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57:进入准备状态

  徐城说道:“我没钱。”
  沈瑶微微一笑:“我有。”
  徐城:“我没权。”
  沈瑶:“我让我爸给你。”
  徐城:“我长得不是很帅。”
  沈瑶:“有男人味懂得体贴我就行。”
  徐城:“我恐怕给不了你物质上幸福。”
  沈瑶:“我需要的是精神上的。”
  徐城叹息一声:“你说得这么好,我怎么感觉像是一个坑?你让我考虑一下吧。”
  然后他就站起来准备出门了。
  沈瑶瞪大眼珠子嚷道:“徐城你个王八蛋,你这是去送死知道吗?”
  她知道她的演技太过于浮夸说得连鬼都不会信,干脆劝他说道。
  徐城不在乎的转过头来冲二女留下一个笑容:“那天你们会去看吗?”
  沈瑶刺激他说道:“去啊,干嘛不去,我还买了地下拳坛的外/围,买那北门门主赢,你知道有多少人直接不看好你吗?门主的赔率虽然只有1.2,你的赔率是12!”
  “我次奥。”徐城瞪大眼珠子。
  冉静哼道:“北门门主过去的时候就是一个狠角色,如今估计有五十多岁,人愈发懂得内外兼修,宗师可不是白叫的。了解他过去的人光是北门创始人这一点就足够很多人完全不看好你。你的资料人家地下拳坛也打听过了,没有任何履历,如果不是你网络上单挑北门50个门徒的视频在外,估计很多人包有侥幸的心里都不会买你赢。”
  沈瑶附和道:“就是,冉静听到风声说,连警署那边都对你没信心。”
  徐城叹息一声,走进房间里把房产证还有他的存款全都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说道:“沈瑶,那你也帮我买一点吧。”
  沈瑶挑眉:“买了以后烧给你吗?”
  “不是,我不知道渠道,你让人给我估一个价,然后全部去黑市拳坛买这次的外/围。”徐城道。
  沈瑶拿过房产证和存款,微微一惊:“可以啊,你居然还有这么多存款,这好几千万吧?这房产证是?”
  沈瑶看了看整个房产证,猛然抬起头:“这栋大厦是你的房子?”
  “不然我怎么可以打通最高这层为所欲为?”徐城道。
  冉静拿过房产证一看,也是吃惊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也是租客,怪不得那家物业那么强势要赶我,原来你才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可以啊你,这栋楼少说值好几个亿吧。”
  徐城讪讪一笑:“以前我爸给我留了点钱,回国以后我就投资了好几个地皮,运气而已。”
  沈瑶咋舌:“这估值应该有七八亿,就算押北门门主1.2的赔率,也能赚到1.6亿啊。徐城,你想好了这些钱你死了给谁打理?你有没有什么亲戚或者女朋友什么的?”
  徐城一头黑线:“谁跟你说去买北门门主的?去买我赢。”
  沈瑶双眼呆了呆,一脸‘你特么逗我?’的表情。
  “你要送钱也不能这么送啊,还不如捐给慈善机构什么的。”冉静劝他道。
  “别管了,拿去给我买自己赢,全押了。你确定黑市资金能拿回来?”徐城啥都不担心,就担心这资金通过不正规的黑市能不能拿到。
  “能,地下钱庄什么不多,就流动现金最多。他们每年为多少大企业公司提供洗钱偷税工作,所以这点资金他们还是拿得出手的。你要是真打赢了,钱你就别管了,我有渠道可以帮你要回来。”沈瑶得意道:“也不看看我平时飞来飞去什么人没见过?我的国际专线人脉我爸都自愧不如。”
  冉静干巴巴的说道:“现在重点是他能打赢吗?”
  沈瑶一愣,骂徐城道:“你这么去送钱不如直接送给北门门主作为道歉还能换条命算了。姐可以保证让你有继续追求我的名额。”
  “追求你就算了,我很忙,我的人生已经够绝望了,算上你的话,我会崩溃。”徐城道。
  沈瑶差点没掀起裙子撩起粉拳就跟他比划比划。
  “你信不信还没等北门门主打死你,本小姐先让你死?”
  徐城把文件和存款放下以后站起来道:“这两天给我需要好好准备,你一定要买我自己。”
  然后徐城就离开了,坐着电梯离开了。就在他到了一楼走出电梯的时候,和戴着帽子和墨镜身材高挑的林初雪擦肩而过,林初雪刚好进入另一扇电梯里。
  等林初雪直接来到顶层按了按门铃的时候,过来开门的是沈瑶,见到她就一脸苦笑:“打电话不行吗?非要面基?”
  林初雪不好直接说‘我是来找徐城的’,而是嗔道:“我无聊嘛。”
  然后她走进了客厅后,见到了冉静,打了个招呼,然后环视了四周都没见到徐城,她假装有意无意的问道:“那个好心的民警哥哥没在吗?”
  沈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水果刀和水果削着,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民警哥哥要去为民除害、英勇就义了。”
  林初雪问:“他走了吗?”
  沈瑶点点头:“刚走一分钟,你两没有遇到吗?”
  林初雪愣了一下,这时候她很想转身追出去,但是怕这两人误会。她只能坐在这里说道:“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谢他,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带了一些签名CD还有写真送给他。”
  “这两天估计是不会回来了,三天日期就到了,你要是想要感谢他,去现场跟他说吧,也许那将是你见到他的最后一面。”冉静苦笑一声:“这固执的家伙,劝也劝不动。”
  徐城再次来到测力器那家俱乐部的大厅准备办理次卡的时候,前台服务员对他说道:“次卡的用户需要交一千块的押金。”
  徐城:“为什么?上次我记得不需要啊。”
  服务员苦笑一声:“上次就有一位次卡用户打爆了我们的设备,老板没地方找人赔,所以现在特别规定,我也没办法,您押金可以退的。”
  徐城一头黑线。汗颜的还好这服务员没认出他就是那个打爆机器的罪魁祸首。
  施文斌和他那兵二代兄弟在哑铃区域抬着哑铃做肌肉训练,施文斌看到徐城进来以后,瞪大瞳孔。
  是他!
  那个怪力乱神的猛人!
  那个一拳打爆了测力器的猛人!
  当即,惊呆的施文斌手里的哑铃下意识的就没拿稳掉下去砸到了同伙的叫上发出惨叫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