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40章 太守的苦恼

  最后,楚老爷子还是答应了楚云端的要求:只要他有一口气,就不逼迫楚云端当家主。
  对此,楚云端自然是很乐意的。他现在恢复了许多,有十成把握可以将楚毅的毒驱除。
  到时候,楚毅自然就不用急着选下任家主了。
  …………
  一场家族的议会,就这样悲喜参半地结束。
  当天下午,楚云端就帮楚老爷子驱除体内积压的暗毒。
  他现在可以凝聚灵气入体,又不用担心仙府夺食,所以为一个普通人驱毒,并不算难事。
  而且虚蛊毒,也就在世俗界能拿得出手了。
  不过一个时辰,楚老爷子就精神焕发,浑身舒畅,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毒……竟然真的解了?”楚老爷子不可置信。
  “老爷子放心,你的身子骨硬朗着呢。”楚云端也很高兴,这总算是了却他自己的一桩心事。
  …………
  之后的几天里,楚云端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吸纳天地灵气。
  之前他每吸收一点灵气,都被仙府私吞。而现在,尽管仙府内仍然可以承受巨量的灵气,但却已经受到楚云端的掌控。
  那么楚云端自然是以自己为主,他急需将身体彻底用灵力淬炼一遍,达到最适合筑基的状态。
  至于太虚仙府?还是先等着吧!主人的修为才是基础。
  从凝气后期到大成,对楚云端而言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容易。这个境界,主要就是修炼者对灵气的理解不断提升,而这种理解,楚云端前世早就达到到了很深的层次。
  所以,总共不过五天时间,他的修为就稳定在了凝气大成。
  只要等待一个最佳的契机,就可筑基!
  所谓的筑基,说得简单点就是在丹田内开拓出一个额外的空间——即气海。有了气海,修仙者才能拥有法力的来源。
  筑基之前,楚云端只是普通人中的至强者。但筑基之后,则是真正开启了一片新的天地,有望成为未来的真仙。
  所以这筑基的过程,可谓是十分关键的。
  筑基的结果会受到修仙者的心态、修为、还有周围种种客观条件的影响,因而每个人筑基成功率也不尽相同。
  而且,就算是筑基成功,实力也是千差万别。
  筑基越完美,自然是越利于之后的修行。
  拥有前世经验的楚云端,对筑基十分看重。这也是为什么,即便他迫切想要恢复实力,也不敢贸然筑基。
  尽管他就算立即筑基,也有七八成的成功把握,但他始终在等待一个契机。
  若那个契机出现,他会自然而然地觉得:此刻,我应当筑基。没有比此刻,更适合我筑基的机会!
  那时,才能水到渠成,一切都是十分自然而完美。
  …………
  楚云端连续几天未曾出去,却不知道,天香城内出现了不少关于他、关于楚家的传言。
  余曼被休的消息,不胫而走。
  连她身怀野种的隐秘,都在城内传开来。
  老百姓们都不敢随便评论太守的女儿,但从余曼被休这件事上看,大部分人都有所猜测。
  若非余曼做了天怒人怨的事,那个懦弱的楚家大少爷,怎会写下休书?
  满城的闲言碎语,令余清风倍感头疼。
  …………
  太守府内,余清风正心不在焉地处理事务,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过。在他的身后,余曼毕恭毕敬地站着,不敢说话。
  过了很长时间,余清风才将手上的笔放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你这丫头,为什么……就这么鲁莽、这么不小心呢!”
  “爹……”余曼嘟囔着脸。
  “别跟我解释,你说你,跟沈华搞在一起就算了,偏偏怀了他的孩子。那楚显如果是个正常人也罢,可他又不能生,你怀了孩子,不是自作孽吗!”余清风恨铁不成钢地道。
  余曼脸色一垮:“爹,这时候你就别怨女儿了,整天和楚显那个懦夫生活在一起,谁受得了啊,哪像沈华一样风流又有情调。”
  “胡闹!”余清风使劲拍了下桌子,“你偷情是小,若是因此坏了上面那位大人的计划,连我都要丢官丢命!”
  余曼身子顿时被吓得一哆嗦:“爹,你说的那位大人……莫不是又有什么指示了?”
  “唉、唉!”余清风跺了跺脚,一筹莫展。
  余曼又惊又疑,试探性地道:“爹,我记得几年前,那位大人担心楚云端被浮云真人收为弟子,所以派人把楚云端给打成残废。现在,他又想对楚家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上面的想法?”余清风揉了揉太阳穴,倍感头疼道,“别看我贵为一郡之长,但若是惹到上面,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原本自从那次事件至今,过去了好几年都没什么事,可是那位最近又派人来天香城,要求我想法子把楚家的基业从天香城抹除……”
  余曼若有所思,似懂非懂地问道:“那爹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我怕你惹出什么幺蛾子!”余清风好像很是苦恼,“原本么,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安排你和沈家里应外合,弄死楚毅,再瓜分楚家,要不了多久,楚家也就没了。可是谁想到,你和沈华能勾搭到一起,而且还败露了!”
  “那又怎样?再想其他办法就是了!既然是那位大人像灭楚家,楚家焉能不灭!”余曼不以为意,“再说,你女儿的终身幸福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余清风连连叹气:“算了算了,我再想办法,真不能指望你……楚毅中毒之事泄露,他必然有所警觉。想要内外瓦解楚家,就不可行了啊……”
  余曼挤了挤眼道:“爹你联合沈家,还能灭不了楚家不成?不用担心啦。在这之前,什么时候和沈远财说说,让他儿子迎娶我?”
  话音落下,余清风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自己这个无脑的女儿。
  “你这丫头,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你刚被楚家逐出家门,谁能拉下脸娶你?这事,日后再提!”
  余曼顿时不乐意了,高声道:“那我肚子里的这孩子,怎么办?”
  余清风心中烦躁,摆了摆手:“不管他,先放在那里,先把那位大人交代的事情做好再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