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混沌大至尊 > 第三十八章 丹成

  一日后,神流门
  “刘云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这招借刀杀人的手段可不算高明!”
  此时,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道袍,脸色阴郁的中年男子,正拿着手里的浮尘指着另一个人呵斥道。
  “黄兄,我想你误会了我得意思。还是那句话,我现在身为那个里面的成员,真的是不好亲自出手。要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费这么大劲,让那个杂种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呢?你好好想想。”
  被称为刘云之的中年男子,脸色也是很不好的解释道。看得出来,此刻这两人的心情都很差。要不是互相都认识的话,只怕现在早就已经斗在一起了。
  “休得狡辩。我那弟弟黄星,要不是为你刘家卖命的话,又怎么会死在那个小杂种的手中,这笔账你刘家怎么算?”
  原来,这就是那位神流门的掌门黄天海,也就是死在江林手中的那位黄星的亲哥哥。
  “还是那句话,我们愿意出一千万,算作是对于黄星老弟的安葬费了。说实话,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刘家也是不愿意看到的。而且现在,甚至就连我刘家的孙儿刘铭,也是已经死在了那个杂种的手中,我刘家不比你的损失小啊!”
  看得出来,这已经刘云之的底线了。毕竟这次前来神流门,也是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些准备了。
  “一千万就想揭过我弟弟的死吗?刘云之你打的如意算盘倒是好,你真以为我黄天海,也是那种没有脑子的蠢货吗?你自己都说那个小杂种,现在已经是你们那里面的人了。可现在,他既然已经做下了这么多的恶事,那为什么你们的高层不下令逮捕于他?说白了,那还不是上面有人在保着他吗,而且据我猜测,那还一定是一位大人物。要不然的话,我可不相信你会好心的跑到我这里来。”
  这神流门掌门黄天海,显然也是早已看透了这件事情的本质。虽然这心中也是很想弄死江林,以告慰他弟弟的在天之灵。可是弄死江林事小,可要是真的惹得背后的那些大人物动怒了,只怕他神流门上上下下,也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听到了黄天海的讥讽,这刘云之的心中也是一阵恼火。不过稍后忍了下情绪之后,也是继续耐着性子说道:“那你想怎么办?难道就真的放任那个小杂种逍遥法外吗?你可要知道,你弟弟黄星,可是连一点遗物都没有留下,全都被那个小杂种烧的干干净净啊!”
  “不要再说了!”
  听到这刘云之的劝说,黄天海的心里也是莫名火起。虽然他也清楚,这是刘云之的激将之法,可是这件事情如果选择出手的话,那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些。
  “三千万!只要你出手击毙那个小杂种,我们刘家不但会替你做掩饰,更会将安抚金提升到三千万。”
  见眼前的黄天海不为所动,这刘云之也是咬着牙说道。
  “三千万么?”
  说实话,在听到三千万的数字之时,原本还想着暂时隐忍的黄天海,也是真的有些心动了。三千万啊,对于一个没有经济来源的武者来说,这真的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不过,当一想到将要面对的恐怖报复之后,咬了咬牙后说道:“五千万。如果能赔偿我们五千万的话,并且现在就给的话。那我现在就答应此事。”
  见眼前的黄天海狮子大张口,那刘云之咬了咬牙,脸色愤怒的盯着黄天海看了一阵子后,也终是点头道:“好!五千万我答应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做的干干净净,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这你就放心好了!”见刘云之答应的了此事,黄天海也是一阵心惊。忍不住想道:“五千万啊!正好在接下来的华夏交流大会里,换取一些需要的东西,简直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老弟啊,虽然你我兄弟本就不合,可是你这次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放心,我会替你报仇雪恨的。”
  而此时的刘云之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五千万对黄天海来说数额很大,但是对于整个刘家来说,也无非就是九牛一毛罢了。花上九牛一毛的代价,替刘家铲除一个大威胁,这还是很值得的。
  稍后,只见刘云之要了黄天海的银行账号之后,就拿起电话说了一阵。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黄天海就收到了转账通知了。
  “希望黄兄不要食言啊!”看着眼前略显兴奋地黄天海,刘云之也是阴着脸提醒道。
  “你放心好了,就算不为你刘家着想。可是为了我的弟弟,我也定会弄死那个小杂种的。”黄天海信心十足的说道!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你出的起价格,就一定会有人替你卖命的。
  ……
  此时的江林,正在一遍遍的尝试着炼丹的手法。多次的失败,已经让他的药材只剩下最后的二份了。
  “可恶,好几次都差点成功了,可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很显然,江林在之后的几次尝试之中,虽然取得了一些提升,可还是没有成功的炼制出丹药。甚至江林都不禁怀疑起了秦雨玲,认为是这个女人在药材里面搞了鬼才这样的。
  半个小时后
  “嗡~~!!”
  “我就不相信我炼制不出来。”
  此时,只见已经冷静下来的江林,也是开始了又一次的炼制。这一次江林显得无比认真,无论是手法的转换,还是法诀的施展,江林都做的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很是自然。这已是倒数第二次尝试了,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天,要是还不成功的话,只怕这次华夏交流大会,江林去不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毕竟手里没有任何资本。
  “快要成功了!”
  此刻,看着手掌中那枚渐渐成型的丹药,江林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是快要炼成了。不过,也就是江林刚刚放松的这个关口,只见那原本已经成型的丹药,却开始剧烈的抖动。
  “怎么回事?”
  “嘭~~!!”
  稍后,只见还不等江林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枚刚刚成型的丹药,便碎成了粉末被纯阳真火燃烧殆尽了。
  “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药材有问题吗?”
  看到这一幕的江林,也终是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起来。这都已经尝试了九次了,可为什么每次一到紧要关头,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呢。
  “不对,紧要关头?莫非是。。”
  只见,此时正在生闷气的江林,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瞬间便呆在了当场。
  “嗡~~!!”
  稍后,只见江林不做任何表示,随之就又是点燃了纯阳真火,开始最后一份药材的炼制。
  一时间,只见这次炼制丹药的江林无喜无悲。不管中途那丹药出现任何状况,他都是古井不波的埋头炼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做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一样,成也好,败也罢,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协调。
  “嗡嗡嗡~~!!”
  直到最后,当手里的纯阳真火内部,出现了一枚快速旋转的金色丹丸之后,江林才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收~~!!”
  只见江林又是一阵法诀打出之后,那原本在掌中跳跃的纯阳真火,也是慢慢的消散开来。只留下了一枚金色的丹丸,还在那里不停地旋转,一直等过了足足一分多钟后,它才算老老实实的停在了江林的手中。
  “驻颜丹,我终于是炼成了!”
  看着手里的这枚金黄色的丹药,江林也是感慨颇深。不是药材的缘故,也不是人家秦雨玲对药材搞的鬼,一切的一切,都只怪自己的心境太差罢了。回想这几次的失败经历,几乎每次都是在快要完成的时候,自己放松骄傲起来。只要这种情绪一出现,无论是手法的连贯性,还是法诀的施展,多多少少都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而也正是这些微妙的影响,却足足影响到了整个炼制过程的成败。
  这就像龟兔赛跑一样,不要以为自己是只兔子,在快到终点的时候就放松警惕,觉得自己稳赢。越是这样盲目的自信,只怕到最后的结果却往往以失望而告终。
  “呼!!”
  也是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紧绷了一天多神经的江林,也终于放松了下来。炼制成功了,还有什么感觉,能比做一件事情直到最后成功后的感觉更爽吗?
  江林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之中,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开心,心里更是忍不住想道:“等会儿,我再去买些“煅骨丹”、“天毒丹”的药材。这次华夏交流大会,我一定要赚他个盆满钵满。以后这些丹药可是我江林独有的,他们就算是得到了也别想炼制成功。”
  对于这一点江林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纯阳真火这种高级货,也只有修炼了《伏魔天功》的江林才具有。最起码,这凡间是江林独此一份,别无二家了。
  一时间,只见收好了丹药的江林,也是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忍不住的就开始了意淫起来。毕竟,这些丹药是真的面世的话,那场面可真的是不可想象的热闹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4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