上下扫了眼林新。
  
      “空有一身底子,一点迎战经验都没,像你这样的废物都能当上大师兄...真是....”他无奈的摇头。“没想到....当初的四门之一...居然到了这步田地。”
  
      林新被他说得面色通红,却也没办法反驳,他确实有着原先林新如的底子,但是自己本身却是从未和人动过手的现代人,能保持冷静没被吓尿就算不错了。
  
      不过听到这里,他也隐隐现面前的伯云子有些不对,似乎双眼有些无神,面色苍白没有血色,显然也是受了伤。
  
      “我要在这儿住几天,你去买点药材给我。”伯云子毫不客气的吩咐道。“别想着跑,你林家就在山下,跑得了人可跑不了家。”
  
      林新眨了眨眼,心头终于重重松了口气。知道这位师叔终究还是念师门旧情,他们勉强算是安全了。
  
      ****************
  
      十五天后........
  
      白如棉花的厚实云层下,红松山顶一座四方院道馆内,两个年轻弟子正手持长剑整齐的练习着剑术中最基本的刺。
  
      一个黑衣道人坐在屋檐下,手里端着一杯茶慢慢抿着,边上还有两个像仆从一样的少年人站着。
  
      嗤!
  
      院子中间的女孩,一身明黄色练功服,手中长剑每一次都能轻松出细微破空声。
  
      而另一边的男子却是平平无奇,出剑几乎没什么声音。身上黑色的练功服到处都是一处处的灰扑扑脚印。
  
      林新感觉手腕已经软得不行了,但看了眼边上坐着的伯云子,还是努力坚持。
  
      自从上次被袭击后,伯云子似乎打算就在这儿长住下去,每天白天居然还督促起他们修习红松剑术起来,不时的指点他们。而晚上则是一个人跑到师父住的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闭门不出。
  
      虽然两个人都是在同时练剑,但林新明显感觉到伯云子的视线基本都是落在身边的安颖身上,那种欣赏满意的眼神连傻子都能看出来。
  
      而一旦视线落在边上的林新身上,顿时变得十分不耐。林新身上的几个脚印就是这么得来的。
  
      唉....
  
      暗自叹了口气,林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原本以他这具身体的底子,也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自从那天晕倒过去后,他眼睛就好像出现重影一样,有些模糊不清。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天是越来越严重了。导致他的基本功不进反退。
  
      “我红松门立派数百年,绝不能败在你们手上。”伯云子摸着下巴上的长胡子淡然道。“当初我和师兄信念不合,这才出走闯荡。现在回来,红松沦落到这个地步,这才证明我的方法才是对的。”
  
      他顿了顿,继续道。
  
      “本门有两大外功,一门内功,一门是你们都知道的红松剑法,另一门则是我所擅长的毒砂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