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165章 庆祝
叶枫又想起件事来,冲台下道:“既然大家非要选叶枫当这个盟主,叶某今天就多说几句。在场的各位,不管是江南武林门派也好,江北武林门派也罢,或者无门无派的英雄也都听着,我们既然都是武者,应该侠义当头,不要随波逐流,要做真正的侠义之士,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不要搞两面派,不要当墙头草,不要别有用心,更不要损人利己,弃恶从善者更要注意,一个人做一件善事并不难,难的是他一辈子只做善事,不做恶事”
  
  “说得好,我等谨遵盟主之命”喊声如潮,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台下的兰馨和汪剑锋、姚之敬手都拍红了,但还都不时地向叶枫伸出大拇指。
  
  天色将晚,叶枫等人都在岛上过夜,岛上有事先搭建的棚房,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有人给叶枫和兰馨他们收拾出了最高大最宽敞最干净的棚房,叶枫也没客气,晚饭时,还备下了丰盛的酒席以示庆贺,酒自然是事先运过来的,有竹叶青,还有女儿红,肉类主要是鱼虾、野兔、雉鸡等。
  
  席间,各门各派的头头脑脑纷纷向叶枫举杯,叶枫谢过他们与大伙开怀畅饮,高谈阔论,尽兴后各自散去。
  
  在回房间的路上,顶着满天的星斗,兰馨问叶枫:“师兄,尹长海那么厉害,看得出来,没服用无敌霸王丹之前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后来跟他差得就更远了,你是怎么赢他的?”
  
  叶枫借着酒劲儿一拍胸脯,摇头晃脑道:“遇到这样的强手,我的战术是尽量做到用智不用力,他中了我的激将法,服药前我用如影随形**把他拖败得筋疲力尽,然后用佛光剑制敌。但是服药后变得更厉害,特别是他到达意境之后,我这点本事就完全拖不了他的,但我算准了,靠药物提升内力他支撑不了多久的,因此我还是拼命拖他,期间多亏你和燕儿四个人舍命相助,不然我也不能成功,要说起来,斗败尹长海你们四个功不可没,尤其是小师妹你,功劳最大!”
  
  兰馨怏怏道:“师兄该不会取笑我吧,我们四个一齐上,在尹长海面前也根本伸不手,只一招就全趴下起不来了,哪有什么功劳哇?”
  
  “怎么没有?后来你上台”叶枫本来想说,后来你上台刺了我一剑,燕儿要跟你拼命,你们俩在台上折腾了半天,吸引了尹长海的注意力,我才有机会调息反击,直到把尹长海拖得爆毙身亡,但他突然意识到要说走嘴了,赶紧改口,“你们四面出击,尹长海武功再高也有顾忌,他一分心我便有了反击的机会。”
  
  兰馨也没听出什么,想起叶枫在台上的表现不由得赞道:“师兄,今天你在台上说得太好了,没想到你这么会处理事情,真有盟主的风范。”
  
  叶枫摆手,“小师妹笑我呢,我连门长都没当过,更不知道各门各派的情况,哪会胜任盟主?今天只不过逼得没法了,按自己的想法随便闲扯了几句。”
  
  兰馨瞥了他一眼,讪笑道:“某些人啊,就是好装!盟主的位置多少人梦寐以求,被众人推为盟主就偷着乐去呗,还一再推辞装作极不情愿的样子,你是要把有些人气死吗?别人会说你虚伪的!”
  
  “小师妹,我是真心不想当这个盟主,不要说我不思进取,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就想天天跟你一起。”说着看着兰馨傻笑。
  
  “谁信呀,油嘴滑舌!”
  
  兰馨娇嗔地瞪了叶枫一眼,看到已经到了叶枫的门前,便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枫笑着,注视这靓丽的身影,一直到她消失在一处房门前。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门,喝几口温开水,叶枫和衣躺在床上,虽然很困,但脑子里还是禁不住回想白天擂台上的事,特别是跟尹长海这场惊心动魄的决斗,想想还令他心有余悸。
  
  好悬啊,今天!意境高手太可怕了,谁能会想到尹长海能用这种自戕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武功修为呢,真是丧心病狂,但这也说明,世间有想不到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
  
  虽然小师妹刺了我一剑,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恨她,反而很感激她,不止是她是被尹长海控制着,更重要的是她和燕儿的纠缠从客观上牵制了尹长海,为我调息反制赢得了时机,真的是小师妹的功劳最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我却不好意思这样谢她。
  
  叶枫又想到了凌飞燕,那如水的双眸又出现在他的眼前,想起与凌飞燕相处的一幕一幕,叶枫心里痒痒地叹道:“燕儿真是个好姑娘,有机会得好好答谢她!关键是她和兰馨为自己闹翻了,恐怕得想办法化解了这件事,一直瞒着说不定会酿成大祸的。”
  
  叶枫又想到阮寒星,孙女这么善良,这么多情,而奶奶却这么霸道,这么专横独断,一家人差别怎么这么大呢?可是我的武功太差了,连化境高手都对不付了,今天全指望着如影随形**,要不然真的就后果不堪设想了,太极八卦掌和佛光剑短时期内不可能有大的突破,如影随形**不能落下,关键时刻这是救命之法。
  
  还有易经筋,这一剑虽然不致命,但要换旁人至少得半月二十天才会康复,可是有这门神功在身,不但能护体还能快速愈合伤口,使自己这么快就无大碍了,看来还得加紧练功,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只有靠武力才能说话。
  
  想到这里,叶枫睡意全无,盘腿而座又开始了练气,呼吸吐纳之间,胸腹有节律地起伏着,一丝丝真气在经脉间循环游走,叶枫像睡着了一样。
  
  一个时辰之后,叶枫睁开了眼睛,悄悄出了房门,看看四外无人,开始了如影随形**的练习,星光下,闪纵跳跃的叶枫像似疾风闪电,又似流星划过。
  
  又一个时辰后,叶枫再次坐定练气,然后又开始了佛光剑的练习,直到五更天,东方发白了,叶枫才回房休息
  <!--gen1-1-2-110-21371-258027304-1484005552-->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