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2章 装死

  楚云端已经确定,下毒之人就是余曼。
  余曼对慕萧萧的怨念颇深,以至于现在她明知慕萧萧必死无疑,还想亲手掐死慕萧萧。
  楚云端心急如焚,可是动弹不得……
  余曼刚把手指掐到慕萧萧的脖子上,脸上却忽然一惊,连忙收手,拍了拍有些干瘪的胸脯,嘀咕道:“可不能把她掐死……”
  稍一冷静,她就忍住了做多余蠢事的冲动。
  只要等到明天,慕萧萧和楚云端就是“中毒身亡”,如果她多此一举掐死慕萧萧,反而是自添麻烦。
  最后,余曼恶狠狠地剜了慕萧萧一眼,才轻手轻脚地离开新房。
  楚云端望着缓缓合上的房门,心弦放松下来。他体内的毒素在快速被化解,要不了两个时辰就能起死回生,那时慕萧萧也就平安了。
  …………
  又过了好一会儿,楚云端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体内的毒素,终于被他彻底消除。
  身体虽然恢复了行动力,但楚云端很无奈地发现,自己现在的修为几乎等于没有,连凝气境界都算不上。
  万幸的是,他重生前还保留了一些法力,这点法力,足够用来帮慕萧萧解毒了。
  等到他把慕萧萧的毒疏导出来后,颇为惊讶:自己的这个便宜媳妇,居然达到了凝气境。
  在世俗界中,能达到凝气境的人不足万一。
  “怪不得,中了化魂散的毒还能坚持到现在没死。”楚云端庆幸道。
  慕萧萧体内的毒素刚被逼出,暂时还在昏迷。
  楚云端便把她放在被子里,自己默默蹲到了桌子边。
  桌上,还放着一小壶酒,两个酒杯。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酒里有毒。
  化魂散,对修仙之人来说并不算威胁。但如果是普通人沾到一点,则必死无疑。而且此毒无色无味,极易伪装。
  楚云端倒了一杯毒酒,端起酒杯,叹道:“可怜了前任,被自己大嫂和那个华少算计,想不死都难。唉,下辈子生在个好人家吧……”
  对于前任,楚云端只觉得很可悲,还有一些感谢。
  毕竟前任如果不死,他怎么又能“借尸还魂”?
  一般来说,如果强行夺舍,必然会导致身体原本主人的死亡。若是让楚云端主动去祸害一个无辜之人,他的确做不出来。
  但楚云端重生之前,前任早已死透。
  所以,他并没有太觉得过不去。而且,他还救了慕萧萧,也算是能让前任瞑目了。
  “说来也巧,你也叫楚云端……”楚云端看着自己的双手,小声道,“我总算还是因你而活命,你的一些心愿,就由我替你完成吧。”
  他知道,自己的新生活,似乎会有不少麻烦。
  但这种麻烦在他眼里,却不足为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修仙界的天才人物,岂能被普通人算计死?
  “在我恢复修为之前,只能在楚家待着。只希望,这女人不要再对我起杀心,否则我可不是前任那样的软柿子。”楚云端心道。
  随后,他侧身看了看慕萧萧。
  刚好此时,慕萧萧的眼帘也缓缓抬起,一双清澈如水的妙目,映入楚云端的视线中。
  她的身体状态虽然很不乐观,却掩不住那灵动的气质。
  楚云端的眼神一阵恍惚,似乎看到了师妹的影子。
  心里刚出现林月汐的音容样貌,他就连忙摇了摇头,带着笑意走过去说道:“萧萧,你醒了。”
  慕萧萧发觉自己正躺在锦被之中,面颊不由一红,声音细若蚊鸣:“云端……”
  佳人露出如此娇羞之状,竟是令楚云端的不免有些心动。
  他立马意识到,慕萧萧还不知道中毒的事情,而且恐怕是以为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呃……”楚云端略显尴尬,干笑一声,说道,“萧萧啊,我就跟你明说了吧,晚上我们都中了毒,刚刚醒来。”
  话音一落,慕萧萧也发觉自己衣衫整齐,浑身像散了架一样虚弱。
  “中毒?怎么回事?”慕萧萧惊疑道,她隐隐发觉,今天的楚云端,与以往很不相同。
  楚云端冷笑一声,指着酒杯:“那里,被人下了化魂散。”
  “化魂散?”慕萧萧更加震惊。如果真的中了化魂散,谁能有活路?可现在她却活得好好的。
  楚云端接着道:“我也是中了毒之后才发现的,幸好我藏了些手段,将你我的毒给解掉,要不然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慕萧萧红唇轻启,微微动了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虽说她是楚家里唯一一个真心对楚云端好的人,可是她也不敢相信,楚云端能识破化魂散之毒?还能将赌解开?
  “中了那毒,人是必死的吧……”终于,慕萧萧吃吃地道。
  楚云端这才想到,在世俗人眼里,解开化魂散完全是无稽之谈。
  他只得哈哈一笑,道:“萧萧啊,你真以为,我楚云端,就如表面那样一无是处、自甘堕落?”
  说完,楚云端取过一根银针,朝着酒水中一放,顿时,银针变成死黑之色。
  当即,慕萧萧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萧萧,这些年来,谢谢你……一直没有看不起我。”楚云端看着慕萧萧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不会再继续堕落、混吃等死下去了。”
  楚云端说出这话的本意,一来确实是心中怜惜慕萧萧。二来,也是想让慕萧萧尽快适应自己的变化。毕竟前任是个纨绔子弟,而今时的楚云端,却是修仙界的天才。
  他没想到,话刚说完,慕萧萧的眼眶中竟有些泛红。
  “我就相信,你一定不会永远颓废下去的。”
  “萧萧……”楚云端不禁觉得心中有些抽痛。
  他真想把前任从地府里拉出来痛打一顿。
  不论前任到底经历了什么,哪怕仅仅是为了这般女子,也绝不该堕落到那种程度!
  “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楚云端轻轻抱着慕萧萧,安慰道。
  这时他考虑的,只有一点,绝不将重生的事情告诉慕萧萧。既然她相信“楚云端”改悔了,那就让她相信吧。
  …………
  慕萧萧连忙止住眼泪,正色道:“对了,云端,你刚才说的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端轻哼道:“无非是小人要害我罢了,你也知道,最近为了争夺下任家主,楚家闹成了什么样子。”
  “你是说,楚家有人害我们?”慕萧萧的声音里有些心酸,却并无惊讶。
  楚云端接着道:“天快亮了,等一会儿我们继续躺着装死,会有好戏看的。”
  慕萧萧聪明过人,当即就明白了楚云端的意思。
  虽然他俩没死,但下毒的人,并不知道这点……
  接着,楚云端让慕萧萧倚在床栏边,自己再度躺回床上,摆出最开始的状态。
  慕萧萧这时才又想到自己已经是这个男人的妻子,脸色再次变得发红不少。
  同时,她的心里,还有种久违的喜悦和欣慰。
  当年,楚家的楚云端,文武双全,堪称绝世天才,被整个楚家寄予厚望。楚云端本人,也十分争气。
  甚至,曾有一位云游的仙人路过楚家时,许下承诺,如果楚云端能在二十岁之前跨入凝气境界,就可以拜入那仙人门下。
  而就在前几年,楚云端突然遭到一位陌生高手的偷袭,最后留得了性命,身体却受到重创——丹田被毁,多处重要经脉崩溃。
  如此一来,别说拜入仙人门下,就算是想习武都难。
  楚家求遍无数名医,却都无能为力。
  从那之后,楚云端备受打击,性格大变,变得暴躁、堕落。从原本的青年才俊,变成了一个纨绔子弟,终日与一群狐朋狗友流连于酒场、夜市。
  就连楚云端的父亲和爷爷,都渐渐对他彻底失望。
  慕萧萧在楚家只是个外人,曾经只有楚云端待她极好,所以自始至终她都不曾放弃楚云端。
  她答应与楚云端成亲,其实也是希望能让楚云端有所转变。
  就在今天,慕萧萧忽然发现,当初那个自信而争气的楚云端,似乎又回来了。
  …………
  “好了,我们就保持这个状态,如果有人进来,你就屏住气吸。”楚云端自然不清楚女孩子家的小心思,他躺好之后,就提醒道。
  慕萧萧连忙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然后逃也似得闭上双目。
  没过多久,几声鸡鸣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一大清早,两名负责伺候洗漱的丫鬟,在楚云端的房门外小声呼唤了几声,其中隐隐还混着余曼的嘟囔声。
  少顷,门就“吱呀”一声被打开。
  当即,正在装死的楚云端就听到余曼尖利的叫唤声:
  “妈呀,快、快来人啊,快来人啊,二弟他死啦!弟妹也死啦!”
  楚云端闷在被子里,差点为余曼的演技笑出声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