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太古魔仙 > 第十章:人的名,树的影!

  一路平静,只不过当林逍准备回到自己房屋时,就是隐隐间感觉到了不安。
  加快步伐,很快林逍就是看到大双小双有些急切的站在自己房门前。
  “大双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走了过去,林逍立即问道。
  “少……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一旁的小双,眼眶湿润,竟是差点哭了出来。
  林逍皱起眉头,看去大双。大双的情绪还好,毕竟她身为小双的姐姐,心理上自然是更为坚强一些。
  “少爷,主人被赶出来了……”大双一字一顿道。
  咔嚓!
  林逍脸色一沉,双拳握紧发出咔咔之声,眼睛有些丝红,问道:“告诉我,怎么回事。”
  从来没有见过林逍发过这么大的火,大双和小双都是微微一愣。
  这在以往虽有,可更多的是无奈。现在她们不知为何,见到林逍这幅模样,竟然心中有了很多的安定。
  “因为少爷你上祭坛获得仙印,把祭坛提前了开启,所以主人她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其中一条便是卸去客卿长老之位。”大双缓缓开口。
  “继续往下说。”林逍相信事情不仅仅那么简单。
  停顿了半响,大双轻声开口:“是周泰他们……”
  话音一落,顿时间林逍气势扩散,形成轰鸣之声,让两女骇然中,倒退了数步,差点摔倒在地。
  大双和小双两人都懵了,她们愕然中,林逍已经远离,朝着灵霄宗宗门而去。
  “不好!主人说不要让少爷前去的。”小双急道。
  “都怪我这张嘴。”大双暗暗咬牙,可她很快便想到了一些办法,虽然这办法只能司马当活马医。
  带着小双,并没有前去灵霄宗宗门,而是去找吴贵和秦飞了,只不过路程面对两个凡俗女子来说,还是远了。
  途中,林逍并没有被冲昏理智,他眼芒散发腥红,身体周围有着丝丝黑气溢出,可却没有再开启那种状态。
  来到了灵霄宗宗门,林逍徒步走了上去,大门并没有任何的守卫。
  有的,只是灵霄宗大门处,对不是灵霄宗外门弟子意外的排斥之力,这种力量,根本就不是林逍可以抗住的。
  所以,当他踏上阶梯的一瞬,顿时间宛如有着巨山压下,让林逍背一弯,身体砰砰声中衣服崩溃,鲜血流出,嘴角溢出血液。
  林逍知道以现在的实力,无法上去,所以就在他准备动用逆鳞剑的时候,忽然间他的身体被一股大力柔和的推到了外面。
  随后,便是那之前在祭坛上的青衣老者,带着李瑶出现在了林逍面前,在青衣老者眼牟中,看着林逍的时候,神色之中有着赞赏之意。
  “逍儿。”李瑶唇口有些微颤,看着林逍那副残破流血的身体,她的心在痛。
  “师尊,我没事的。”林逍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眼牟异常冰冷的看去那上方的周氏兄弟。
  只不过此景,并不是以这周氏兄弟为首,而是一个白衣青年,手中轻抚折扇,他嘴角挂起笑意,眼神看着李瑶的身体时,内涵异样之色。
  看到林逍竟然看向这里,周岩冷笑一声,朝着这白衣青年抱拳微拜,道:“柳师兄,眼前这小子就是李瑶的徒弟了。”
  “噢?”被称为柳师兄的青年,微眯双眼看去林逍,不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小白脸啊。”
  “柳白,你有什么事冲我来,我已经不再是客卿长老,以后……”李瑶咬牙开口,这柳白对她有意思,她何尝不知,只是对方的修为是玄灵二灵境。
  乃外门十大强者之一排行第六的柳白,自己这个客卿长老不过是虚有其表的一个称谓而已。
  还没等李瑶说话,林逍脚步以上前,摇了摇头,轻声道:”师尊……以后,我们不会再求人。”
  不知为何,看着林逍的目光,李瑶忽然觉得多年来压抑的心,仿佛被分担了一些,竟下意识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一幕很奇怪,师徒关系的两人面对站着,徒弟却是比师傅更为坚强。
  而李瑶心中更多的是欣慰,多年来在自己羽翼下的少年,终于是开始有了锋芒。
  转过身,林逍的脸色恢复平静,淡漠的看去柳白时,嘴角露出冰冷的笑意,这笑意让柳白心中隐隐不安。
  可他却没有太多的在意,冷哼一声折扇一挥,一道浑厚的灵力波动压向林逍。
  柳白他要让李瑶看明白,自己比这小子多优秀,林逍在自己面前只不过随意揉捏的柿子罢了。
  李瑶急了,眼看那攻击就要打到林逍身上,她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冲上前去要帮林逍抵挡。
  只不过,却是被林逍的手臂给挡住,他嘴角的笑并没有消散,反而更浓。
  柳白等人冷笑,周氏兄弟一愣,随后觉得这林逍真是傻了。
  一个玄灵二灵境强者的攻击下,林逍竟然选择正面抵挡!?
  哪怕这道攻击是随意,只有柳白三成之力,可林逍毕竟只是玄灵境初期!
  这在所有人看来分明就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只不过,让他们无法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林逍的身体上,出现了黑色波纹,在那道攻势打在林逍身体上时,他抬头一吼,其身后竟是出现了一头虚影蛮象。
  这蛮象低吼之中,大脚向前一踏,也是那道灵力冲击过来时。
  波动散开,蛮象崩溃,那道攻势直接被林逍以肉体之力与蛮象之影,生生倒退数丈后,扛了下来。
  还没等众人反应回来,林逍和李瑶缓缓离开。
  那血色的背影,甚至有些踉跄的身体,仿佛普通人随便一击就可以打倒的林逍,却是深深的映在了柳白与周氏兄弟等人眼中。
  “人的名,树的影!记住我林逍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以后将是你们的噩梦!!”
  林逍一字一顿开口,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句话如同隆冬的冰寒,刺激到了每个人的身上,柳白脸色阴沉,紧紧的捏着折扇。
  他没有在意林逍为何能以那种修为抵挡自己的一击,甚至也没有去在意后面那句带有威胁的话。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柳白咬牙,他冰寒的瞳孔里,倒映着刚刚李瑶关心急切扶着林逍的样子。
  只不过,柳白万万没想到的是,林逍的那句话,但凡说出,就证明他已经真正的怒了。
  魔一怒,天地颤!
  青衣老者若有所思,觉得林逍更有意思起来,那脸色之中竟是带着一丝期待之意。
  周氏兄弟,他们两人则是被刚刚的一幕所震撼,一个在几个月前还被自己认为废物的人,现在竟然成长的如此迅速。
  这不由让周泰和周岩心生秋意,这一次他们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当年那个林逍,似乎回来了。
  “这小子身上有不小的秘密,看来得叫家族动手了。”周泰和周岩心中下了决定,哪怕要付出一些代价让家族动手,他们也绝不能让林逍再继续成长。
  因为他们不敢去想,一个恢复了实力的林逍,有多么的可怕。
  并且,还是现在这种带着煞气的林逍。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家族现在情况并不是很好……
  回到山下的房屋,林逍立即被李瑶扶进了房间,躺在了床上。
  没有怒斥,也没有任何的脾气,李瑶竟然如同西边升起的太阳般,服侍着林逍那虚弱的身体。
  这一幕被后面迟来的吴贵和秦飞看到,如同刷新了世界观。
  “瑶姐竟然会服侍人!”
  这句话一出,大双和小双连忙退开,林逍干咳一声眼一闭。
  只见李瑶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对着吴贵和秦飞笑道:“怎么,要不要我也服侍服侍你们两人?”
  说着,李瑶两只拳头按了按,传出咔咔之声,让吴贵和秦飞满头冷汗,连忙摆手道:“不……不用了。”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林逍享受吧。”
  “就是啊,我们又不是病人,怎么好意思呢?”
  “啊!怎么就打了,我还没做好准备啊!!”
  最后,两人还是被李瑶亲切的拳头“服侍”了一次,这种氛围让林逍不知是什么情绪,可却让他很开心,不知觉中竟然睡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