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40章 太极八卦掌

  叶枫一怔,丁玥提着宝剑三蹿两纵便没了踪影。
  “脾气都挺大……等你脾气过了,想起我叶枫和师妹们的好处时,你自然回来的,我就在这里等你……”叶枫摇头叹息着,看了一眼四周的风景,苍松翠柏,远山如屏,一只雄鹰在蓝天飞翔,如在画中。
  “这寂静的山中,正适合练功。”叶枫说着,盘腿而坐,唤醒天地灵气,开始练习易经筋。
  呼吸吐纳,鼻息均匀,随着胸口和肚腹有节律地起伏,叶枫体内的真气被调动起来,冲五官走七窍,运遍全身的经络最后回到丹田,聚至气海,然后再由气海漩出,经由丹田,遍及全身,这便是一个轮回。一个轮回完了以后,又开始了下一轮回,如此反复下去……
  “呼!”一时辰后,叶枫的嘴里吐出一团白气,这团白气遇冷后很快消散。
  叶枫觉得浑身燥热,全身的骨关节咔吧咔吧作响,叶枫知道是火候了,练习易筋经告一段落,该练习太极八卦掌了,目前他练这种掌法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可谓是轻车熟路。
  他就选中了一棵大松树,这颗树有合抱粗细,笔直入云,树冠如巨伞盖。树的四周挺干净,没有山石,只有一些枯草。
  叶枫以这棵巨松为轴,围着它就转了起来,几圈下来,就见这颗树的四周全是叶枫的身影,分辨不出哪个是真叶枫,哪个是假叶枫,叶枫双臂摆动,人影摇摇,运足掌力双掌猛然推出,掌风凝成的八卦形气流如飞速旋转的涡轮一样,瞬间击中了这棵巨松的躯干。
  “轰——”一声鸣响,震得这棵巨松枝杈乱飞,松针坠落如雨,巨松的周围落了厚厚的一层。
  一只小松鼠被叶枫突如其来的一掌震落在地,看了叶枫这位不速之客一眼,认为是什么异物,怪叫了两声便没命似地逃了。
  “恭喜主人,你的掌力已经达到入门状态。”叶枫这一掌还震醒了天地灵气,它的祝贺声在叶枫的脑海中传来。
  “我草不会吧,我这太极八卦掌才练了几天呀,充其量不到二十天吧,这就入门了?”
  叶枫又惊又喜,他知道天地灵气所谓的“入门”跟普通功法的入门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种神功能练成入门也不简单,别人筑基好以后,根据资质至少也得十到二十年才有可能练到入门境界。
  天地灵气道:“主人不但有成功的筑基,还有如影随形大法加上易筋经,以这两种神功支撑,练习这种掌力当然是事半功倍,主人这十几天就相当于别人的十几年。”
  叶枫听了些这些玄乎其玄的话倒也觉得合情合理,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了,要照这速度练下去,几个月之后自己就能练成大成了,那可是叱咤风云的太极八卦神掌啊,这是太极拳和八卦掌的结合,在两种功法的基础上取其精华进行拔高,别说练到化境和意境了,能练到大成,就能够开山断石,无坚不摧。
  叶枫想起这些,又忘我地练了起来,一直练到太阳偏西腹中饥饿难耐了,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从上午辰时就离开玉灵宫,现在至少到酉时了吧,这都好几个时辰了,也没有见到丁玥的影子。
  叶枫自言自语地埋怨道:“丁师姐还没回来?这大小姐脾气也太大了吧,她去哪了呢,不会出什么事吧?也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她有四级武师的修为,单独上过峨嵋山,比自己的江湖阅历深多了。这里离玉灵宫至少有三十里吧,得回去了,要不小师妹他们该担心了。回去后还得向小师妹好好解释这件事,她肯定还在生我的气呢,这年头做人不容易呀,尤其是做男人难,但是做玉灵门的男人更难!”
  叶枫嘟嘟囔囔的,等身上的汗落去,嘴里的气也喘匀了,身上有种冷冷的感觉,他知道那是因为刚才练功练得太卖劲儿了,汗出得多了的缘故。
  他提着宝剑往回走,但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丁师姐武艺是不错,也有江湖阅历,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天在她不就被神刀门的那帮杂碎弄到山洞了吗?要不是机缘巧合让老子碰上,这么美的师姐不就便宜了石翰那个混蛋了吗?
  “哎对呀,我费这脑子干嘛,有天地灵气为何不问?天地灵气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要是已经发生的事它都知道,比烧香拜佛、算卦看相的准多了!”
  叶枫想到这里,再次唤醒了天地灵气:“告诉我,丁师姐去了哪里?”
  “主人,丁师姐早就离开玉灵山了……”
  听到这里,叶枫心里升起一股失落感,看来她是真伤心了,铁了心地要离开玉灵门,离开伤心地,也罢,只要她平安无事就行。丁师姐一路平安,你的恩情叶枫永世不忘……
  叶枫刚想到这里,天地灵气接着道:“主人,丁师姐平安无事,你不用担心她,快回去吧,玉灵门出事了……”
  ****
  看到叶枫追着丁玥走了,兰馨的心像被掏走了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头大哭不止……
  白灵和杜娟、紫燕让众弟子散去,三个人面面相觑,闷闷不乐,杜娟道:“我们玉灵门这是怎么了?自从师父让叶师弟正式入门以来就风波不断,现在连个掌门也没有,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白灵叹道:“这事不怪师父,也不怪不叶师弟,哎,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中午该用饭时,兰馨仍然把自己闷在屋里,谁也不见,到午后申时兰馨的屋里还没动静,白灵、杜娟和紫燕只得来到兰馨的门外相劝。
  “小师妹,想开些,丁玥生性顽劣,犯不上为这种人生气的,叶师弟仁侠好义,为人热心肠,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是啊小师妹,叶弟师对你一往情深……”
  “集合所有弟子,我要训话!”里面传来兰馨倔强的声音。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玉灵门二百余名女弟子全都到齐,玉灵宫的大院里排得整整齐齐,白灵、杜娟和紫燕站在最面前。
  在众弟子前面有一张桌案,供奉着玉灵子的遗像,遗像下面排满了纸麻香客和各种水果点心。
  这时,一袭白衣的兰馨提着青锋剑,身形飘逸,来到众姐妹面前站定,她目光坚毅如铁,超凡脱俗的面容此时冰冷异常,脸上早就没了泪痕。
  兰馨环视了众人几秒钟之后,玉唇微动:“各位姐妹,我门遭受变故,师父遇害,门约颓废,人心不古,玉灵门风雨飘摇,现在师父大仇已报,我兰馨不才,愿意继承师父遗志,自任掌门,重振玉灵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