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第619章:牵扯甚大
孟陵立刻取出一本册子,这本册子是手抄,他们来时是做了准备,之所以来寻夜摇光和温亭湛,只因这事若是人为,就请温亭湛帮忙分析一下,若非人为,那就可以请夜摇光相助。
  
  “二位请稍坐片刻。”夜摇光招呼了二人,就站到温亭湛的身旁。
  
  这本册子上记录的非常相近,不仅仅有豫章郡,还有八闽之地被盗走的尸身记载,粗略的随着温亭湛翻了一遍,夜摇光心越发的沉重。
  
  被盗的尸身年龄都在十八以上,四十以下,且都非病死,全是男性。一共七十九人,这类尸身是最适合被用来养尸,而且被盗都超过足足一个月!
  
  夜摇光即便已经可以确定,这是有人在养尸,一个月正好可以养出白僵,她立刻慎重的告诉孟陵:“孟大人,恐怕有人要养尸。”
  
  “养尸!”吓得孟陵和孟博兄弟二人霍然站起身,“养尸作何?”
  
  “养尸有许多用处,但具体对方是什么用意暂时不能确定,孟大人若想尽快抓住盗贼,三日之内将豫章郡所有死者,年纪在六岁以上,五十以下的男子,非病死,尸身完好没有缺胳膊断腿的案录给我一份。”夜摇光面色凝重的说道,“另外孟大人最好隐晦的通知八闽官府,寻一寻世外之人介入此事,此事已经是非官府之人能够解决。”
  
  “好,我这就赶回府中,明日之前让人给夜姑娘送来。”孟陵觉得事态紧急,他不敢有半点耽搁的点了头,就和孟博告辞离开。
  
  “小枢,养尸是不是就是养僵尸?”陆永恬难得聪明一次,但心里瘆得慌。
  
  “嗯,养僵尸。”夜摇光点头,“看来大笨熊看到的飞尸绝非偶然。”
  
  “允禾你在想什么?”萧士睿侧首见温亭湛在沉思,不由出生问道。
  
  温亭湛霍然站起身,就冲了出去,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夜摇光等人追上去时,温亭湛已经翻身上马,骑在绝驰的身上:“摇摇,我有些事对孟大人言及。”
  
  说完,温亭湛就驱马去追孟陵。
  
  “允禾应当是发现了什么。”萧士睿说着就回到屋子里,将孟陵留下的那一本被盗尸身的信息册子拿起来翻看了一遍,可是看了一遍他也没有想明白温亭湛为何这般急切的去追孟陵。
  
  夜摇光也紧跟着看了一遍,也是一无所获,陆永恬就索性不去看了。
  
  “或许,是我有什么交代遗漏之处,湛哥儿去补充。”夜摇光这样想。
  
  他们也没有纠结多久,小半个时辰温亭湛就策马回来。正是炎热的季节,夜摇光早就猜到温亭湛回来必然是大汗淋漓,故而已经给他备好了洗澡水,等到温亭湛沐浴之后。
  
  他们差不多就该用午膳,吃了午膳夜摇光才问:“你去寻孟大人为何事?”
  
  “你们没有看那一本册子?”温亭湛反问道。
  
  萧士睿有些尴尬:“看了。”
  
  看了,但还是不明白。
  
  温亭湛这才道:“你们不觉得怪异?”
  
  “何处怪异?”夜摇光和萧士睿对视了一眼。
  
  “他们寻得坟墓一寻一个准,一次都没有落空。”温亭湛道。
  
  夜摇光和萧士睿眼睛一瞪。是啊,这些坟墓就算是夜摇光也未必知晓坟墓下面埋得是什么人,怎么死,是男是女,是老是幼,是不是病死,或者惨死,亦或者直接就是一个衣冠冢,而且古代的墓碑极少会写死者的出生时间,最多就是写立碑时间,只有大户人家才会非常讲究用石园柱代替木园桩,在石柱上刻出死者的姓名、出生时间、官级等,关键是这盗的不是大户人家的墓。
  
  两个省份盗了近八十个墓,平均一个县城盗一个,的确不容易引起注意,这么麻烦一则是为了掩饰痕迹,二则未必不是条件所限制。但是无论是哪个县,都没有出现大量坟墓被挖掘的现象。若说是挖了觉得不对又埋回去,但翻动过的坟墓谁家会看不出来,非常值得提起的是这中间还囊括了七月十五鬼节,大家都要去祭拜,不可能没有发现自己家的坟墓被动,那就只能说明除了被盗尸的人家,盗尸者是没有动过其他坟墓,那这命中率高的可真是离谱了。
  
  夜摇光都做不到,她又没有透视眼。
  
  “他们买通了府衙之人!”萧士睿的目光一冷。
  
  各地死者都要在衙门上档,要抹去户籍,以防有人盗用,类似于前世的身份证。基本信息,死因这些都是在档案之上。
  
  “厉害啊,豫章郡和八闽少说也有近百个县吧。”夜摇光不得竖起大拇指,这百个县只取了其中一半来下手,但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量。
  
  “实户口、征赋税……”萧士睿拧眉,“都是县令才有的权利。”
  
  也就是说,县令不答应,底下的人是不可能调取甚至出卖户籍档案,孟陵自己肯定没有,否则他绝对不敢这样上门寻温亭湛,温亭湛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孟陵心里清楚,庐陵县也有尸体被盗,孟陵除非是找死,否则死也要掖着。既然不是从孟陵这里泄露,那会是什么地方?
  
  “事情玩大发了……”夜摇光也读了这么久的书,很多东西还是了解一些,除了县令往上推就只有知府,再往上就只有省级老大布政使才有权利,可是跨越两省,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让两省的布政使泄底?
  
  亦或者这个人比两省的布政使还要厉害,那就是掌握天下户籍的户部!
  
  几乎是同时萧士睿也想到了这一点:“我这就派人去调查户部几位侍郎。”
  
  “任何人都有嫌疑。”温亭湛淡声道,“户部尚书一道查吧。”
  
  “查出来,一定要严惩!”夜摇光心中倍感厌恶。
  
  也许这几位其中一位是为了还个人情或者受不住贿赂,以为随便漏个死人的底儿没什么,并且抱着侥幸心理各县离得那么远,一个县被盗走一具贱民的尸身也不是什么大事,挖的不是自己的坟,自然是漠不关心。这事儿的性质太过于恶劣,而且养尸这要是养成了,祸害将会不估量,简直是无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3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