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混沌大至尊 > 第四十九章 意志的对抗

  第二日
  华夏交流大会,已经热热闹闹的开始了。虽然在昨天的时候,一个叫做江林的无名小子大放异彩,可是对于众多的江湖中人来说,这也仅仅是一朵浪花罢了。毕竟,正式开始的华夏交流大会,才是众人此行的目地。
  而此时在华老的房间之内,却是只剩下了还在昏迷的江林,以及在旁屋喝茶的华老了。
  “这小子的身体真是奇怪!受了这么重的内伤,居然自己就慢慢的复原了,搞不清楚啊!”
  回想着江林那奇怪的伤势,此时正在喝闷茶的华老,也是一阵匪夷所思,实在想不出什么名堂来。
  而此时,只见之前负责为江林诊治的济世堂秦明寒,也是来到了屋中抱拳道:“华老!我为江贤侄复诊来了。”
  虽然说是复诊,可是秦明寒也明白,对于现在江林的伤势来说,他也帮不上什么忙。除了观察一下江林的伤势有没有恶化的危险之外。更多的,就是对于江林体内的那股神秘气劲好奇罢了。
  “秦兄不必客气,昨日还要多谢秦兄了。”华老笑着客气道。
  虽然华老在江湖上的地位很是显赫,可是对于常人来说,他却从来没有摆过任何架子,很是平易近人。对于这一点,江湖上的许多人都有共识。
  如此情形,自然是让原本紧张无比的秦明寒,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稍后抱拳道:“华老妙赞小老儿了。其实说到底,我也并没有帮上什么大忙,实在是有些汗颜。”
  “秦兄不必如此,你能在众人睽睽之下,勇于站出来为江林诊治,这就已经值得我华青云佩服了。要知道,当时那些人之中,可是还有好几个名医混夹在其中的,可是那些家伙呢?哼!”
  说到这里,只见华老也是一阵气愤。显然,对于昨日那些人的见死不救、明哲保身,还是很是不满的。
  “晚辈实在是汗颜!”
  见华老这样说,秦明寒一叹。说实话,昨天那种场景,秦明寒现在回想一下,都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毕竟,他那样的举动,很显然已经折了许多江湖上名医的面子了。那些名医故作深沉摆架子也罢,不愿出手趟浑水也罢,总之最后秦明寒的出现,已经让的那些人很不爽了。
  毕竟,如果秦明寒不出现的话,华老等一些江湖上的名宿,还是能发现他们的。到时候,只要推诿客气一番,再让华老等人的邀请求助一下,就算最后救不活江林,可是他们自己的名声还是会得到显著提高的。
  可是当时秦明寒的出现,很显然,已经打翻了他们的如意算盘了,这如何让那些人不怒。
  “那些人,只是一群追求名望的家伙罢了,他们不配做一个医生。爸,你不必在乎这件事情。”
  见自己的父亲秦明寒如此,旁边也跟着来的英俊青年人,有些气愤的说道。
  “不得无礼!”闻言,秦明寒眉头微皱道。
  “哦?”
  听到眼前这位英俊青年人的不忿,原本和秦明寒说话的华老也是一阵好奇。不过稍后,在看了一眼眼前的青年之后,却是忍不住转头对着秦明寒笑道:“秦兄,你这招瞒天过海的本事,可真是高明啊!”
  “呃。。”
  闻听此话,只见秦明寒和旁边的英俊青年人同时一愣。稍后,秦明寒便无奈的苦笑抱拳道:“被华老看出来了,不好意思,还请华老理解我们的苦衷。”
  稍后,便是转头对着身边的英俊青年人说道:“雨玲,还不赶紧给华老前辈行礼。”
  见自己的父亲这样说,旁边的英俊青年人稍微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行礼道:“小女秦雨玲,见过华老前辈了。”
  “哈哈。。理解理解!”
  看到眼前的这对父子,不对,应该是父女二人,华老也是一笑表示理解。稍后,便陪同秦明寒他们,一同来到了江林的房间。
  不过,当秦明寒为还在昏迷的江林复诊完之后,却是忍不住的喜道:“江贤侄的伤情,居然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照此推算,只怕今天晚上的时候,他就能醒转过来,真是奇迹啊!”
  “此话当真?”
  闻言,旁边的华老也是一阵喜悦。随后,也是忍不住的上前仔细查看起来。
  “果然,这小子还真是奇了啊!”
  稍后探查了一下的华老,也是一阵惊奇的自语道。
  “怪物!”旁边的秦雨玲小声的嘟囔道。
  “哈哈。。说的对,这小子就是一个怪物。”
  听到了秦雨玲的嘟囔声,旁边的华老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只让的秦明寒苦笑连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女子秦雨玲总是和江林不对路,每次和江林接触的时候,都是抵触的不行。对于这一点,秦明寒也说过秦雨玲,可很显然效果甚微。
  而随后,众人又是一阵仔细的查看之后,也便全都离开了江林的房间。毕竟,现在江林的状况还不是很清楚,虽然在向着好转的方向行进,可还是担心过多的吵闹,会对现在的江林造成影响。
  而此时,正在床榻上昏迷的江林,意识海中却正在进行着一场痛苦的较量。
  “可恶,那把神秘的邪剑,虽然被自己的纯阳真火焚毁了,可是它那股滔天的杀意,却是将我的意识之中,所隐藏的杀戮本性成功引动了,这该如此是好?”
  此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江林,正在自己的意识海中苦苦支撑着。没办法,自打江林的意识苏醒之后,就完全不受控制的,开始遭到了自己杀戮本性的攻击。
  这很好理解,杀戮本性,是每个生物体内都具有的本性,平常的时候,或许因为种种原因的束缚,会选择蛰伏和隐忍。可是,只要当受到某种巨大的杀戮诱惑之时,这种平常蛰伏着的杀戮本性,就会被彻底的引爆。意志薄弱者,甚至由此成为一个杀戮机器,都是有可能的。
  而江林之前所焚毁的那把神秘的邪剑,就是引爆江林体内杀戮本性的诱因。
  “去杀戮吧,杀光天下人,杀光一切忤逆自己意志的人。快意恩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岂不快哉!哈哈。。!”
  只见,一道道极具诱惑的话音,在江林的意识海中持续循环,在不停的侵蚀着江林的意识本性。
  “滚!”
  感受着意识的暴动,苦苦支撑着自己的意识不被侵蚀的江林,忍不住大骂道。
  “可恶,没想到自己的杀戮本性居然这么强烈,怎么会如此,我的骨子里,难道真的是一个只会杀戮的疯子吗?”
  强忍着那股巨大的诱惑,江林的意识也不禁对自己产生了疑问。
  “啊。。”
  但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林的意识也是越来越脆弱,虽然已经苦苦抵抗了,可是和极具诱惑的杀戮本性相比,显然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不能!我不能被杀戮本性吞噬。凭什么要杀光天下人?凭什么要灭尽苍生?那是畜生才会做的事情,我江林就是死,也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意识已经千疮百孔的江林,也是拼了所有的意志,在咬牙死死的坚持着。
  在江林的认知当中,那种只会杀戮,只会追求自我的家伙们,一直都是江林所看不起的。稍不如意就杀人,稍不如意就报复,仗着自己的能力强大,肆无忌惮践踏别人的尊严和生命,这样真的好吗?我们是人,是一种有道德、有认知事物对错能力的生物。如果世间的生灵,都是一味的只知道杀戮,那这个世间会成为何种情况?就算你喜欢这样的环境,可是你的亲人朋友呢,你的孩子呢,他们难道也喜欢这种环境?只要身在这个红尘当中,就得遵循这个红尘的规矩,岂能事事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事,那是懦夫,那是自私自利之人才会干的事。
  “不要在挣扎了,去按照你自己的本心去做事吧!你的本心就是喜欢杀戮,哈哈哈。。!”
  这道极具诱惑的杀戮本性,仍是在不断地侵蚀和诱惑着江林的意识,显然没有放弃的意思。
  “我的本心?正因为我得本心之内,有你这样的污垢,所以我更加不能按照自己的本心去行事。修仙所谓何事?不就是去伪存真,一点点剥离你们这些本心吗?你,充其量也只是我得一股欲望罢了,也敢说是我得本心。给我滚!”
  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江林已经是拼了命了。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被这股杀戮本性所侵蚀的。
  “我江林就是身死道消,就此消散于人世之间,也定不能被杀戮本性所侵蚀,一定!”
  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志的江林,此时此刻,也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不过,也就在江林抱定必死之志、完全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以后,那原本被侵蚀的千疮百孔的意识,却竟然慢慢的聚合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起来,江林的意识海中还是以杀戮本性为优势,但是这些暂时聚在一起的不屈之意,却竟然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开始变得朴实无华,开始变得生生不息。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4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