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54章 掌打少林弟子

  现在这玉面黑煞不拽了,他做梦没想到,以他的本事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面前如此的不堪,他使的那叫什么掌法,太厉害了,他好歹也是个一级宗师,苦练武艺十几年,在阴阳门也算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在叶枫面前一招没过便栽了,看来眼前的少年说得没错,他的确是叶枫,掌打神刀门的少门长,翻掌骇退丐帮长老,这些事他本来不信认为是谣传,现在路小溪信了。
  “叶少侠饶命,我说……”路小溪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忍着身上的伤疼,“我们阴阳门以炼丹采药著称,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门派,我们阴阳门也没有采花贼,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在下这次离开我们奉岛主尹长海之命,寻找一副药引……”
  “什么药引?”
  “就是我们岛主在练阴阳大法,大法练至大成几年了难有突破,最近他不知道听谁说的,需要有武功的处男处女之身做药引炼丹补身,大法才能有所突破,明年的三月三,我们岛主想要在江南武林盟主大会上大展身手。可是有武功的处男好找,武功高强的处女就不好找了,所以在下就往玉灵门来了,到了永兴镇天太冷才起了邪念抢了一个姑娘过来,就碰到您了,叶少侠,在下什么没来得及做,饶命……”
  叶枫听到这里再也幽默不起来了,这帮杂碎更可恶,竟然拿人做药引来练功,这不是伤天害理吗?岛主都这样,阴阳门肯定也没什么好东西,更可恶的是竟然打起了玉灵门的注意,多亏让老子碰到了,否则不定有哪个同门姐妹遭殃呢,老子岂能容你?刚才就该一掌劈了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
  叶枫想到这里,怒从心起,手起刀落,唰地一声斩向他的下体……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路小溪捂着满是鲜血的下体就地翻滚,杀猪般地号叫起来。
  但尽管如此,他还没忘记逃命,跟头骨碌地往庙门口逃。
  叶枫没追他,把手一扬,手中刀脱手而出,刀锋划破气流,冲破风雪的阻碍,直奔路小溪的后心。
  “扑!”
  伴随着利刃进肉的声音,路小溪被钢刀穿透了胸膛,鲜血飞溅,路小溪身子一震又是一声惨叫,裁倒在雪地上,五官挪移,很快双眼失去了光泽,鲜红的血将雪地浸染了一片。
  叶枫回到屋内,那个姑娘紧紧抓住残破的衣服,捂住前胸,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浑身蜷缩在角落里哆嗦一个了。看到叶枫进来,身上血迹斑班,吓得她连求饶的勇气都没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枫把脸转过去了,轻声道:“姑娘别怕,我是好人,那个淫贼已经被我杀了,快把衣服穿好,告诉我你是哪的,我送你回家……”
  可是好半天姑娘都没起来,一个劲儿地哆嗦,不止是冷,更多的是害怕,因为她刚才从屋里已经看见叶枫和玉面黑煞拼斗的情景,此时的她已经吓瘫了,根本不知道叶枫在说什么。
  叶枫一皱眉,只有过去帮忙了,时间长了这姑娘不吓出毛病也得冻出毛病。但姑娘已经吓糊涂了,失去理性的她大声尖叫起来,叶枫为了让她暂时安静下来,在后脖梗把掌一立轻轻一击,姑娘便失去了知觉。
  叶枫无心偷看姑娘的胴体,赶紧为她整理衣服。
  正在这时,庙外有人大喊,“弥陀佛!淫贼,还不放开那姑娘,出来受死!”
  叶枫回头一看,隔着窗户,透过纷纷扬扬的雪花,院里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年轻的僧人,身高六尺有余,身形彪悍,往院中一站像一块石碑一样,大秃脑袋油光簪亮,雪花不住地落上去,不住地滑落下来,一身灰布僧衣却落了厚厚的一层,肩膀上背着一个长条包袱,打着裹腿,足蹬一双大洒鞋,正对叶枫怒目而视。
  “看来,老子又被误会了,这年头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叶枫自嘲地嘟囔了两句就从里面出来了,双手抱着道:“这位僧兄,我想你是误会了,在下是玉灵门的叶枫,不是什么淫贼,刚才只是想救那位姑娘,真正的凶手已经被在下杀了。”说着叶枫看了一眼已经被风雪掩盖得几乎看不清的路小溪的尸体。
  “简直是一派胡言!”年轻的僧人两眼一瞪,“我在外面看得清清楚楚,你对那姑娘动手动脚,最后还动武将姑娘打晕,要不是贫僧及时赶到,你这淫贼就得手了,还敢冒充好人?难怪玉灵门会裁在你手里,师父,弟子要为本地除害,只得开杀戒了!”
  僧人说到这里,从长条包袱里拉出一把戒刀,不容叶枫分说过来抡刀就砍。
  叶枫左躲右闪跟他解释,但僧人不听,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砍起来没完了,最后叶枫的火也上来了,老子做件好事怎么就这么难?这与老子是不是玉灵门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叶枫火往上撞,就还手了,双臂一抡动气浪如潮,围着僧人就走起了八卦步,任凭僧人刀风烈烈,也伤不到叶枫半根毫毛。
  很快僧人不打了,因为面前背后全是叶枫的身影,他眼花缭乱,分不清哪个是真叶枫哪个是假叶枫,因此不知道应该斩杀哪个,正在他发愣时,叶枫就出掌了,双掌推出,一声呼啸,一股巨大的八卦形气流漩涡将僧人掀飞出数丈开外,摔落在地,手中的戒刀早扔了。
  叶枫是个急劲儿,这一掌不知不觉间使出了全力,僧人哪受得了,一口鲜血喷出腔外,在雪地上挣扎了半天才爬起来。
  “咦,我真该死,出手太重了,不过你这僧兄也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还不容我解释,打就打呗,你还这么不经打,要知道这样,老子出手轻点就好了?”叶枫不无后悔道。
  “姓叶的淫贼……你别得意,我少林派不会放过你的!”年轻的僧人说着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可能缓过来了,爬起来捡起那把戒刀,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破庙,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叶枫听着年轻僧人的话有些发傻,老子这就与少林派结仇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