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55:签下生死决

  徐城道:“不知道。”
  因为假设宗师保守在B级别实力的话,谁知道那个门主会不会是宗师中的宗师。在没有交手见面以前,徐城确实没有把握能够全面战胜压制他。所以他如实道。
  局长沉吟了一下后说道:“现在警署给你两个方案,你可以拒绝应战,警署会全力保你无事。想必北门四门也不会对你乱来。”
  徐城道:“那北门依旧不会解散是吧?”
  局长点头:“对,可惜的就是原本可以兵不血刃让北门解散,但组织从来不会强迫一个人去做他没把握的事。这次喊你来只是想要问问你有没有把握而已,没有的话,警署保你,你可以选择避战。”
  “我没办法避战。”徐城摇头着正眼看着局长道:“箭在弦上,不得不拔。”
  “但你有把握吗?”局长看着他。
  徐城两眼坚定的回馈他的目光后道:“我想成为神兵而不是麻烦。”
  局长笑了笑,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挑战书,这就是生死决!
  “这是北门门主派人发到总局的挑战书,本来没人会搭理他的,不过他愿意配上整个北门的资源,如果他输了愿意亲手解散了北门。市领导的意思是能争取就争取一下,不过主动权还在你这里,你确定想好了?”
  徐城点了点头:“局长,那北门门主真有能耐可以解散了北门?”
  局长点点头:“这个老家伙一手培养出来的众多弟子和门徒都是好勇斗狠之徒,这帮人才是北门的核心,但他们全都对于门主而言有知遇之恩,所以解散权门主一个人说了算。”
  “好!”徐城忙道:“我应战!”
  局长严肃的看着他把生死决推过去:“想好了就自己签字吧,但生死决顾名思义会有什么后果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输就意味着牺牲。”
  徐城思考了三秒后,直接拿起笔在生死决上签字画押。
  “现在挑战时间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你需要多长时间准备?”局长问徐城道。
  徐城想了想以后:“三天!”
  “确定?”
  徐城点点头。他需要三天时间来好好检查或者查找自己体内的最大潜力,三天时间足够他梳理身体的状况了。
  “好,那我这边就代表警署把这份应战书发给北门的人了。”局长收好了生死决后对徐城说道:“这三天你只要专心准备决斗的事情就可以,你们所那边我会打招呼。有任何训练场所尽管和外面我的秘书说他都会满足你。”
  说完,局长站起来拍了拍徐城的肩膀道:“好好干,派出所那块小庙容不下你,但我这里可以给你舞台。”
  徐城咧嘴一笑,点点头,敬礼:“是。”
  然后他走出了办公室。
  等徐城走后,局长这才拿起电话给第五军区的教官好友打去了电话询问。
  “喂,徐城应战了,你现在准确的告诉我,他到底能不能打得过北门门主?你对徐城了解,我不了解啊。”电话一大通局长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那头徐城的军营教官骂咧咧的说道:“你还真让他应战了?我说老刘你我是让你照顾好我的学生,你妹的你是坑他啊?”
  刘局长苦笑一声:“我也苦逼没办法啊,市委投票全都想要采取保守兵不血刃的办法来拿下北门,我也没逼着徐城非要打,他自己答应了,字都签了,你现在告诉我,他有多少胜算?”
  “以前我敢说百分百,不过现在我实在不想泼你冷水。”电话那头徐城的教头叹息一声:“这小王八蛋也真是不安分,一去就搞事,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以前的徐城了。”
  “他现在的实力有问题?”刘局长问。
  “问题大了!”教头叹息一声:“他之前的实力有国家级的A单兵实力如今下降到了C级,仅次于普通人D级高两个境界而已,你说他能打得过那个门主?”
  刘局长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我说你这人就不能帮衬点?我把人托到你那里就是愧疚于他,老实说他的实力按照研究院那边发过来的报告是没办法再恢复了,这些话我不能告诉这家伙,所以亏欠他才把他送到了大城市尚城镀金算是上面对他这些年为部队做出贡献的补偿,这才不到一个月呢,你就让他生死决?老刘,他要出了问题我特么提刀跑尚城去砍死你!”
  刘局长咽了咽口水:“干,原来你骗我,还说什么送一把神兵利器过来,我次奥啊,我还在市委面前怂恿全票通过这次应战的策略拿下北门的,那这次估计我也把自己给坑死了啊。”
  教头:“活该!诶,既然徐城已经签了,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冉静听到有人进来食堂议论:“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就在刚才那个徐城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他应战了!”
  冉静美目张大,放下盘子就立马转身走出了食堂。
  徐城还没走出总局就被冉静在停车场追上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活着特别难受想死啊?”
  徐城带着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回答道:“你怎么知道?”
  弄得冉静都不知道说什么话。
  “坦白说小时候我爸死的那天以后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未来的这些日子,如果不是想要知道内心的答案,也许我早不想活了。”
  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烟给自己点上以后,靠在墙角吸了一口,望着蓝蓝的白云道:“我从小单亲被父亲拉扯长大,因为家庭和环境导致我从小自卑和懦弱,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当兵吗?”
  他幽幽的说道:“因为我想让自己变得坚强,我要强大起来。所以,我在部队里就是一个喜欢故意剑走偏锋寻求突破的一个士兵,我能给予教官矛盾,但只要他允许我,我可以给他一份满意的答卷,我从来没让部队的战友失望过,这辈子我要活得对得起我父亲,让他泉下有知不用再担心我。”
  说完,他转过脸来看着一脸愕然的冉静道:“也许我能创造奇迹呢?”
  这句话同时也是对自己的遭遇说的,当那残次品基因注入体内摧毁了他的所有机能组织机构的时候,谁又会想到催生了他另一种天赋的潜力?
  冉静没说话,看着他的眼神,坚毅、深邃,感觉她说什么都是无力的,在那眼神一刻,她可以肯定几乎没有人劝得了徐城。但同时,她好像被说服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