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豪门重生:鬼眼女相师 > 第一千两百章 皇城局势

      听见了苏蕴这句没头没尾的词汇,沐景尘脸色至是片刻的凝滞了一下,随之很快的又恢复了笑容,看着苏蕴,就像没有听懂苏蕴的意思,但是眼底深处已经有了淡淡的寒芒。
  
      “国师说话总叫人摸不着头脑啊。”
  
      嘴角依旧杵着一抹温润笑意。
  
      苏蕴却是揉了揉太阳穴,将茶杯中有些浑浊的茶水一饮而尽,紧接着,眼中带着盈盈笑意的看着面前的人,粉嫩的唇瓣浅抿着,目光先了看了一眼宫殿外,没有人,很是安静,有些死寂的感觉,天边的天色也逐渐的要变暗了,果然是要变天了呢。
  
      随之,再是重新望着沐景尘。
  
      “明人不说暗话,六皇子殿下,我这星云宫只怕是里里外外的都被你包围住了吧,不,应该说,这皇城上下,已经悄然的布满了您的人了吧,如今皇上病情告急,太子携兵镇压边境的那群饿狼,自然是无暇顾及皇城,就算赶来,时间也不允许,或者说,他也许根本没有机会回来,而其它皇子冲动鲁莽,主要是手中并无实权……”
  
      苏蕴说话间,一直盯着眼前的沐景尘看,他原本温润如玉的脸庞,终于出现了几分的裂缝,听着苏蕴每每说下一句话,脸色都变得更为的阴沉了,原本握在手中的白色瓷杯也哐当一声碎裂开。
  
      “如此佳况,六皇子殿下您,又怎么能够不要把握呢……表面温润,权势浅薄,暗地则是笼络人心权势,期望登上那最高的位置,如今,六皇子还有闲心登门拜访,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呢……”
  
      丝毫不畏惧这个六皇子的脸色,说吧,嘴角始终杵着平淡的笑容,不害怕,也没有去说什么求饶的话,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之人。
  
      脸色变幻莫测的看着苏蕴,沐景尘忽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脸上不再挂着笑容了,露出了自己原本的面目,眼中带着对权势的贪婪还有一丝复杂,对于苏蕴的复杂情绪。
  
      “你很聪明。”沐景尘是真心赞叹,苏蕴昏迷了好几天,醒来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出星云宫的门,星云宫人也被他替换了,说起来,她是断然不知道现在的局势的,可是现在,她却目光敏锐的将一切都说出来了。
  
      此话也是间接的承认了苏蕴说的话,常年的藏住锋芒,屈居沐初青手下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这几日之后,皇城将易主,沐初青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回来的。
  
      “你对我说这么多,让我知道你知道这么多,难道便不怕我杀了你吗。”
  
      沐景尘对着苏蕴开口,似乎期待苏蕴能够再说出来一些什么,眼中闪过几道幽光,他越来越舍不得让她死了。
  
      “我继承任国师之后,曾经悄悄的回家一趟,而便是这一次,你早就暗中收买了我的爹娘,在吃食中给我下了毒,因为我对家人没有提防心,这是最好下手的,可对?所以,六皇子本就将我算计在内,应该说,我的命,就是这盘棋局内的一颗子。”
  
      苏蕴对着沐景尘开口,嘴角勾勒起一抹有些凉薄的笑容,此时她脸色还是很苍白,极尽透明的病态白色,原本粉嫩的唇瓣也染上了苍白,就像太医说的,她如今症状只是暂时的压制,现在隐约的复发了。
  
      显然,现在她并不好受。
  
      沐景尘眸光微闪,放在桌上的手原本向前挪动了几分,最后又缩回来了,微微点头,手在木桌上敲击。
  
      “没错,你便是我最好的棋子。”制衡他最大的敌人,沐初青,若非是苏蕴,沐初青断然不会离开皇城。
  
      “你体内的毒一开始入体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但到了一定的时日就会发作,毒发之后,它让中毒之人,每日浑身都好似蚂蚁啃食一般,逐渐蔓延到心脏,会剧烈的心悸疼痛,人慢慢的被痛苦吞噬人的心智,毒性浸入五脏六腑,内在衰败,最后药石无医而亡。”
  
      顿了顿,沐景尘看着苏蕴的脸色依旧如常,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些烦躁,想要看苏蕴脸色大变的模样,继而,他再次开口道。
  
      “此毒,蚀心蔓,世间只有一颗解药,若中毒时日满了四十五天,那么就是有解药也药石无医了,如今你中毒已有三十八天。”
  
      “所以,六皇子殿下是突然想留我一命,给我解药吗?”苏蕴开口,蹙着眉头,额头已然有些虚汗了,一只手揪着胸口,显然很痛苦,但还是尽量维持自己面上的平静。
  
      “最先遇见你的人是我,若你一开始便跟随在我麾下,那么也不会变得如此狼狈了,与聪明人说话,我便不绕弯子,你如今是皇上最为信任的国师,国师的地位超然无比,我要你,宣读旨意,并且以观测天相结果算的,我为帝王星,然后做我的国师。”说到后面这句话,六皇子眼中的对于权势的觊觎已经不加掩饰了,他也不愿意掩盖了。
  
      “好,但是我要你答应我两个要求。”苏蕴静默。
  
      “你说。”沐景尘开口。
  
      “其一,我要解药。其二,把你安排在我殿门口的人手撤了,我手无缚鸡之力,又拖着病弱身体,跑不远。”
  
      沐景尘看着苏蕴,忽而笑了笑。
  
      “答应的如此干脆。”似乎是不信。
  
      “我只想活着,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苏蕴眼中带着强烈的对于生的渴望,似乎是只要能够活下去,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盯着苏蕴看了一会儿,沐景尘被打动,一抹笑容。
  
      “那么,便看你的了。”
  
      沐景尘出去了,在苏蕴殿门口的人撤走了,但是星云宫外却围着一群侍卫,俨然是不许屋内的人出去半步。
  
      “他没有解药给你,如果他有解药,主上也不会带着铁骑离开皇城了,只有哪儿才有唯一的解药……”林的武功很高强,其他人都没有发现他,他阴沉着脸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俨然是不明白苏蕴想做什么。
  
      “我知道……”苏蕴站起身子,缓缓的走到了门口,看着远处星云宫外围着的密密麻麻的侍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15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