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仙道邪君 > 第1章 毒手

  青山碧水,白云悠悠。
  一座不起眼的山崖上,漫天灵气奔涌,最终汇聚在一个青年男子的身边,久久不散。
  男子面容俊朗,剑眉英挺,乃是修仙界年轻一辈的天才人物,楚云端。
  “但愿,师兄能顺利突破吧……”旁边,一名翩翩佳人喃喃自语,俏脸上有些紧张之色。
  这女子方当韶龄,自有一股出尘的仙女气质,说不尽的温柔动人,正是楚云端的师妹,林月汐。
  有师妹护法,楚云端大可安心突破。
  可正当他全力吸收天地灵气的时候,却是陡然睁开双眼,漆黑而深邃的眸子中,充满震骇:“师妹……你……”
  那张熟悉的俏脸上,没有半点往日的柔情,反倒满是冷漠、绝情,完全就是变了个人。
  林月汐正握着一柄长剑,深深刺进楚云端的心脏之中,剑尖之上更是不断涌出阵阵强大而狠毒的力量,竟直接将楚云端的魂魄绞灭得几近粉碎。
  楚云端胸口突然传来钻心的剧痛,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至亲至爱之人,竟会下此杀手;也无法理解,林月汐的实力,何时变得如此可怕,竟能一剑刺得他形神俱灭?
  如果只是单纯的心脏被刺穿还有救,但魂魄被毁,就彻底回天乏术了。
  楚云端面如死灰,双眼空洞,苦笑一声:“为什么?”
  一句为什么,包含着无尽的痛心。他希望自己是在做梦,然而浑身的麻木与痛苦,还有极速流失的生命力却是如此真实。
  “为什么……”
  可惜,他没有等到回答,只能从渐渐模糊的视线中看到对方冷漠的眼神。
  这种眼神,还属于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师妹吗?
  楚云端用尽最后一丝力量,仰天长啸。啸声之中,满是不甘、不解……
  临死之前,他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林月汐,却见林月汐的脸上满是不屑和厌恶,红唇轻启,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只是,楚云端再也听不到了。
  …………
  楚云端的意识,终于彻底模糊,将要消失在混沌之中。
  死在最信赖的爱人手中,何其可悲!
  他仿佛感觉到,自己下一脚就要跨进阴曹地府内。
  可正当此时,一阵狂猛而玄奥的吸引力陡然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天旋地转,空间错乱。
  楚云端只觉得自己所处的世界瞬息万变,良久之后,浑身传来是强烈的僵硬感。
  楚云端刚经受过巨大打击,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脑中只剩下麻木,浑身无力。
  浑身无力?!
  他大吃一惊:我不是死了吗,死人怎么会浑身无力?不对,刚才那股奇怪的力量……怎么回事?莫非……我没死?
  楚云端连忙感受一下自身的状况,这一感受,他更加震惊了。
  我真的没有灰飞烟灭?!
  现在的我,绝非无主残魂,而是有着完整的身体……
  我难道……夺舍重生了么?
  楚云端尚且不敢相信现实,若非他曾经修为不低,见识广博,根本都不敢做出如此论断。
  “本该陷入万劫不复的我,被那种奇怪的力量救了,然后莫名其妙地转生到了这个新的身躯之内。”
  “应该就是这样吧……”
  楚云端很清楚,夺舍重生本是极难的事情,可他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轻松地获得了新生,着实让他无法理解。
  他想不通前因后果,索性暂且不去考虑,而是立即冷静下来,开始尝试适应自己的新身体。
  “既然没死,终归是好事。只是,师妹为什么会……”楚云端心情依旧沉重,大难不死,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林月汐问个清楚。
  不论是从二人之间的感情,还是从林月汐的性格上考虑,他都想不通到底为何……林月汐要这么做。
  尤其是他临死前还发现,林月汐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更让他心中难安。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憎恨自己最疼爱的师妹,只觉得一座大山压在身上。
  然而现在,无论他如何焦虑、心急,都不得不接受自己重生在另一个身体里的现实。
  楚云端暂且将心事放在一边,想要睁眼起身,看看自己到底重生在什么样的身体里。结果却发现,自己竟然直挺挺地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获得新生,为何会有浑身僵硬的感觉?莫非,这幅身躯是个残废?那可就有些麻烦了。”心中惊疑之下,他立即仔细感悟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
  刚去感受,他就在心里怨道:“贼老天,你逗我吧!把我重生在一个死人身上是什么意思?”
  他赫然发现,新的身体,是个死人的身体!
  也就是说,那股神秘力量拯救了他的残魂,最后却把他丢进了一个死人体内。
  死人,怎么可能动弹?
  楚云端刚才还打算,起来好好烧几炷香来感谢老天,此时却发现自己仍然是一个死人,心里憋屈得很。
  与此同时,五脏之内传来阵阵剧痛,让楚云端确信——身体的前任主人刚死掉不久,恐怕还不到半个时辰!
  在修仙之人看来,凡人之死,就是魂魄归西。
  而掌控这副身体的前一个魂魄,恐怕早就去阴曹地府拜见阎王了,剩下的只是个无主的躯壳,而且是一个被“毒死”的躯壳。
  非但如此,这个身体的状态简直差到了极点。
  排除中毒不说,身子骨本就虚的不行,肝、肾、脾、脏……没有一个是健康的,全都千疮百孔、破烂至极。
  “这家伙生前到底都在干些什么?这样的人,就算不被毒死,也活不了多久。”
  接连的意外,让楚云端觉得命运在戏耍他。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恢复修为,才能考虑后续的事情。
  假若有什么隐情,那么他一定要查清;假若师妹真的是心生歹意,那么……他也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因为楚云端的师尊向来居无定所,时常带着弟子四处云游。所以楚云端仅凭现在这点凡人的能力,要在茫茫世界中找到师傅和师妹,完全没有可能。
  索性,他就放弃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沉下心考虑如何将这副被毒毁的身子复原。
  同时,他略微又分出一道神识,自己打量起来自己。
  楚云端毕竟曾是个修仙之人,如今尚可分出一点神识感应周围。不过以他目前的状态,也只能勉强感受到这个房间内的情况。
  “也罢,没有魂飞魄散就不错了,怎能再挑三拣四呢。身体被毒垮了还可以慢慢恢复,还好、还好……这张脸还算英俊。表面看来,也是个风度翩翩的大好青年。”楚云端看了看自己,自我安慰道。
  由于前任刚死不久,四肢健全,五脏未毁,而楚云端本身魂魄未灭,曾经又是金丹高手,魂魄与新身体融合之后,只需将毒排出,让血肉之躯恢复生机,就能“起死回生”。
  只是这个过程,还需要一些些时间。
  正在这时,他的精神又是一震:我旁边……怎么还有个姑娘?
  楚云端可以发现,一名妙龄女子斜倚在床边。
  女子身材姣好,不施粉黛,清丽可人。头上的凤冠霞帔,更给她增添一分高贵之美。
  只不过,她的呼吸却是十分微弱。
  楚云端心中一惊,再一看周围:红烛暖帐,锦被熏香……
  洞房花烛夜?
  老天给我安排的新身体虽然很烂,不过送了个新娘子,算是补偿吗?
  可是,这新娘子的气息,微弱得有些过头了吧?
  ……不对,她也中毒了!
  楚云端这才发觉,新娘子也中了致命之毒,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不需多久,怕是就要香消玉损。
  “新婚之日,二人同时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云端惊奇不定,连忙开始仔细搜寻前任的记忆。
  前任已死,剩下的记忆自然地转给了楚云端。
  说来也巧,前任也叫楚云端,算是个富家公子。
  早些年,前任是个文武双全的年轻人,可惜后来因为一次事故而一蹶不振,变得放纵、颓废,名声极差。
  今天,正是他和屋内这女子大喜的日子。
  结果他喝了杯酒后,迷迷糊糊地朝床上一躺,就再也醒不来了。
  记忆,也到此为止。
  接着楚云端才意识到,自己借着前任的身躯重生,那么这新娘子就成了他的发妻。
  “平白无故捡了个便宜媳妇?”楚云端心中哭笑不得,“慕萧萧,就是她的名字么……但愿她能再多撑一会儿,等我醒来帮她解毒。”
  从前任的记忆中,楚云端了解到,慕萧萧的心性很是善良。
  前任为人堕落,很受本家人排挤,唯独慕萧萧对他很好。
  以至于前任虽然已经魂飞魄散,却仍有一丝执念——保护好慕萧萧。
  楚云端本就心疼怜惜这女子,再受到前任的执念影响,自然不愿见到她无辜身死。
  “咔吱——”突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起。
  楚云端心中警觉,连忙集中神识感应起来。
  只见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探了探头,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不声不响地把门合上。
  这女人是……大嫂?她来干什么?
  楚云端心念一动,隐隐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这个举止奇怪的女人,赫然是他现在的大嫂,余曼。
  她伸着脑袋,朝着房间里面看了看,见到床上的一男一女都不动弹后,眼中浮过一丝歹毒的喜悦。
  之后,余曼才大步走到床边,食指在楚云端的鼻息下探了探。
  “这没用的家伙,总算是死了。”余曼低声呢喃,语气中满是厌恶,好像恨不得楚云端早点归西。
  旋即,她又把手伸向新娘子的面前。
  “这小贱人倒是命硬,男人都凉透了,你还剩一口气撑着不死。既然愿意嫁过来,就随那个废物一块去地府吧。”余曼冷哼一声,小声道,“不愧是华少,连化魂散这种奇毒都能搞到。”
  余曼的声音中,没有一点儿怜悯。
  而她口中呢喃提到的“华少”二字,却被楚云端敏锐地捕捉到了:要谋害我的人,不仅仅是余曼一个?
  在前任的记忆中,能被余曼称之为华少的,只有一个人——五河郡首富的儿子,沈华。
  这时,余曼确定楚云端已死,便转身欲走。可当她看到新娘那张无暇的面容时,心中生出一股无名烈火,还有一阵强烈的嫉妒。
  “小狐狸精,去死吧!”余曼恶狠狠地伸出双手,朝着慕萧萧的脖子掐了过去。
  感受及此,楚云端心头大惊。
  他有办法解开慕萧萧的毒,但如果现在慕萧萧被余曼掐死,那可就没救了。
  可现在,楚云端自己都还算个假死人,怎能管得了别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