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3章 法宝?坑货!

  余曼深信楚云端已死,一大早就大声叫唤起来,生怕楚家人不知道一样。
  这让楚云端不禁觉得,自己煞费苦心地装死,完全是多余之举,因为余曼压根本打算再去试探他的死活。
  “快来人啊,老爷子……楚显,你弟弟死啦!死啦!”
  余曼依旧在尖声大喊。
  …………
  再说那两个丫鬟,小心地走到床边,准备伺候楚云端洗漱,却也发现楚云端和慕萧萧安静得有些吓人,她们壮着胆子一看,才发现二人居然没了呼吸。
  顿时,两女手一抖,东西掉了一地。
  刚好,几个步伐急促的人影,也朝着楚云端的卧房里小跑过来。
  在余曼的带领下,楚家的人来了不少。
  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死了?
  他们大多又惊又疑,不太相信余曼的话。可是这种事,谁敢拿来开玩笑?
  楚云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房间里已然来了不少人。
  “余曼,怎么回事?”率先发话的乃是一名老者,目光锐利。
  这人正是楚家庄的老家主,楚云端的爷爷,楚毅。
  楚毅话音刚落,余曼就哭喊着道:“我咋知道啊,一大早我吩咐丫鬟来伺候这小两口子,谁能想到,他们竟然、竟然全都断气了。”
  跟在楚毅后面的一名年轻男子严肃地道:“余曼,可不能乱开玩笑,二弟他昨天还好好的……”
  这年轻男子,乃是楚云端的堂兄,楚显。此人性子不太刚硬,惧内已是人尽皆知的事。
  “楚显你给我住口,老娘我会乱说?”余曼语气泼辣,凶道,“桌子上,还摆着一壶毒酒,我能是胡说的吗?”
  楚显顿时不吱声了,快步朝着床边走去。
  楚老爷子也眉头紧锁,去床边看了看。
  余曼心中冷笑,看着二人的背影,故意大声叹息:“莫不是这小两口生无可恋,一时想不开,服毒自杀了吧,唉,也是可怜了一对苦命鸳鸯……”
  她正说这话,两眼睛却突然瞪大,眼珠子险些要掉了出来,同时尖叫着朝后连连倒退。
  “鬼啊!”
  余曼赫然发现,床上的那个死人,一下子蹲了起来!
  楚老爷子脸色十分难看,回头瞪了余曼一眼,训斥道:“胡闹!”
  余曼尚且以为楚云端是鬼,抱住两个丫鬟瑟瑟发抖,指着楚云端颤音道:“你、你是人是鬼?!”
  楚云端伸了个懒腰,道:“大嫂啊,这一大清早的,你怎么就咒我死呢?难道是想我死了之后,大哥就能坐稳下任家主的位子了?”
  这一问,顿时令余曼的头上冒出一片冷汗。
  一屋子的目光,都凝聚在余曼身上。
  余曼胸脯起伏,怔怔道:“你……没死?”
  “废话,我福大命大,怎么可能会死。”楚云端一下子跳了起来,不爽地道,“话说回来,大嫂大叫我死了,是什么意思?”
  余曼心脏猛的一震,连忙摆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可真是吓死嫂子了,我见二叔他昏睡不起,桌上还有毒酒,怎能不慌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可是,大嫂你好像根本没进过屋里吧。”慕萧萧站起来后,忍不住反问道。
  余曼心中大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楚老爷子再次开口,问那两个丫鬟道:“余曼她进来了吗?”
  同时,余曼暗中瞪了两个丫鬟一眼。
  两个小丫头顿时被吓得一哆嗦,小声道:“大夫人她进了一下就出去了。”
  楚云端哈哈一笑,赞道:“大嫂的眼力真是不俗,只看一眼,就能断定我被毒死,佩服佩服。”
  余曼连忙道:“还好是我看错了,呵呵……”
  楚云端自知没有铁证,而余曼的身份又不一般,暂时并不能把她怎么着,所以他当下就无所谓地道:“算了,没啥大事,大伙都散了吧,区区一壶毒酒,还真能毒死我不成!”
  楚老爷子的浓眉再次一挑,淡淡看了余曼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到桌子边看了看酒。
  “简直该死!”余曼这时装模作样地跺脚道,“竟然敢在楚家的酒里下毒,简直是狗胆包天!”
  楚老爷子好像没听见余曼的话一样,转而问楚云端道:“没别的要说了?”
  “没了。”楚云端耸了耸肩,道。
  楚老爷子发现,今天的楚云端一反常态。若是放在往常,这宝贝孙子被人下毒,还不得闹得一家不安?可事实恰恰相反,楚云端颇为淡定与从容。
  这般表现,反而令楚老爷子十分满意。
  楚老爷子也不多说,吩咐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道:“赵管家,把毒酒带下去,好好查这件事。如果真有人敢谋害我楚家的子孙,就算来头再大,也绝不饶恕!”
  之后,他就大步迈出房门。
  只剩下余曼心有余悸,神色古怪地在楚云端和慕萧萧身上瞄了几眼。
  她亲眼见到这对小夫妻死在床上,可一大早两人却活蹦乱跳的,由不得她不慌张。
  楚云端望着余曼和楚显,故意喊了一声:“大嫂,过些日子就是选举下任家主的大会了,你可得让大哥多准备准备啊,要不然,这个少家主的位子,八成会落在我的头上呢。说实话,我实在不想当什么狗屁家主。”
  余曼回身狠狠剜了楚云端一眼,嗤笑到:“楚显就算再怎么不成器,难道还能比不上你不成?我就不信,楚家的人都瞎了眼,会推举你去当家主!”
  “那可说不定呢……如果想让大哥稳稳坐上家主的位子,只有我死了才最保险呢。”楚云端大笑一声。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死掉,受益最大的就是楚显夫妇。
  余曼闻言,眼中浮现出厉色。
  楚老爷子一走,她也没什么顾忌了,直接破口道:“就你这个废物,还能当家主?早年那个暗害你的人,怎么就没直接把你弄死!哼,你若是当上了家主,老娘就脱光衣服去大街上学狗叫!”
  余曼厉声厉色地说着,却没想到楚云端猛然拍手,大笑道:“好,此话可是大嫂你说的,这个狗叫,你是学定了。”
  余曼忽然觉得对方言辞犀利,竟然让她有种很难对付的感觉。
  不过她也没多想,本着脸和楚显转身就走,心里已经把楚云端当成了死人:这个废物,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
  大清早的闹剧过后,楚云端也懒得再去管余曼,吃了早饭就将自己关在楚家庄的后花园里,尝试恢复修为。
  他重生之后,获得的新身体实在是不怎么样。
  由于早年被歹人残害,这身体算是失去了修仙的资本。
  不过这对如今的楚云端来说,却不是太大的问题。
  他曾经修仙的功法,还有感应天地灵气的能力都还在,只要将这副身体改善好,开拓气海,便可再次踏入修仙之途。
  在楚云端检查身体状况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丹田里有些异常。
  “前任这家伙的丹田里,怎么长了个多余的东西?”
  楚云端惊疑地发现,在丹田里存在一个小巧的立体状事物。
  虽然这个身体的丹田和经脉都受过伤,但他可以断定,此物绝不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这东西……有点像是一座府邸呢……”
  楚云端气沉丹田,仔细用神识去感应,发现这东西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府邸。
  精美的亭台楼阁,大大小小的殿堂,清晰可见。
  一个不足指甲大小的事物,却能雕刻得如此精妙,就连楚云端都叹为观止。
  然而此物就算再怎么精妙也不是好事,因为它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身体内……
  楚云端埋头苦思,然后突然一拍手,惊醒似的道:“这个小府邸,该不会就是救了我的东西吧。”
  他依稀记得,在自己将要魂飞魄散之际,一股奇妙的力量将他的元神扯走,重生在另一个身体上。
  现在想来,他隐隐觉得,当时的那股力量,就源于体内的小府邸。
  “这难道是某位大能者丢失的仙府法宝?”楚云端的心中有些激动,不免开始幻想。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就是这件法宝误打误撞救了他,并且停留在他的体内。
  若非逆天法宝的存在,再加上机缘巧合,怎会有如此效果?
  楚云端压住心中的激动,在仔细去感应仙府的情况。
  仙府,只有在传说中才存在的逆天仙器。据说其自成空间,功效万千,只有真正的仙人才能炼制出来。
  楚云端虽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但在他的认知中,只有那传说中的仙府,才与丹田内的事物相符。
  他艰难地聚集起神识,仔细研究到满身大汗,又试着将仙府逼出体内,都毫无效果,最后才无奈地放弃。
  别说自成空间了,这个可能是“仙府”的东西,完全就像是个封死的硬石头,连半点神识都渗入不进去。
  最后,楚云端也只能心道:也是,仙府这种法宝,就算是只能用来当储物仓库的最低等仙府,都千载难逢。我哪有这么好运,平白无故被仙府砸到呢?
  他并没有太过失落,只是有些担心,这个仙府没啥用就算了,别耽误修炼就好。
  想及此,楚云端试探性地将天地间稀薄的灵气聚集起来,朝着丹田里汇聚过去。
  虽然他的身体暂时还不适合筑基,但稍微用灵力去滋润一下,还是可以的。
  然而,灵气刚汇聚到丹田附近,楚云端就慌了……
  难得吸收来一丁点灵气,竟然一下子就渗入了仙府之中!
  不是渗入,而是仙府把灵气给吸收了。
  “不会吧……”
  楚云端不信邪,再试了几次,最后却发现,好不容易从天地间搜刮来的稀薄灵气,最后被那个小不点仙府吸得一干二净。
  顿时,他就不能淡定了。
  如果这个奇怪仙府一直这样争夺灵气,他还想修仙、还想恢复修为?简直是痴人说梦。
  身体烂,不要紧,总有办法逆转。
  然而楚云端目前的情况是——灵气入体,瞬间就消失不见。
  如此一来,连凝聚灵气都做不到,更别谈筑基了。之后的什么金丹、元婴啥的,也不用去想……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