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23章 刺客

  玉灵宫大厅设着师父玉灵子的灵堂,今晚是叶枫和兰馨带着一帮弟子在堂前守灵。
  要想俏一身孝。玉灵门的弟子本来长得就漂亮,再穿上一身孝衣,个个像雪白的精灵。
  当然最好看的还是兰馨。此时的兰馨在师父灵前想到伤心处哭得梨花带雨,叶枫来到她身后轻拍其香肩:“师妹,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三更时分,叶枫把兰馨等人打发走后,他盘腿坐下,开始打坐调息练气。
  只见他二目微闭,像老和尚入定一样,随着均匀的呼吸,体内的一股真气随着周身的经脉运转起来,最后经丹田,汇入气海,再从气海调出,周转全身的经脉,然后再回到气海,这看似简单的循环往复,却是真气一丝丝壮大的过程……
  此时后窗外跳下来一条黑影,背着宝剑,轻纱罩面,从房上下来后,蒙面人看看四外无人,一个元宝壳的跟头就到了窗前,用舌尖点破窗纸往里瞄着。
  此人非是别人,正是丁玥。
  里面的叶枫正面对着她,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像睡着了一样。
  丁玥知道叶枫是在练气,练气时是人防范最薄弱的时候,仅胜于睡觉状态,因为全身心的器官都处在调息的状态,对外界的感知甚少,这也是当初铁凌和武眉冲进师父玉灵子的练功房杀师阴谋能得成的原因。
  无疑,杀叶枫眼前是个大好的时机。
  “这小子看过我的身体,就凭这一点,就得宰了他!”想到这里,丁玥红着脸一咬牙,拉出了背后之剑,轻轻推开窗户,轻轻一纵,像只大狸猫一样,悄无声息地就扑进来了。然后就是一滚,就到了叶枫近前。
  可是当她举起宝剑时,丁玥又犹豫了,叶枫那清秀的五官,眉宇之间的正气令她又想了在山洞中那一幕:当时要不他杀了宋青那个淫贼,自己就失身了,而且失完身之后也得被杀了灭口,我不能杀他……
  想到这里丁玥改变了注意,收起宝剑转身就走。
  可是走了几步,丁玥又站住了:不行,我现在是铁凌的人,我今天不杀他,有朝一日他还得杀了我,而且今天这事让铁凌知道了,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我还得杀了他!
  想到这里,丁玥又改变了注意,一转身提剑又来到了叶枫近前,一咬牙剑又举起来了,心中默默道:“臭小子,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来到这个世界,更不应该来到我们玉灵门……”
  丁玥的剑刚要落下来时,叶枫的两只胳膊动了一下,吓得丁玥赶紧闪身躲到了师父的棺材后面。
  对眼前的危险叶枫丝毫没有察觉,此时叶枫正专心致志地练气,现在体内这股真气,叶枫觉得明显比一个月前强势多了。当叶枫觉得浑身发热,有种东西憋在体内无处释放、不得不释放的时候,叶枫知道此时真气冲开了体内所有的经络,接下来就不能再坐定练气了,该练习如影随行大法了。
  因此,他轻挥两臂在眼前划了一道弧线,接着,把眼睛睁开了。
  “嗯?窗户怎么开了?”叶枫自言自语,也没多想的他起身一晃身就到了窗户处,把窗户轻轻关上,又一晃身便回到了原处。
  就这两个动作,把棺材后藏着的丁玥可吓坏了。
  叶枫打坐练气的地方离窗户至少三丈,这么远的距离,叶枫一晃身就到了,再一晃身又回来了,一点声音都没有,轻得像团棉花。
  “这个臭小子轻功怎么这么厉害?整个玉灵门包括师父玉灵子在内,恐怕也做不到,这要被他发现了,还有我的命在吗?”丁玥这样想着,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惊恐的眼睛紧盯着叶枫。
  灵堂前有两根大柱子,都几乎合抱粗细,两柱之间十几米的样子,接下来叶枫开始练功了,一个闪步就到了一个柱子边,再一个步又到了另一个柱子边,如此反复练习下去,越来越快,后来叶枫像一点白光,瞬间出现在这个柱子旁边,又一瞬间出现在另一个柱子后面。
  这下惊得棺材后面的丁玥花容失色,捂住了小嘴,要不是她亲眼所见,肯定认为眼前闹鬼了,这个臭小子练的是什么妖邪之法?可是更令她吃惊的事还在后面。
  练完闪步,叶枫开始练绕行,就是围绕着两根大柱子跑,疾步如飞,越来越快,练到精处,一身重孝的叶枫不见了,仿佛有一条运动着的环形白带套在两根大柱上。
  然后叶枫又开始练提纵,因大殿空间有限,叶枫来到大殿外面,仰望星空,全天的星星对他眨着扑朔迷离的眼睛,叶枫身子一拧便到了空中,倏地又折下来了,双腿一蹬又到了房上,真是身轻如燕,其快如风。
  此时,偷偷溜到外面躲墙角处的丁玥看得吓出一身冷汗,铁凌这个该死的,这不是害我吗?叶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我和铁凌一块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终于丁玥不敢再看下去了,找个时机飞身上房消失在夜幕之中……
  闪步、绕行和提纵练完一轮之后,叶枫又回大殿的灵堂前,再次打座,调息练气,然后再次闪步、绕行、提纵,最后来到殿外开始了三大基本功的混合练习。
  天快亮的时候,叶枫已经将今天的如影随行大法练习完毕,然后他又舞起了宝剑,这当然是玉灵门的剑法,虽然天地灵气说这剑法没用,不过没练佛光剑之前,这套剑法叶枫还不愿意丢下,一直练到天亮。
  早已习惯晚上练功白天休息的叶枫,现在已经苦练了三个多时辰,收住剑式后叶枫丝毫没觉得困倦,反而精神抖擞,天地灵气的指引让他没走弯路,而且事半功倍,每次练功完毕,叶枫都觉得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斗龙,身体轻得纵身就能飞,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师兄,练累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兰馨站到了叶枫背后说着递上了香帕。
  叶枫接过香帕并没有擦汗,而是盯着这粉色的香帕上面绣着一幅鸳鸯戏水画,看了几秒钟把香帕揣起来了,乐哈哈道:“多谢师妹赠帕。”
  “讨厌!人家那是让你擦汗,谁要送你呀?”兰馨娇嗔着,那张嫩白如玉的脸早泛起了红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