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兽夫凶猛:狼君,别乱来 > 第034章 分分钟让人想犯罪

  鲁小凤认真地想了想是,说道,“你救了我,我当然不会希望你们出事,只是,我现在自己都是寄人篱下,就算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知道。”安格尔点了点头,面上扬起一个笑容来,“其实能知道你没事,我就满足了。”
  人畜无害的笑容,搭配上温柔的声音,简直就是少女杀器。
  小心脏好似被揉了一把,鲁小凤只觉得自己血槽都要空了。
  怔忡一会,她轻咳一声回过神来,转移话题道:“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吃呢,要不一起?就是鱼被放走了,我还存的有甘薯和竹笋,你们吃么?”
  听鲁小凤提起这个,安格尔面上露出一丝讪然:“真不好意思,我们王他心地善良,所以才会……”
  “这也太善良了。”鲁小凤说道,“难不成你们俩一直都吃素?”
  安格尔点点头,又解释道:“你不用管我们,你想吃鱼,我给你捉!”
  “你不怕你的王哭鼻子给你看么?”鲁小凤好笑地问道。
  听她这么说,小人鱼从水里冒出脑袋,挥着小拳头:“我才不会哭鼻子!”说完,又一下子钻进水里,连眼睛都没露出来。
  这小家伙,鲁小凤忍俊不禁地看着安格尔:“那就捉鱼吧,还有你们平时爱吃的水草也弄一些来。”
  说罢,鲁小凤就转身去把自己扔开的柴和骨刃捡了回来,等回到岸边,安格尔已经提着一只大鲶鱼等着了。
  小人鱼凑在他身边,用手指戳着鲶鱼,表情满满的都是不忍,抬起头,他问安格尔:“安格尔,一定要吃它么?它说它很害怕,可不可以放了它,我们吃水草就好了。”
  “不可以。”鲁小凤放下柴,看着又躲到安格尔身后的小人鱼说道,“我可以不过问你吃素,也支持你吃素的决定,但是,你不能影响我吃肉,人类进化了上千年,才站在食物链顶端,可不是为了吃素的,知道么,那个……谁?”说着,她冲安格尔使了个眼色,问道,“你们王叫什么?我教育他连个名字都没有,连气势都少了一半了。”
  垂下眼睫,安格尔遮住了眼底复杂的情绪,张了张唇,他语调晦涩地说道:“你可以叫他,木九。”
  “好了,小九,你也别闲着,把你要吃的水草洗一洗,放到那边石头上晒着。”鲁小凤蹲下身,拿起打火石生火,等火生好了,她又对安格尔说道,“你别光想着帮他,这条鱼还等着你处理,记得把鱼鳞去了,内脏刨出来别扔,我留着有用。现在我去砍竹子,一会准备开饭。”
  轻描淡写把任务分配好,鲁小凤就跑到一边砍了一截竹子,又顺手摘了一点香料,回头看看,只见木九正费力地爬上大石头,小心翼翼地晒着他们的水草。
  就算是王,还是能指挥的动的么。
  鲁小凤笑着点头,颇有一种看着自家娃茁壮成长的自豪感。
  准备工作做好,鲁小凤就坐到了石头上,开始做饭。
  因为力气不够大,她没办法砍太粗的竹子,偏偏安格尔捉的鲶鱼很大,要塞进竹筒里,也只有切成块了。
  动手把鱼肉切好,用水草裹了裹塞进竹筒里,鲁小凤又单独准备了两个竹筒只放水草,撒上盐和切成末的香料,再用藤蔓系好挂在烤架上,加柴把火烧旺,便坐到了一旁等鱼肉烤好。
  抬头看了看太阳,鲁小凤估摸着这鱼做好都得吃早午饭了。
  双手支着下巴,她看着在水里游来游去的小人鱼,对安格尔说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听你说话有口音,应该是很远的地方吧?”
  坐姿端正地安格尔拘谨地点了点头:“我们是从布鲁海来的,我也不知道有多远。”
  “原来是海里的啊。”鲁小凤说道,“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人鱼呢。”
  “人鱼是什么?”安格尔眨了眨眼,好奇地问道。
  “你们不就是人鱼。”鲁小凤偏着脑袋看安格尔。
  安格尔被看得脸红,埋下头,说道:“我们是鲛,不是人鱼。”
  “好像是有鲛人这种说法,对了,你们是不是眼泪会变成珍珠啊?”鲁小凤一脸兴趣十足。
  安格尔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
  这回答叫鲁小凤手心痒痒的,眯了眯眼,她颇想勾起安格尔的下巴,叫他哭给自己看看。
  安格尔也不知道为什么鲁小凤的目光突然就变得有些邪恶,他愈发无辜地睁大了眼,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用手扳正自己的脑袋,鲁小凤心口不一地说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好奇。”
  没错,她才不会干出什么调戏良家妇男,看他梨花带雨,然后桀桀奸笑呢。
  可是……真的好想看啊!
  鲁小凤瞄了一眼安格尔,只见他面颊上飞起一团红晕,两瓣唇瓣轻轻抿着,让人邪念纵生。
  喵的,妖孽!魔鬼!这也太诱人了!分分钟让人想犯罪!
  不行不行,她可是有夫之妇,怎么能因为对方有美貌就把持不住自己呢。
  淡定!她要淡定!
  “啪”的一声折断手里的柴,鲁小凤清了清嗓子,又说道:“那你们也会织绡么?”
  “我和王不会,只有雌性鲛人才会织绡。”带着王游了这么远,安格尔还是第一次遇到知道他们鲛人的事的,这让他大感惊奇,忍不住开口问,“不过,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鲁小凤摸摸下巴,似自言自语般喃喃道,“还以为都是鬼扯呢,没想到是真的啊。”
  电视又是什么?安格尔轻蹙起了眉头,认真地思索起来。
  为什么这个雌性嘴里说的话他大多数都听不懂?难道是因为他带着王游的太远了?对,一定是这样没错。可是若是靠近海,一定会被帝天发现,到时候可就不妙了……看样子,只有等王成年,才能再回到海里。
  伸出手,安格尔看了看从手腕蜿蜒到手心的红线,唇角轻轻一勾。
  至少在这里,他能陪着一眼看中的她,这样呆着似乎也不赖。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0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