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50:找场子

  晚上。
  徐城今晚不在开摩托车,改为开巡逻车。估计是指导员照顾到他现在有点四面埋伏的状况给他开巡逻车。
  刚巡逻不到半个小时,传呼机那边就听见有同事痛呼一声:“老王被人打了。”
  “在哪?”
  “北门这边。”有人道。
  徐城立马掉头开车飚了过去。
  来到现场,就看到路边停着几辆巡逻的摩托车,而三个同事正在搀扶着一个满头是血的同事。
  “先去医院。快。”徐城把他扶着坐进车里,然后开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到了医院,老王整个头还有身子都被包扎了一下。
  医生对徐城他们说道:“身上多处骨折,他背部脊椎可能还要留院观看一段时间,伤势算是很严重。”
  徐城皱着眉,他问跟随老王一同巡逻的另一个同事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同事也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反正就看到有两个女人在争吵,老王过去劝解他们,谁知道巷子里跑出来一帮人说老王非礼他们女朋友,然后不由分说就一阵痛打,我喊了其他区域巡逻的同事后跑过去,他们才散了的。”
  “真是无法无天了!”徐城咬牙。
  这时候,一个同事有点欲言又止的说了一句:“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跟城哥你有点关系。”
  徐城看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老王开的是你这几天开的摩托车。”这同事还是说了一句:“可能我想多了吧。”
  没想多,应该就是冲着徐城来的。
  “这帮混蛋。”
  徐城愤怒的推开病房进去跟老王问道:“你看清楚是哪些人动手的没?”
  老王整个头都包扎着,抬起头看向徐城道:“诚哥,这事算了。不管是不是冲着你来的,打都打了,我也认了,以后他们不找你的话,这事我给你抗下了。”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平时不得罪人,莫名其妙被西门的人打肯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听到那帮人临走前嘴里说了一句:“长点记性不要胡乱得罪人。”
  按照老王的平时低调的性子,他知道这帮人肯定是搞错对象了。因为他很少能会得罪人的。
  徐城不说话,但他内心里来自军人的痞气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是北门的人吧?”徐城问道。
  老王没说话,看着徐城,见他一脸坚决的样子。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四门如果会死早就死了,你的权利太小,玩不过的。”
  “玩不过就不去得罪,但不代表可以让他们来欺负人。”徐城哼道:“等着,这件事不能这么算。”
  说完,他走出去,医生在外面等他们付医药费。
  “你们谁付下钱。”
  “我付。”徐城拿出了钱包把钱都付了,毕竟这事跟他脱不了关系,而且这多处重伤对于老王来说不但冤,还要费钱,以他的薪资来说有点杯水车薪。
  徐城拿起自己的巡逻车钥匙就坐上车,然后打电话问冉静道:“你知道北门的总部在哪?”
  冉静有点意外徐城会问这个,怕他乱来:“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告诉我就可以了。”徐城道。
  冉静听他的语气有点冷,顿了顿说道:“北部开发区那一片夜总会都是北门的。四门里面也就他们还靠老本苟延残喘。”
  “好,多谢。我知道了。”徐城说着准备想挂电话,但冉静却连忙补了一句:“现在11点过了,不要去了。”
  徐城:“为什么?”
  冉静道:“你听说过旧街区吗?就在北门,那一片遗留下来的建筑一直保留过去的复古风的建筑群,在那一带民风特别彪悍,北门就从那里扎根崛起,虽然如今式微,但那一带一直是尚城最混乱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民警最好不要去那里巡逻干涉。那里政府多少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多数居住的全是以前的本地人,你也知道,本地人相当于是地头蛇。”
  徐城无语:“我也是本地人啊,怎么跟他们比好像我太高尚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只是去找几个人出来问点事情而已。”
  说完,徐城挂断了电话。依旧向着西门旧城那一片霓虹的社区开过去。
  所谓旧城就是没有翻新跟政府建造政策怄气的钉子户,这一片可以说因为有太多的问题少年让每个房地产都很头疼,已经有好几个地产商接手过这里,但北门的人就像狗皮膏药见谁就咬,以至于任何一个项目都做不起来地产商就败退了。
  这里的人大部分老人都是北门出来的,北门因为混得最惨,想要借着这里的地势做房地产起来,只不过政府养了一个南门了,哪里还会拉一把北门?所以北门的人很多老人守在这里横行跋扈,一旦动他们就牵扯到其他三门的缘故,政府也是很头疼。于是,这一片旧城更多的时候成了放逐之地的地方。
  徐城的警车准备进入旧城的地方,就有很多地痞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徐城摇下车窗,对路边站着像是暗哨的地痞问道:“今晚谁打了北区派出所的警察,麻烦你告诉他,让他出来一下。”
  地痞没理会他,自顾自的抽烟,吸了一口不耐烦的说道:“一边去,不要把车停在这里,这一片都是夜总会,有警察让客人玩得不舒服,你滚到旧城外面去。”
  “回答我的问题。”徐城脸色拉下来。
  “我说你特么有毛病是吧?听不懂人话吗?”地痞把烟蒂一扔就站起来双手揣进裤包嚣张的说道。
  徐城直接推开门用门扇撞开了他以后下了车,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怒道:“谁是北门话事人,让他出来!”
  刚说完,徐城发现他的身后以及他车的四周陆续围过来一帮北门的人。
  “放开他。”一个带着耳钉的人抽着烟靠过来命令徐城说着:“有什么事跟我说。”
  “一个小时前,谁打了北区派出所警察?”徐城问道。
  耳钉男愣了一下,摊开两手无赖的说道:“你既然不知道是谁打的,那你来做什么?没证据可别乱来抓人,警官,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