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39章 休妻

  楚显愤怒起来的样子,让余曼感到心惊胆寒。
  一个懦弱到极点的男人,真正发怒、发疯起来,比一般人还要可怕。
  楚显,就是这样的人。
  如若不然,他绝不敢挥手直接把太守都给打伤,甚至破口大骂。
  …………
  余清风的鼻血沾得满脸都是,他也是气得不轻。
  不论余曼做了什么,都是太守的女儿,楚家人竟然敢如此不给面子。
  而且,就连楚毅这个当家人,都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毫无制止的打算。
  余清风心生怨念,指着楚显:“好、好你个楚显,本官倒是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的胆子,连我都敢打!”
  但是,楚显对余清风的职责,完全当作没听见一样。
  他冰冷地目光死死盯着余曼:“你也知道疼、知道怕?以前你打我、骂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你这蛇蝎女人,毒害我二弟、谋杀我爷爷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
  余曼两腿哆嗦,眼看着楚显扬起巴掌就朝着她的脑袋拍了过去。
  “呀……”
  余曼张嘴尖声吼叫,两眼本能地闭上。
  不过她接下来并没有感受到痛苦,等到眼皮颤抖着睁开后,才见到另一张宽厚的手掌,把楚显的手臂牢牢抓住。
  “行了大哥,你这一巴掌下去,会死人的。人家,可是太守的女儿。”
  楚云端很随意地把楚显的手臂拉了回去。
  “二弟……”楚显的眼睛有些泛红。他越来越觉得,手足之情重如泰山。
  同时,楚显又感到奇怪。
  刚才他发狂的那一掌,确实能把余曼直接拍死。可是这么威力十足的一掌,居然被二弟随手就按了回去?
  二弟他,到底隐藏了多少?
  也罢,二弟他恢复了昔日的风采,纵然我楚显丢掉一个歹毒的老婆,也是我楚家之福。
  楚显这时已经冷静了许多,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径自走出议会厅,没过一会儿就拿着笔墨纸砚回来了,朝着桌上一摔。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地在纸上写了一通。
  “这家伙,总算是像个爷们了。”楚云端心道。
  不多时,楚显就将笔放下,然后哗啦一声将纸甩到余曼脸上。
  “滚!”
  余曼拿过白纸黑字一看,发疯似地大喊道:“楚显,你敢休老娘我!”
  “呼——”
  议会厅内,很多人都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声。
  楚显他……竟然把余曼给休了?
  这还是那个惧内的懦弱大公子吗?
  如果是一般人家的女儿,休了就休了。可余曼,是太守的女儿啊!怎能说休就休!
  楚家在天香城内的确权势不小,但天香城仅是五河郡的核心大城而已。余清风手握五河郡的政治大权,他的女儿,谁敢休?
  “大少爷,这休书……不妥啊……”当即有人劝说道。
  为了两家的关系,很多族人都不想和余清风结仇。
  但是楚显早已铁了心,冷眼看看着余曼:“还不快滚?”
  余清风一脸阴沉,回身盯着楚毅:“楚老爷子,这事,你没什么要说的?”
  楚毅耸了耸肩:“儿孙自有儿孙福。”
  “好、好!”余清风低声道,然后拉着余曼就走。”
  余曼还很不服气,嘴里骂声不断。
  “赶紧滚,永远不要再让我见到你这个恶心的女人!吗的,老子竟然和这样的女人在一个床头睡了好几年!”楚显同样大骂,“谋害我二弟和爷爷,此罪按律当诛,今日我只是休了你,就是看了你老爹的面子!不然,老子亲手弄死你!”
  余清风羞愤难当,拉着女儿大步离开。
  堂堂太守的女儿,竟然被夫家休了,这种事说出去,他余家的脸面,怕是会被丢得精光。
  …………
  等到父女俩离开后很久,议会厅内都没有人说话。
  大多数族人再次看向楚云端的时候,神色间颇有些敬畏。
  楚显脸色苍白,心里并不好受。纵然他休了余曼,但却难解失望和痛心。
  最后,楚显主动开口,满是歉意道:“对不起各位了,由于我方才的举动,可能会导致楚家和太守结仇。”
  “唉,这又怎么能怪大少爷呢。”
  “这种丑事发生在谁身上,谁都受不了啊。”
  “罢了,那泼妇也不是什么好人,休了就休了。”
  一声声叹息和安慰接着响起。
  楚老爷子这时示意众人安静,正色道:“余曼所做的事,不论如何是不能原谅的。纵然她身份不一般,我楚家也不可能当缩头乌龟。养一个这样的孙媳妇,楚家早晚要完蛋,显儿做的没错。”
  “可是那余清风,必然会记仇的,是我太鲁莽了。”楚显叹气。
  楚云端这时哈哈一笑:“区区一个太守,怕他作甚?再说,他女儿都要杀人了,还怎能原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楚家难道怕一个世俗的官员么!”
  “话是如此……唉……”
  楚毅接着道:“不论如何,余曼是肯定要清理的。余清风就算要报复楚家,也得找到合理的罪名。再者说,云端他父亲在北疆为将,也不是什么官员都敢惹的!”
  “这倒也是。”
  提到楚云端的父亲,族人们都安心了许多。
  在封云国的北疆,楚弘望这个名字可是响当当的。楚弘望,也是楚家最大的骄傲。
  当年余清风愿意把女儿嫁到楚家,多少也有些因为,楚弘望在军队中声名鹊起。
  …………
  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去提什么选举下任家主了。
  这个位子,显然是要落在楚云端身上的。
  楚毅正想完全把此事定下来,却被楚云端打断。
  “咳咳……老爷子啊,上次我不是说过了么,家主还是你继续当着。以我这种性子,可不想去管家族的琐事。”楚云端摆手道。
  族人们都一脸惊奇,居然还有人不想当在家主?
  楚毅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我被余曼下了虚蛊毒,寿命大减,活不了几天了,自然得把一切安排好。”
  楚云端不以为意,再次道:“那点小毒,怕什么?等会儿我去把老爷子的毒给解了,你就别再让我当家主了。”
  “小毒?唉……我知道你最近变化不小,可是这种长期积累的毒素,再好的大夫也没办法的。”楚毅似乎看淡了生死。
  “放心,若是解不了,我就替你当家主。不然,只要老爷子活着一天,楚家还是由你管理最好。”楚云端很是自信。
  听到这话,楚毅心里就泛起了嘀咕:难不成,此毒真的有解?
  他想到楚云端当日能一眼看穿中毒,再看到楚云端如此自信,不禁觉得对方未必是在吹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