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闪婚厚爱:顶级老公有点酷 > 第六千四百零二章:这不是你的理由
    雪瑞刚刚讥讽了叶慕一下,叶慕自然是要回敬给她的。
  
      雪瑞讽刺一笑,她说的的确不是真话。不过,哪有如何?
  
      “今晚,叶小姐在这儿应该秀恩爱足够了吧,也算是对我打击够了。”雪瑞不想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只希望尽快结束和叶慕的谈话。
  
      她们之间,本就不适合交谈。
  
      “那倒没有,不过让你难堪应该是足够了。”这次,叶慕没有人雪瑞的说辞。
  
      雪瑞听到这句话,气愤的看着叶慕:“你果然是故意的!”
  
      “我可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总是针对我!”雪瑞把之前的那些错误都算在了叶慕身上,即使不一定关叶慕的事。
  
      “你如果不动沛沛,我也不会刻意找茬。我说过,你针对我,我可以和你公平竞争,但是你动我的孩子,我一定会和你没玩!”叶慕脸上彻底没有了笑容,她说这些话,完全是自己的心里话,透着几分狠劲,有些让人害怕。
  
      雪瑞做过的事,她有些心虚。不过,她想,叶慕没有任何证据,叶慕不能如此乱说。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针对过沛沛?你说这话,是不是得拿出证据?”雪瑞冷笑了一声,警告叶慕说话别太随意了。
  
      “沛沛看到你了,还有,剧组里的监控也拍到你了,这些都不算证据?你放心吧,这些东西我一定会曝光,只是……”叶慕看着雪瑞,冷静的告诉她,话说到最后,速度越来越慢:“只是不知道,记者看到这些会有什么反应呢?你说,你也算是离开热门人物有一段时间了吧,要是因为这个事被记者关注,真的不知道你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呢。”
  
      叶慕说的这么有把握,雪瑞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了。
  
      剧组究竟有没有监控,她不知道。沛沛倒下的时候,视线看着的方向也的确是她的方向……只凭着这两点,叶慕应该是没有说谎的,不然,她不会如此有底气。
  
      这下,叶慕有了底气。雪瑞没了底气,显得有些慌。
  
      叶慕转身要走,雪瑞叫住了叶慕:“叶小姐!你真的要这么为难我吗!”
  
      听到她这句话满是委屈的话,叶慕觉得可笑,转头看着她:“我为难你?难道不是你为难我?你对我的孩子做出那么糟糕的事,还希望我原谅你?”
  
      “雪瑞,本来你走的你阳关道,我走的我的独木桥,我们应该是毫无想干的,可你现在主动挑事,却希望我能够息事宁人,我实在是无话可说。”
  
      她和雪瑞,想起雪瑞所受的委屈,心里多了几分心酸,也对这个雪瑞多了几分责怪!
  
      雪瑞怕叶慕会走,上前了两步,终于态度不再傲慢了:“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也是一时之气……即使你心里有怨恨,也请你换种办法,不要这样对我。我现在……承受不住这些……”
  
      在叶慕面前装可怜,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她从来都不说,但是她自己很清楚。她没有那么足够的人气和粉丝承受得住一桩丑闻。她只要出这一类的新闻,她仅有一点的人气和粉丝可能就都不见了。
  
      还有,她和沉阅结婚这么久,沉阅从来都没有阻止过她在记者面前说什么。那是因为,他们在公众面前保持恩爱形象不仅对她好,对沉阅的公司也是一件好事,最起码给他树立了一个好老公好男人的形象。可是,只要她有负面新闻,影响到了沉阅,她没有足够的信心让沉阅对她不离不弃。
  
      她身上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都知道自己的价值在那儿。她绝对不会越过自己的防线。
  
      “一开始做出来的时候,你要是能想到这些,或许会非常有用。”叶慕并没有动多大的情绪。
  
      什么监控,什么证据。这些叶慕都没有,她只是想要确定,这件事究竟是不是雪瑞做的,即使已经指向了雪瑞,但是叶慕没有明确的证据,她是不会愿望雪瑞,不过,看雪瑞的态度,这件事绝对是雪瑞所为,她自己已经承认了。
  
      “你也是一个母亲,应该能理解做母亲的心。”雪瑞的手指僵硬着,她最不愿意打感情牌,可现在她除了感情牌,没有其他牌可出:“我一直输你一头就算了,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表现的很好,可是……为什么你的孩子也要出来插一脚呢?如果,沛沛没有当演员,这辈子我都不会动你和沛沛的主意。这是我做母亲的一点点私心,我希望你能体谅我。”
  
      她的老公不优秀,可儿子是一个好孩子,也是一个天赋极高的演员。她劝说沉阅许久才让他们的孩子进入这一行,她的儿子刚出道在圈内表现的不错。算是一线小明星,沉阅为此也算是骄傲的。可是,沛沛出现后,她的孩子就渐渐被人遗忘了,提起她的孩子,别人总会说什么,‘童星里最出名的应该是莫沛吧?我只认识他。’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伤人。对于沉阅来说也是,沉阅出去提起自己的孩子,几乎都被不轻不重的打这么一下。
  
      这一点,雪瑞是无法忍受的。即使她知道是自己的心态不好,可她就是认为,如果没有沛沛,她的孩子一定不会现在这般。
  
      雪瑞说这些,叶慕并没有同感:“你有你的孩子,我有我的孩子,你为了你孩子伤害我的孩子,为什么我要体谅你?”
  
      叶慕抽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告诉雪瑞:“还有,无论是我们还是孩子,路上总有敌人,一直想要消灭敌人,而不是战胜敌人,你觉得他能成功吗?”
  
      她总不能用仇视的心理去对待孩子路上的每一个人吧?
  
      “你在做之前,应该也没有咨询孩子的意见吧。别拿孩子当幌子,只不过是你自己心理不平衡罢了。”叶慕对雪瑞说话,可是没有带着客气。
  
      客气已经用完了,她对雪瑞的容忍也就只能到这儿了。
  
      叶慕看了雪瑞一眼,转身离开之前送了她一句话:“给你一句话。凡事,还是得靠自己的努力,不要总是怨天尤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