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52章 三圣议事

  圆通方丈高颂佛号:“阿弥陀佛,师太,自上届天下武林英雄大会至今已有三十年了,我们三个都老了,如今的江湖英雄辈出,派别林立,恐怕得筹备下一届天下武林英雄盛会的事了。”
  “哦?方丈,召开天下武林英雄盛会就得选出新一届的武林当家人,方丈和仙长可有合适的人选?”
  圆通大和尚和玉虚老道都摇头。不是他们谦虚,现在少林弟子和武当门人,没有一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少林派除了圆通大师之外,就剩下少林四大名僧了,四个人虽然都身怀绝技,但没有一个能称得上武圣的,武圣须得至少将一门功法练到化镜才能够开宗立派。
  武当跟少林差不多,门人弟子虽众,但没有一个能将武当剑、太极拳、八卦掌这三门绝学哪怕一门练至化境的,因此也没有武圣苗子。
  峨嵋派的峨嵋双剑倒是有望达到圣人境界,因为他们姐俩的两把宝剑能够成阵,威力跟慧云老尼的威力相差无几,但是终究他们是两个人,而非一人,如果单战,峨嵋双剑的威力要小得多。
  因此在三位圣人眼中,这三大门派相当于后继无人。这也是他们这三十年不愿召开天下武林盛会的原因之一。
  但其他门派人才济济,据传能把本派武功练到化境的就好几个,如神刀门的石万奎,龙虎门的夜无光,天鹰教的南宫烈等,如果情况属实,这些都具有武圣人资格。
  玉虚上人道:“无量天尊,师太有所不知,现在人们从地域上把天下武林分为两大块,江南武林,江北武林,还有有人把少林、武当、峨嵋因这三大派地处中原称为中原武林,不管怎么分吧,江南武林的龙虎门、天鹰教、五仙教、巫山派、南海派等几家已经有了动作,定于明年的三月三要召开江南武林大会推选盟主,江北的神刀门也不甘居后,也纠集了铁掌帮、形意门和仙鹤门等几大门派也要公推江北武林盟主,他们这是明显向我们老三派叫劲儿呢,想三分天下,到时候天下武林英雄盛会不开恐怕都不行,方丈这才请我们来议事。”
  “仙长所言非虚,推选盟主也不是什么坏事,两位盟主选出来后,他们肯定要来和我们老三位分庭抗礼,这也没什么,我们年事已高,倘若这次能选出德高望重之辈,至尊我们不敢奢望,能出现一个或两个众望所归的武圣,我们也巴不得卸去重任呢,江南武林也好,中原武林和江北武林也罢,还都是一个天下。怕只怕一些旁门左道兴风作浪,别有用心者推波助澜,江湖又掀腥风血雨啊。”圆通大师忧心忡忡道。
  “那方丈和仙长的意思是?”
  “师太,不管是江南武林和江北武林,他们推选盟主,我们三派都要派人参与,当然不是去搅局,而是要显示出我们的实力,我们三派当中不管哪派弟子胜出都是好事,但绝不能让这盟主之位落到歪门邪道的人手中。我们身为出家人,又是练武之人,就要多行善事,惩奸除恶,以天下武林为己任,江南武林和中原武林门派林立,他们推选盟主之事,老纳和仙长会派人关注此事的,江北武林推举盟之事就有劳师太费心了。”
  “贫尼没有异议。”慧云老尼说完就打算起身告辞。
  “阿弥陀佛,师太且慢,老衲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方丈有话请讲当面。”
  “师太,最近有消息传来,玉灵门发生变故,掌门人玉灵子被座下弟子所害,引发同门之间的残杀,大弟子铁凌和二弟子武眉也都遇害,据说皆因玉灵子违反门规收异性弟子而起,不知道是不是谣传。”
  “哦?”慧云师太吃了一惊,看向身后的峨嵋双剑,峨嵋双剑也惊疑地相互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此事。
  慧云师太道:“阿弥陀佛,方丈所得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没想到我们离开峨嵋山才短短的两三个月,玉灵门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当初玉灵子不听贫尼良言相劝,非要把姓叶的小子留在宫中,终酿大祸,引火烧身,造孽造孽……”慧云师太说着郁闷地闭上眼睛。
  “姓叶的小子,此子何许人也?”圆通大师和玉虚上人对视一眼,看向慧云老尼问道。
  峨嵋派大弟子铁梅插话道:“他叫叶枫,是个弃儿,玉灵子掌门十二年前把他从狼群中救下,看其孤苦无依在宫中养为勤杂童子。”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玉灵子掌门这么做也不算不对,只是不该违反门规将此子收入门墙。”
  “无量天尊。”玉虚上人把话接过来了,“玉灵门也算是江湖中的大门派,系峨嵋旁枝,玉灵子身为掌门却做出违反门规之事这是背逆祖宗,是武林中的大忌,这次更引得同门间的仇杀,影响恶劣。倘若有人将此事放大,江湖上又会掀起风浪。”
  “请方丈和仙长放心,我门出此逆事,贫尼一定查清此事,严正门规,给天下武林人士一个交代。”慧云师太说着,转身对铁兰道:“你替为师去一趟玉灵门,将叶枫等有关肇事者带回峨嵋山,为师随后就到。”
  “弟子遵命。”铁兰拱手施礼……
  这一天,叶枫正坐在小院里闭目练气。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这是今年临近年关的第一场大雪,雪花飞舞,很快布满了整个天空,不一会儿院内院外,墙上树上房上山岭,全成了一白色的世界。
  雪花萧萧,无声在落在叶枫身上,叶枫像睡着了一样,似乎没有一丝察觉,只有那有节奏的呼吸证明他还是个活物。
  雪越下越大,半个时辰之后,叶枫不见了,只有一个雪人坐在院中,而地上已经有了半尺来深的积雪。
  正这时,顺着山道来了一个人,一身黑衣,连风衣都是黑的,头戴斗笠,斗笠下面那张脸如玉面书生一样,但两只眼睛显得阴冷可怕,打着裹腿,一手提刀,肩膀上扛着一个长条口袋,由于雪大,此人浑身上下连同肩膀上的口袋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花。
  别看风雪这么大,地上积雪这么厚,此人扛一口袋仍然疾步如飞。
  “这雪真他娘的大!”黑衣人一边走还一边骂,肩膀上的长条口袋还抽动了两下,黑衣人全然不顾,一抬头看到了这座破庙,高兴了,“就这儿吧,小妞我们到家了,哈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