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48:磨死他们!

  尚城富豪区一栋别墅里,四个花甲一脸豪绅做派的富豪都在四四方方的泳池里靠在岸边有的吹着雪茄,有的喝着红酒,岸上有四位服侍的女人随时帮忙端酒捧茶。
  一个中年人随着几个保镖的陪同下走过来有点对四人恭敬的地下半个头站在岸边没吭声。
  其中一个老者身上稳着旧时期的刺青,名为青龙纹身。
  他瞥了一眼中年人,站在岸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负责为难徐城的三爷。
  青龙刺青的老者哼了一声:“秦无为那小子的伤怎么样了?”
  “脸部鼻梁骨骨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三爷禀报道。
  其他三个分别是朱雀、白虎、玄武刺青的老者顿时‘嘁’了一声。
  青龙刺青的老者抽了一口雪茄后幽幽的说道:“就算是当初所有警察包围赌场例行检查的时候都没有像昨晚那样被踩着鼻子欺负上门的。但是昨晚,就被一个警察有进有出的像话吗?”
  说着,老者愤怒的用燃着的雪茄直接往三爷身上扔过去,三爷丝毫不敢闪躲。
  “我们特么老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老者气得一拳就砸在红酒茶几上破洒了一片。
  “其他家赌场现在笑话我们,我们以前是什么?四门!昨晚有人用我们最纯粹的方式来打了我们的脸,你们特么到底在搞什么?一个人都搞不定?我留你们这帮废物做什么?啊!”
  三爷满头大汗的低着头没敢反驳吭声。
  “人查到了吗?”四个老者里面脾气相对冷静的老者问道。
  三爷赶忙回答:“爷,查到了。没有任何背景,就一个刚从军营里出来任职的片警。”
  青龙老者缓了缓一口气:“找人办了没?”
  三爷犹豫了片刻:“找北门人去办了,不过那边还没回我电话,不知道处理了没有。”
  现在因为北门混得最惨,所以他们还保留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路,也就他们私底下还干着这等勾当,不过有其他三门罩着,北门已经式微逐渐变成了三门的犬牙,负责办理黑暗肮脏之事。
  青龙老者瑶瑶手指头:“如果下次我还从其他人耳朵里听到这类事情再发生,你们可以去浦江喂鱼了。”
  三爷赶紧点头:“是,下不为例。这个家伙我们会处理干净的。”
  四个老者点点头:“这些年走来不容易,凡事得小心点。”
  这四人不管掌握着尚城市经济多大的命门,但警务那边对他们四个一直都是不屑一顾,碰了黑的,你就一辈子别想要把自己当成白的。越是在他们年纪大的时候,那些人就越盯着他们犯错,所以这四个人这些年愈发小心谨慎。
  三爷点点头。
  “下去吧,让秦无为出院以后到总堂受罚。”
  “是,我这就去告诉他。”三爷说完,躬身退了下去。等他坐上自己的奔驰轿车以后,示意司机开车。接着他拿出了手机给之前打招呼过的北门虎哥打电话。
  虎哥正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挂着点滴,他的手机一响,副手接了起来。
  “三爷?”
  “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三爷问道。
  对面虎哥的副手沉默了一下后道:“很棘手。”
  三爷蹙眉:“老虎呢?”
  “还在昏迷不醒。”
  三爷瞳孔微微放大:“怎么回事?”
  副手惊魂未定的说道:“那家伙绝对是个练家子,我们三十个精锐最能打的都没占到便宜,二十个趟医院了,三爷,这事恐怕暂时没办法帮你了。”
  三爷磨了磨牙:“好,我知道了。”
  副手挂了电话,床上的虎哥微微睁开了双眼。
  “虎哥,这么做好吗?”
  虎哥看向他:“想要命的话,就听我的。这件事我们插手最后只能是炮灰,到时候杀死警察的罪名肯定是我们抗,先不说能不能干掉他,真玩绝了,估计我们会先没命。那个警察绝对不简单。这件事告诉弟兄们,以受伤住院为理由不要牵扯进去,北门又不是只有我们这一堂,就让他们去做吧。”
  副手点点头。
  三爷挂了电话以后,问心腹手下司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丢了警务工作然后弄死他?”
  “搞臭他呗,如今是信息化时代,想要曝光一个人的陋习非常简单,到时候抓住他几个把柄举报不就行了。”司机呵呵笑道。
  三爷道:“这人算是孤儿,无父无母,就连女朋友也没有。好像除了部队里的战友,生活中甚至朋友都没有,这种人你怎么找他的把柄?”
  这话一说,司机都犯难了。
  而派出所里被关着的陈公子简直气爆了,他今天打算缠着林初雪要腻在一起,结果被关在这里。等他想要暴走的时候,所里又放了他让他大闹起来的理由又不够充分。
  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徐城道:“我记住你了!提醒你一句,晚上10点以后,不要出门。”
  徐城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上的就是夜班。”
  “很好。”陈公子说完,两眼闪过一抹阴霾,接着便走出了派出所。
  他一出去,刚从医院里回来的张瑞安来到徐城身边提醒他道:“这个陈公子有专门的车队,没事喜欢大晚上飙车,以前经常接到有人告他撞人的诉讼,但是他总有办法逃脱让其他人顶替罪名,不过这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你还是小心为好。这人一天换一个娱乐圈的女人,是个闲不住的阔少。”
  徐城一看是张瑞安,愣了一下:“怎么样,伤好多了吗?”
  “一根肋骨不行了。”张瑞安苦笑一声,随即真挚的对徐城说道:“谢谢。”
  “你放心,以后这个场子我们会找回来的。”徐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邪不胜正,迟早他们会玩完。”
  “你自己小心点吧,这可是四门,不是地痞流氓阿狗阿猫。”张瑞安苦笑一声:“有点过意不去,因为我你得罪人家了。”
  “哪里的事,因为我你才被他们栽赃带走,这事因我而起,对不起。”徐城道。
  “没事,过去了。”
  “没过去,不会这么简单的过去。”徐城一脸坚定的说道:“我们警察怕他们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输了,不是我说你们,哪有警察怕他们找麻烦的?从来只有他们怕我们找麻烦!这麻烦我天天去找,我看他们玩不玩得起!是,我们是没权利,但我们可以像个狗皮膏药磨死他们!”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