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武界圣尊 > 第6章 洞中治伤

  就在兰馨被剑气击飞的时候,她的另一个帮手也被斩杀在血泊之中。
  看到兰馨被叶枫救起跑了,铁凌和武眉提剑要追,这时杜娟和紫燕扶着痛苦不堪的白灵出现他们近前。
  “大师姐,二师姐,白灵师姐受伤了……”
  “废物!两个二级武师,一个三级武师,三个人竟然对付不了仅为一级武师的叶枫,还有脸来见我?”铁凌根本不关心白灵的伤势,轻蔑之中透着愤怒,恨不得杀了这三个不争气的东西。
  三个人赶紧施礼,“大师姐息怒,并非我们无能,叶枫太诡异了,竟然破了一剑三斩,打伤了白灵师姐。”
  “一个一级士武师能破一剑三斩?”
  这话谁都不敢相信,但是白灵的伤势触目惊心,绝非自创,铁凌和武眉这些人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便不在这件事上纠缠。
  铁凌想到秘籍已经到手,有些迫不及待了,对武眉道:“师妹,绝不能让他们俩活着离开玉灵山,兰馨那个小贱人身受重伤,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玉灵宫还有很多要事须得赶去处理。带回他们俩的脑袋,你就是本门唯一的大护法。”
  “谢大师姐,哦不,谢掌门师姐。”武眉受宠若惊之余赶紧改口,她知道接下来铁凌肯定是玉灵门的掌门人了,她是唯一的大护法,那就是玉灵门的二把手了,至于追杀一个身受重伤的兰馨和一个一级武师的叶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
  因此她对铁凌恭恭敬敬地施礼后,和一名叫丁玥的师妹往叶枫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此时天空终于承受不住如铅的云层,哗哗地下起了大雨。
  铁凌、杜娟、紫燕和受伤的白灵也消失在雨雾之中……
  叶枫背着受伤的兰馨在风雨中疾步如飞,“师兄……快把我放来,你自己逃吧……铁凌和武眉心狠手辣,不会放过我们的……这样我们谁也逃不了……”兰馨爬在叶枫的肩头,到不上害羞的她,吐兰呐蕊,断断续续。
  这么好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叶枫岂会轻易放弃?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背上背的不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他的小师妹,大恩公!
  因此叶枫理由充足:“小师妹快别说话,免得加重伤势,我是你的师兄,怎么会丢下你呢?何况你还是因救我而负伤的,要死我们死在在一起……”
  兰馨听了这话,心中一股暖流升腾起来,伴随着一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兰馨跟那个叶枫不同,不是不知父母为谁的孤儿,但六岁时便上山学艺,长这么大,叶枫是她接触过的第一个异性,也是第一个表示愿意与她死在一起的人。
  兰馨知道,这种情况下叶枫绝不是心血来潮的信口开河,因为现在的叶枫已经不是个小屁孩了,体型已经长成大男人了,那两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搂着她的小腰,她则趴在叶枫坚实宽厚的背上。
  不知不觉中,情窦初开的兰馨双颊绯红,心如廘撞,幸好雨下得大没有别人看见。
  但兰馨感觉胸部伤口的疼痛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多的鲜血不仅染透了她的衣服,把叶枫的衣服也染红了,然后被雨水冲淡,最后她竟然趴在叶枫的背上失去了知觉……
  在前世叶枫绝对是个处男,对漂亮女孩子顶多意淫一下,从未这样亲密接触过,此时纯真少女的体香、紧贴在叶枫背上的两团柔软以及双手能感觉到的青春少女的腰肢,令叶枫神清气爽,二百多块骨骼、八百多块肌肉、全部的细胞和神经都处于极佳的兴奋状态。
  因此,尽管风骤雨急,叶枫背着兰馨仍然跑得如飞似箭。
  也不知跑出多远,雨越下越大,二人被淋得通透,叶枫感觉身后不对,连喊了两声“师妹”没有回应,想到兰馨有伤叶枫知道不能再跑了,必须先找地方给师妹治伤,但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真是人生地不熟,荒山野岭的往哪去呢?叶枫心急如焚,最后在天地灵气的指引下,背着兰馨左拐右拐乱撞了一阵,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山洞。
  先将兰馨放在洞口前的树下,叶枫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其实也是雨水,还有血水,顾不得劳累的他,尽量屏住急喘的粗气,警惕十足地提剑到山洞里转了一圈。
  这山洞挺宽敞但不深,有十几米的样子,洞口宽敞高大,因此里面的光线还算可以,里面没有狼虫虎豹,也没有水污,除了一块斜横着的大石板外,光秃秃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确认里面安全之后,叶枫才把兰馨背进了山洞。在那块大板石上将兰馨轻轻地放了下来,让她头向上,腿向下,身子躺顺,身上的雨水和着血水顺着石板就淌了下来。
  再看兰馨仍然人事不醒,学着影视小说里的经验,叶枫把手指放在兰馨挺翘的琼鼻下面,感受到了轻柔的气息,叶枫的心才放下来。
  叶枫喘了几口气,看着浑身是血的兰馨,知道必须得立即给她治伤,否则就有生命危险,但是自己对医术只通了六窍,那关键的一窍至今未通,无奈之下,叶枫只得再次唤醒了天地灵气。
  在天地灵气的指点下,叶枫仗剑到山洞外冒雨找到了两株草药,带回山洞,在雨水中净了手,轻轻地把兰馨的胸口扒开了。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尺度看女孩的胸,古典美女的胸衣他不感兴趣,何况此时还沾满了血污。
  可是当那一片雪白和鼓荡的起伏令进入叶枫的视线时,叶枫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浑身的血液也不安分的奔腾了。
  叶枫咕咚一声吞咽了一下口水,双手哆嗦着再往下扒时,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显现出来,让叶枫意识到这是个病人,脑子也冷静下来,要不然叶枫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把持住原始野性的冲动。
  叶枫不敢耽搁,到了洞外在雨水中把双手的血污冲洗干净,然后把草药连枝带叶在嘴里嚼了起来,一时把这货苦得五官皱成了包子。
  等嚼成糊状后,叶枫小心地把它涂在那道伤口处,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扯下几条来,笨手笨脚的他忙活了好一阵,总算把兰馨的伤口包扎好了。
  又到外面捧了两捧雨水,慢慢滴入兰馨的竹唇中。
  忙完这些,叶枫才觉得累坏了,他倚在石壁上,上下眼皮直打架,浑身像散架一样,他迷糊了一阵,再睁开眼时,洞中的光线暗了下来,可兰馨还没醒来。
  叶枫知道天快要黑了,看来今晚只有在这里过夜了,幸好现在是夏秋之交,不用怕冷,但是没火、没食物,怎么生存?一想到食物,叶枫肚子里开始咕骨咕骨地提意见了。
  首先得有火,湿衣服得烘干,然后等兰馨醒来后,再出去摘些野果或者弄些野生动物什么的以解决吃饭问题,这恐怕是明天的事了,今晚只有委屈一下肚子了。
  想到这里,叶枫试着在兰馨身上摸了一遍,谢天谢天,找到了个火折子,一打竟然着了!
  叶枫喜出望外,把火折子收好,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叶枫到外面寻找枯枝枯叶,突然,一只兔子进入了他的视线。
  叶枫一喜,天助我也,今晚不用饿肚子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