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最强特种兵之龙神 > 第0024章:刻意隐瞒

  欧阳云朵来部队,专程是为了了解龙小九。这着实让白溜溜大吃一惊。
  她瞪着双眼看欧阳云朵那张俊俏的脸,原来那种酸酸的滋味再次冒出,于是她回答的很干脆:“我不认识什么龙小九!”
  “是这样的,这个龙小九对于我们很重要。我必须尽快找到她,听警方说前两天你们在处理一个案子的时候,绑匪手中的人质就是龙小九。”
  “龙小九?我不知道人质就是龙小九!”
  “他情况怎么样?”
  “他挺好的,就是脑袋擦破了一点皮!”
  欧阳云朵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龙小九到底是什么人?”
  白溜溜反问欧阳云朵。其实她比欧阳云朵更了解龙小九。她只是想试探试探欧阳云朵,这个龙小九为什么在她那里这么重要?
  而欧阳云朵并没有透露出更多的秘密。只是说:“只是问问,只是问问,如果你有他的消息,请立即通知王胜利同志!”
  话说完,起身告辞。
  至今,欧阳云朵那种优雅的气质没有消失,相反更得体。浑身散发着一种蕙质兰心的味道,仿佛悄然怒放的鲜花。这让白溜溜更心里不舒服。
  欧阳云朵离开的时候,是坐上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走的。轿车旁边站着两个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一见欧阳云朵过来,立马跑过去把车门打开,一手握门把手,一手扶车上面,生怕欧阳云朵撞了头。
  这个场景,有点跟大老板、黑社会一样。
  欧阳云朵穿着一套军装,怎么会有这样的派头?
  黑色轿车开走后,白溜溜找王胜利说话:“她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王胜利白了她一眼,怒气冲冲地回答:“她来这里干什么?这要问你,我想问问你,你到底干了些什么?龙小九到底是什么人?你招惹这个龙小九干什么?限制你一天的时间,把这事说清楚。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别训练了!”
  白溜溜一听不用训练,可开心了。她嬉皮笑脸地答道:“谢谢大队长放我假!不要我训练。”
  王胜利哼了一声,扭头就走,走的时候抛下一句。“不用训练?那么也不用出任务了!”
  这话说的白溜溜一跳。叫她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但不出任务可不行。作为女子特战队的队长,她不用出任务,等于这个团队不用出任务。
  白溜溜垂头丧气回到宿舍,关门闭户,想了一晚上都想不明白。
  这个龙小九到底施了什么法,能让一个部队的女少校为他说话,还把这列为机密!
  他龙小九是什么人,白溜溜不是不了解。
  龙小九就是个无赖,就是个吃软饭的主。
  白溜溜为什么要找他结婚呢?还不是父亲逼得紧!
  父亲叫她跟沙凯的婚事定下来,她一着急,找人商量,就想出了这一昏招。随便逮个人扯证结婚。幕后的策划者大名鼎鼎,是父亲的老同事,人称部队智多星的柳叶刀。
  柳叶刀何许人也?
  中原战术基地司令员柳大招。年轻的时候,武功高强,曾经是7308突击队的核心队员,扔得一手好飞刀,百步穿杨,百发百中。7308突击队撤编后,柳叶刀转到基层部队当连长。后来当营长团长,直至基地司令员。
  别小看这个司令员,平时只管一个营的部队,可到了军事演习的时候,他摇身一变,就成为军演的总指挥,连A19集团军的雷鸣军长都得乖乖听他的指挥。
  说到底,白溜溜还是躲避沙凯的纠缠。这个沙凯最讨厌不过了。三天两头找,没事还拿着鲜花送过来。看他白面书生、迎奉拍马的劲头,白溜溜看了就不喜欢。
  白溜溜很少回家,一心扑在工作上,最爱出任务,带着一帮姑娘家家的去打仗。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逃避父亲的催促,也为了尽量跟沙凯少见面。
  沙凯的父亲是西北军区的副司令员,根正苗红,在A19集团军机关当机要室的主任秘书。上过军校,要文凭有文凭,要背景有背景,这在很多人看来,他和白溜溜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白溜溜就不喜欢,总觉得沙凯身上少了一股男人的味道。
  穿军装没有阳刚之气,当个啥子兵嘛!
  一天,父亲母亲又提起她跟沙凯的婚事。
  父亲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沙副司令员提了好多回了。都推了好多遍。这不人家到南方开会,顺便过来问这件事。叫我怎么回答人家嘛!”
  母亲也说:“儿啊!女大不中留,总得处个好对象。我看凯子条件不错,知书达理的,级别也高,已经是正团了,他父亲又是副司令员,前途无量,如果你没有其它的人选,那就定下来吧?”
  白溜溜一向很孝顺。她对父母说:“等几天,我再想想!”
  出了门就跟柳叶刀打电话。
  “刀子刀子,我遇到大麻烦了!”
  “溜溜,咋回事?”
  “我要见你!”
  “正好我在A19集团军,一个小时怎么样?”
  “不行,就现在!”
  “我的小祖宗,干爹要办正事!”
  “你要是不见我,我立马消失,从此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白溜溜一向说到做到。柳叶刀怕出事,立即叫司机把白溜溜接到一个小饭馆见面,吃吃饭,拉拉家常。
  柳叶刀是白溜溜父亲白鼠的老战友。
  白溜溜小时候就喜欢跟柳叶刀打闹。白鼠见他们爷儿俩投缘,干脆叫白溜溜拜柳叶刀为干爹。
  可以这么说,这个柳叶刀疼爱白溜溜,比疼爱自己的女儿还多。几乎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
  在路边的小饭馆里,白溜溜一把鼻涕一把泪,极力控诉父亲母亲逼婚的种种罪行,尤其是沙凯,把他描述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柳叶刀听罢,拍案而起。“他奶奶的,想这么简单把人家的闺女哄走,还有没有天理了?”
  白溜溜一边哭,一边偷看干爹的反应。其实她是装的,为了博取柳叶刀的同情,才装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婚姻自由恋爱自由!介个----有逼债的,有逼命的,就是没有逼婚的。”
  “就是!那个叫沙凯的家伙仗着父亲是官,恬不知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01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