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159章 我要替天行道
尹长海不屑一顾,这次跟以前不同,不是想装逼,而是站在那里喘气调息,想尽快恢复体力,跟叶枫大战了百十余合,能量消耗巨大。
  
  咔嚓一声,剑芒斜肩带背击中了尹长海的身体,尹长海的上半身顿时出现一道裂痕,这道裂痕深深陷了下去。
  
  在平时他运用气血倒流,全身的骨骼器官也配合变换形状,根本伤不着他,但是现在这道剑芒太霸道,也是他真气运转不足,剑气直切心肺。
  
  尹长海脸色急然一震,退出数步赶紧闪躲补救,总算安然无恙。
  
  “剑法果然不俗,再来!”
  
  尹长海不服气,这次他不装逼了,主动出击,横空出世的黑白两大巨形气柱再次击向叶枫。
  
  叶枫也不再闪躲了,手中剑运用四两拨千斤来挡,“叮,当!”金铁交鸣之声传出。
  
  二人各展所能再次斗在一处,这次叶枫可不再次躲躲闪闪,而是真杀实砍,台下人屏气凝神,把眼睛瞪到了最大。
  
  特别是兰馨和凌飞燕,两颗芳心悬到了嗓子眼,几乎要跳出来了。汪剑锋和姚之敬手心早攥出汗来了。四个人时刻准备着飞身上台,跟尹长海拼命。
  
  那么大的场面,那么多的现场一时间鸦雀无声,落针能闻,只有台上的二人在纠斗。
  
  时间不大,看不清台上二人的身影,叶枫将手中剑舞成了剑山,而尹长海逆转气血经脉,时而是一团白雾,时而是一片乌云,忽上忽下,忽高忽低,飞来飞去,变幻莫测。
  
  数十合之后,叶枫估计耗得对方差不多了首先使出了杀招。
  
  “佛光普照”
  
  叶枫一声喝喊震彻云宵,瞬间那座剑山发出万道金光,金光的正中间便是叶枫,就像如来佛祖盘座在大莲花之上差不多,四周全是向外的剑芒。
  
  这一招引得台下众人唏嘘声四起,特别是三个少林和尚眼珠子在眼眶里都要呆不住了,此前,赵天成跟他们说过叶枫会佛光剑,那时三僧只是淡然一笑,根本不以为然,可是眼前的局面分明就是佛光剑的招数。
  
  尽管三僧没见过佛光剑,但他听方丈说过,佛光剑的入门招数就是佛光普照,精彩时如佛祖现身。眼前不就是这样吗?可是我们少林派失传千百年的绝学,这小子怎么会?
  
  此时叶枫再吸一口气双目一凝,全身发力使出了十二成劲儿,无数道金光从叶枫的浑身上下纷纷飞出,击向一片乌云,瞬间把乌云包围起来。
  
  乌云的中心便是尹长海,脸色一变觉得上了叶枫的当。
  
  因为他有一种万剑穿身的感觉,那种感觉令他窒息。尽管他可以逆转血脉,身体变换任何形状,但也避不住这万道剑芒,霸道的剑芒处处钻心,有一道触伤心肺,他就会完蛋了。
  
  这难道就是佛光剑?可是叶枫这小子怎么会?
  
  他想不明白,灾难来临之时也没心想这些了。
  
  尹长海本来面如重枣,这下子涨成紫茄子,突然一股鲜血从心肺中挤出,觉得嗓子眼一咸赶紧闭气,但哪闭得住,扑的一声鲜血凌空飞溅,部分乌云被染成了酱紫色。
  
  “叶少侠,饶命我认输了你不是想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吗,你不是要清白吗,我说,我全说”
  
  尹长海竟然求饶了。
  
  “不必了,真相我早就知道,清者自清!”叶枫冷笑,并未收势。
  
  “经过真实经过你,你肯定不知”尹长海有种灭顶之灾来临的预感,但求生的本能,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希望和时机,让他都不能放弃挣扎。
  
  “叶少侠,先留他一条狗命,让他说!”台下的赵天成大喊,事关骨肉,他太想知道事情的真实经过了。
  
  “你这杂碎捡着了,多活一会儿,说吧,敢有半字虚假,随时取你性命。”叶枫看尹长海失去了反抗能力,就收了剑气。
  
  空中的数道剑芒瞬间消散,乌云也散去了,尹长海的魂魄在阎王爷那里转了一圈又附回他的身体,尹长海从空中跌落在擂台上,大口喘气,嘴角血迹斑斑,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时,台下的兰馨和凌飞燕露出喜色,汪剑锋和姚之敬也长出了一口气,四颗悬着的心才放肚子里了,同时心中赞叹,佛光剑果然名不虚传!
  
  尹长海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从半个月前欧阳信和万长青在朱仙镇外的林中休息说起,偶遇两名武当派小弟子进林幽会,因拿不住叶枫和兰馨二人便转移目标,联手拿住赵玉和罗璨后,商量阴谋制造假相,然后假意给赵天成送信嫁祸于叶枫,以及后来如何拿取赵玉和罗璨的精元,炼丹后抛尸江边的事全说了。
  
  当然,前半部分他是为欧阳信和万长青代言,后半部分才是他的亲历亲为。
  
  尹长海虽然实话实说,但他没有老实,趁人不备从身上偷偷摸出两颗无敌霸王丹,期间装作擦汗,两颗全吞了下去,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内力翻一番怕没把握,翻两番叶枫插翅难逃。
  
  虽然他也知道,这种药服得过量等于自杀,但总比死在叶枫手里胜强百倍,何况他逆袭成功之后,还可能用其他药来补救。
  
  骨肉亲情,血浓于水。尹长海把事情的经过说完,赵天成大叫一声,痛得昏死过去。
  
  “你总共拿多少活人炼丹?”叶追问了一句。
  
  “少说得十几个吧具体记不清了”
  
  台下之人也全都咬牙切齿了,“叶少侠,宰了这个畜牲!”
  
  有一人带头,下面就义愤填膺了,纷纷鼓足勇气,振臂高呼。
  
  “叶少侠,不能饶他!”
  
  “杀了他,这种害人精断不能留!”
  
  叶枫忿然道:“尹长海,你听见了吧,你为了一己之私,贪图名利,杀人炼丹,嫁祸于人,坏事做绝,恶贯满盈,别人表面上慑于你的淫威,服你,怕你,实质上恨不得食尔之肉、喝尔之血,我不杀你,你也活不成,说完了吧,闭眼吧,我要替天行道!”
  
  叶枫说着,手腕一凝,宝剑唰啦一声剑指长空。
  
  尹长海面有愧色,“叶少侠智勇双全,剑法惊妙绝伦,尹某心服口服,能死在少侠之手,尹某也瞑目了,少侠动手吧!”说着,眼中一丝阴鸷的目光闪过,闭上了眼睛。
  <!--gen1-1-2-110-21371-258502679-1483819860-->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