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一章 红松门
    “为师....最后的秘技...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为师,失望.....”
  
      林新刚刚睁开眼,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到面前一个穿古装长袍的老头一脸悲痛的把一本黄册子塞在他手中,双眼睁大,一下咽了气。
  
      老人眼中满是期望和希冀,枯瘦的双手一下垂了下去,再也没了力气。双眼也睁大,再也合不拢。
  
      林新呆呆的站在床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师父!!!”猛然间,一道尖锐的哭声陡然从他身后响起来。
  
      斜刺里,一个穿黄色长裤长衣的马尾女孩一下扑到老人身上,哭得是稀里哗啦。
  
      林新这才惊醒过来,转眼看了看周围,他正站在一个不大的木屋内,周围全是褐色的木墙,是用一根根随便削过的圆木堆砌而成,还能闻到淡淡的木香,不过更多的是浓浓的中药味。
  
      “师兄....”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从林新身后响起来,带着一点哽咽。
  
      林新呆呆转过身,看到两个长相很相似的兄妹正站在他身后,同样是一身的灰色衣服,像是中国古代穿的那种没扣子衣服,腰间都是用腰带系着。
  
      这他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新脑子一片木木的,他只记得前一分钟他还在边喝茶边坐在电脑边和网友讨论问题,然后感觉困了准备趴在桌上稍微休息下,却没想到这一秒就到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现在怎么办啊?师兄。”两兄妹眼神有些呆呆的,看上去明显智商不高。
  
      林新捂住额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伸出手指,指着自己。
  
      “我问你们,我叫什么?”
  
      两兄妹眨巴眨巴眼睛。
  
      “大师兄。”
  
      “我是说名字。”林新无奈。
  
      “......”
  
      两兄妹对视一眼。
  
      “林心如。”
  
      “.......”林新感觉自己脑门有根筋直接想要跳出来。
  
      “大师兄你怎么了?”二愣子兄妹的大哥不明所以。
  
      “没....没什么。”林新有点无力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踉跄走出木屋,感觉自己似乎是在拍古装戏,门口有个高高的门槛,外面的阳光打在门槛上,像是被折断一般。
  
      两片金色打在屋内屋外的地面上,很是耀眼。
  
      出了木屋,外面一片金色,四方的小院子中间长了一颗矮矮的老松树,阳光透过松树松针细碎的打下来,摇摇晃晃,像是一片金沙。
  
      微风吹过,林新表情木然,他上下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一套类似道袍的黑色衣服,头被绑着,脚上绑着绑腿。白色的布带一看就脏兮兮的....
  
      “这真是.....完全莫名其妙啊...”他捂着头蹲下来,感觉脑子里翻江倒海一样乱七八糟。
  
      自己的记忆,这具身体的记忆,像是捣糨糊一样和在一起。
  
      身后是大刺刺的哭声,那群师弟师妹还在悲痛欲绝。
  
      林新脑子里也渐渐整理出来一些关于现况的信息。
  
      林新如...他现在的名字,山下城里的富商之子,大少爷,这个小门派的大师兄,从小习武,老爹还在,老娘不在,有个二伯是当官差的。
  
      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个世界居然和以前的世界完全不同。
  
      林新回忆自己脑子里的残留记忆,没有汽车,没有飞机,没有电灯,什么都没有....
  
      他正坐在红松山上的红松道馆的院子里,山下的红松城就是他老家,从小到大,他记忆中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一百多里外的海须城。
  
      周围一片荒凉,除了深山就是荒林,猛兽不计其数。
  
      浑浑噩噩的,林新好不容易整理清楚自己的情况,他果然是穿了....在几天的震惊,不敢相信,怀疑,到处乱跑后,他终于彻底认清楚了现在的状况,那就是,他回不去了....
  
      在山上呆了好几天,四个人整理了师父的遗体,按照他的遗愿埋在了山上道馆的后方墓地,整个红松门就只剩下这么四个人一起生活。
  
      林新也逐渐搞清楚了自己周围的情况。
  
      他们的门派叫做红松门,是个已经很破落了的小门派。不过据说曾经有过不错的历史。
  
      门内,智商有问题的两兄妹,路云和路雨,是从小就被师父收养,就在这里长大的。天赋一般,但是重在忠心。
  
      还有个师妹,安颖,也是山下上来学武的,和师父感情很好,容貌清秀,天赋也还行。实际上她才是这个道馆真正压场子的,武力值最强。
  
      红松门的镇门剑法红松剑都被她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出去打架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不过此女性格鲁莽,凡事喜欢用武力解决。经常被家人死命拉住,多次闯祸而被兄长花钱保下来,后因缘巧合才进入红松门。
  
      而他这个大师兄,实际上剑法稀疏平常,只是比路云兄妹强点,要不是家里有钱支撑着这个门派的吃喝用度,还真轮不到他当这个大师兄。
  
      “大师兄,有人来了,是横刀门的!”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六天,林新如正在仔细学习记忆中这地方的文字,坐在房间里,嘭的一声他房门被撞开,路云二愣二愣的冲进来,满脸焦急的大喊。
  
      “横刀门?”林新微微一愣,顿时想起来,这横刀门也是个小门,就在附近的一个小山头里,也是城里开武馆的一个武师创办的门派。
  
      “他们来干什么?”他放下手里的书问。心头感觉有点不妙。
  
      “肯定没好事!”路云大声道。冲过来就去拉林新。
  
      “你安颖师姐呢?”林新第一件事不是起身,而是死死坐在座椅上死活不动。
  
      “她已经先去了!说是要和对方谈判。”路云看大师兄还是坐在椅子上,顿时急了,“大师兄你怎么还不动啊!”
  
      “马上...马上!”林新有点腿软,一直在文明社会呆着,哪里会遇到这种麻烦事,他尽量保持面部镇定,但双手死死的抓住椅子扶手就是不起来。
  
      这时外面也传来人声,一连串的脚步声中,似乎有人聚集到了道馆门口。
  
      “红松门的松叶道长呢?本人霍横刀,你们上个月打伤我门下弟子的事,今天是不是要给个说法?”
  
      一个粗莽大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说法?什么说法?老子的剑就是说法!!”
  
      安颖的声音陡然响起,然后就是哄的一声,叮叮铛铛的各种兵器碰撞声。居然直接打起来了!
  
      “师姐开打了!大师兄!快!快啊!!”路云一副哭丧样大叫。
  
      “这就打起来了?卧槽,一点废话都没有是不是太直接了!!”林新感觉心跳得厉害,“电影里不是说古代打架前都是要先报菜名..哦不招名的吗?....”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但又努力试图镇定下来。
  
      “急什么。”他感觉自己声音有些颤,“我们晚点...晚点出去,还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不是啊大师兄,我是怕师姐!怕师姐下手太重!那是要出人命的啊!!”路云哭丧着脸大叫。
  
      “哈?”
  
      “快!快快!,现在只有大师兄你能拉住她了,快点啊,再不去就晚了!!”路云急得额头冒汗。
  
      “卧槽!”林新感觉心头一万头草泥马狂啸而过。
  
      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逐渐少了,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惨叫声。
  
      林新好不容易被路云拉着出门。
  
      四合院里,地面上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躺了三四个壮汉,还有个黑面男的正和师妹安颖打在一起,手里刀剑乒乒乓乓的撞成一团银光。
  
      两人一会推过去,一会退过来,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那黑面男顿时一个后跳,撤出战团,气喘如牛。
  
      “好好好!不愧是红松安颖,今天老子认栽!走!”
  
      安颖一身绿色紧身衣,腰间黑色腰带有些晃眼,白皙的脸蛋微微沁着红晕,也是满头大汗,不过因为其常年练武,身材极是苗条,双腿修长,前凸后翘,整齐的马尾垂在脑后,所以五官面容虽然只算清秀,但结合起来,颇有股运动女神范。
  
      “想走,没那么容易!”
  
      看到对手想跑,安颖顿时眉毛竖起,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气,冲上去就是一脚。不过就在这时,她眼角余光瞟到了走出房门的林新。顿时右腿收回,刚刚竖起的眉毛一下柔和下来。
  
      “大师兄,你看到的,不怪我,是他们先动手!”这家伙恶人先告状。马上双手举起一副无辜样。
  
      “我...我..!”横刀门的霍横刀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刚上门话还没说两句这女人就冲出来了,大吼一声直接开打。天可怜见!他只是上门想要好好谈判,看能不能多少给点补偿,根本没打算打架啊....!
  
      林新看着明晃晃的刀剑,心头直打鼓,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这种打斗场面,他才知道自己还是有点虚。
  
      他可是知道,无论是看似无辜的安颖,还是那边持刀的黑面壮汉霍横刀,可都是实实在在的亡命之徒。
  
      他名义上是大师兄,可他自己心头清楚,他这点武力值上去还不够人家一刀的。
  
      不过好在他原本也不是靠武力当上的大师兄,本身本事就基本等于零,但因为红松门几乎是他一家支撑起来运转的,这里面所有人的吃喝拉撒可都是山下他家里出钱支持。所以无论是安颖还是路云兄妹对他都是尊敬有加。尽管他在道馆里武力差得不行,但人家管着大家伙的饭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要怎么着?!”霍横刀明显是打不过安颖,此时脸上一副警惕不安的表情。地上的一些横刀门的弟子这时也勉力自己爬了起来,不过有的胳膊吊着显然是断了,有的手指直接被切断几根,还有的脸色煞白,显然受了内伤,血吐了一地。
  
      霍横刀也是听说过红松门的情况的,原本以为最强的红松道长死了,他还能有点便宜占,没想到出来的安颖居然这么厉害!这小归元功都快第二层了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