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22章 曲中之意

  大多数人都认为,如果真的要楚云端来鉴赏一番,他肯定就怂了。
  苏妍话音落下后,楚云端很是从容,随意地道:“要说鉴赏,我的这点见识,登不了大雅之堂……”
  “哼!还算有自知之明。”王飞冷笑。
  “不过嘛,就算闭着眼胡扯几句,也总好过一些废话。”楚云端借着又道。
  当即,苏妍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什么都不懂,岂不是变相地讽刺王飞更是一无所知、只说废话?
  苏妍这一笑,可谓是千娇百媚。然而王飞的面子就更挂不住了。
  “楚云端,你不要蹬鼻子上脸!”王飞这样书生装束的人,竟是忍不住扬起折扇想打人。
  “王飞,不要不识好歹!你这人真是有病,云端压根就没搭理过你,人家吃点果子笑了笑,你就唧唧歪歪地说了一大堆,有完没完啊!”这回邹平主动站了出来,一把抓过王飞的扇子。
  邹平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崩溃的,他深知楚云端恐怕一句鉴赏都说不出,接下来必定又会沦为笑谈,可是他这个当兄弟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和楚云端一同丢脸了……
  而这时,楚云端终于是一本正经地开始鉴赏起来。
  “要说这所谓的弹琴说唱,不外乎就是动动手指、张张嘴。硬要去品味单纯的琴技、琴音,不免有些庸俗。反倒是琴声里的那份情,才是最为关键的,琴声如何,全在于抚琴者的情……”
  楚云端一本正经的样子,引得笑声不断:这小子,果真开始胡诌了。
  苏妍却是美眸忽闪,仿佛对楚云端的话很感兴趣:“难道二少能从此曲中,听出小女子的情?”
  “那是自然!”楚云端毫不犹豫。
  哈哈哈……
  又是一阵哄闹。
  楚云端对此不以为意,继续道:“方才那一曲,虽出自女子之手,却并不乏波澜壮阔的气势。因而我敢断定,苏姑娘并不像寻常女子那般只想着相夫教子、安逸度日,反而是胸怀大志、心中有个至高无上的理想。”
  “真是胡扯。”
  “明明是胡编乱造,还能说得这般一本正经。”
  有人小声议论道。
  然而苏妍的目光中,已经藏不住惊疑。因为楚云端说的话,丝毫不假,而且用词十分精确。
  一般女子,就算拥有理想,但绝不能算得上“至高无上”,而楚云端,却偏偏用了这四字。
  惊疑之余,苏妍又有些不快,别人听不出楚云端言语间的讥讽,她如何能听不出?
  前半句那“不像寻常女子那般只想着相夫教子”,说的是事实,但未尝不是变相地讥讽苏妍就是个风月女子,女人进了窑子,还相啥夫教啥子!
  不过苏妍并未表露出来情绪,继续听着。
  “曲终有一段,调子急转,由缓变急……以我之见,苏姑娘对那个理想的追求,可谓是十分急切。”
  “而且,若是不错,苏姑娘眼下所做的种种一切,恐怕都并非出自本心……”
  说道这里,很多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难道,苏妍姑娘其实并不想待在醉春楼内?
  难道,她也不想在这风月场内强颜欢笑?
  若是那样的话……
  “苏妍姑娘,你要是有什么苦衷,大可以和我们说啊!”王飞连忙抢着道,“只要你愿意,王某人愿意倾家荡产,还你一个自由身。”
  沈远财也是挺着大肚子,忙不迭地嚷着:“只要姑娘一句话,便是万两黄金,沈某也能帮你。若是姑娘不嫌,我那沈府,还缺个女主人……”
  楚云端再次觉得意外,一个女人的魅力达到这个份上,恐怕比修仙者修炼到金丹境界还要难。
  “好了,这些话各位莫要再说了,小女在这醉春楼内弹弹琴,每天也是无忧无虑,别无所求。”苏妍娇声道。
  众人都没有感到意外,可还是万分失落。
  “还请楚二少继续……”苏妍接着送给楚云端一个撩人的笑容。
  如此动人心魄的笑容,连楚云端都有些难以抵挡。
  他脸上的从容消失不见,心中一震:这女人,绝不简单。纵然是天生媚骨,也不该让人如此倾倒。
  楚云端曾经可是修仙界的天才人物,心志绝对远超常人,可即便如此,他今天都已经多次因为苏妍的媚态而失神。
  “既然苏姑娘还要我说,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楚云端在心底坏笑一声,继续道,“从刚才那曲子中,我听得出来,苏姑娘对眼前的生活,并不是很喜欢,应该是出于无奈。但这种无奈,绝不是因为钱,至于是为什么,恐怕只有你本人清楚了。”
  苏妍闻言,对楚云端的兴趣越来越大。只有她知道,对方至此所说的话,几乎是全中。仅从一个人奏出的曲子中,听出这么多情绪和意味,这种事,真的是一个废物二公子能做到的?
  “琴声后段,舒缓的调子中,却有些压抑、又有些急躁。所以我敢肯定,苏姑娘终日独守闺房,虽说心如止水、不求金钱,但其实你的心底深处,藏着一丝叛逆……”楚云端意味深长地道。
  “那又如何?”苏妍当即打起精神。她隐隐觉得,楚云端接下来说的话,恐怕还能符合她如今的心境。
  却不料,楚云端哈哈大笑,还回头扫视了一圈其他的客人,道:“这平静中的叛逆么,大家都懂的。苏姑娘虽然卖艺不卖身,可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是吧,整天百无聊赖,又看着其他姐妹天天和男人们嘻嘻闹闹,苏姑娘肯定也难免按捺不住。在这琴声里,苏姑娘正表达了这种寂寞,她内心的那份火热和躁动,急需要个精壮的男人去安抚啊……”
  楚云端越说下去,越是没有下限,活脱脱把苏妍说成了一个独守闺房、心中寂寞难耐的女人。
  而后方的一些客人们,都双眼发光,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住口!”纵然是苏妍这样的女子,也面红耳热,忍不住娇叱道。
  楚云端十分淡定:“哈哈,诸位莫要当真。我一开始就说了啊,从曲子中听出弹奏者的情绪,只是揣测而已……”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