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44:以暴制暴

  “我不是在玩火,我是在灭火。”徐城说完,耳朵细微的散发出一道微波,他自己都没察觉看到,这类荡漾在空气层波动的东西竟是低频的超声波。
  随即,虎哥对身边的人低声道:“废了他,人要活的,交给秦爷,其他我们一概不管。”
  秦爷怎么处理这警察不管他的事,反正杀警察的事他还没有能耐去抗,所以只负责做爪牙抓人。
  说完,三十个地痞低喝一声,一拥而上。
  徐城依旧平静的站在原地。
  生物研究室的研究员说过,蝙蝠在飞行过程中不断能够发出人耳多不能听到的超声波,这种超声波信号碰到任何障碍物体时,都会反射回来到它的大脑并且分析出这种回声的频率、振幅、信号间隔等声音特征后,可以让蝙蝠快速得出下一步需要采取怎样的行动。
  而他三十个人冲上来还没到的时候,他们的任何动作和行为已经回馈到了徐城的大脑神经做出最快的判断和采取方案。
  他甚至可以通过回馈过来的振幅、频率、音调和声音间隔特征能够决定物体的性质和位置。
  徐城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大脑可以临危不乱而且丝丝入扣的把所有攻击和空间综合在一个格局内。此时此刻,徐城发现他的双眼可以捕捉到任何角落任何人的动作,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工厂就在他的眼内可以以上帝的视角看到一切!
  当一个棍棒甩过来的时候,徐城的身体随着回馈回来的超声波做出了本能的避让,紧接着又有连续两根甩棍挥舞过来徐城的身体都从容的避开了,几乎所有的攻击都能被他的肢体连弯带闪的躲开了。
  徐城终于明白了前段时间自己潜意识的操作是怎么做出来的,原来是听力声波发出去然后回馈,借着眼力洞察的捕捉任何对方的动作,然后大脑系统操控着肢体做出了反应!
  徐城不知道的是,他所听到的其实是利用蝙蝠发出的超声波的原理。
  第一波三十人的攻击被徐城躲开了以后有点出乎人的意料。
  徐城明白掌握了这种超声波回馈回来的系统战斗后,更加从容了。
  这次轮到他主动出击,任何一个人的一个动作都会被他放大后回馈做出处理结果。
  最近的两个人抡起棍棒的时候,徐城已经走到他们面前抓住了两人的手腕用力一扯,强大的臂力把两人直接给甩飞了出去,朝着身后,两个人就感觉到棍子被一辆大货车卡住连带着人拖走了一样。两人飞出去下巴就嗑在地上大门牙直接脱落。
  徐城蹲下身一个扫堂腿,前面围上来的九个人的脚腕感觉就像是被截止了一样,一排九个人的脚腕直接被徐城那扫腿力量无情的截断了一样,一个个脚腕扭曲了一下后全都倒地发出剧烈的惨叫声。
  钢管刀具直接狼藉掉地一片。
  徐城没捡起刀具而是捡起一个钢管对着最先冲过来的地痞脖子上就狠狠的抽打了一下,这家伙整个脖子感觉差点搬家了,歪歪倒倒的就退后几步直接轰然倒地。
  徐城脚底下一跳,把一个钢管挑上来后左右都持着钢管像刷双节棍那样噼噼啪啪的来一个就抽打在他们肚子、胸口、腿关节等地方果断的要他们立马失去战斗力站不起来。
  现场钢管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徐城抽打着两眼都不炸一下,好像这帮三十人就像废物一样一点都不能给他带来压力。
  观战的虎哥随着每一个手下倒下,他的眼皮就剧烈的跳动,等五分钟过去以后,整个工厂内部爆发出哀嚎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下,他看到至少有二十个手下失去了战斗力躺在地上,有的手脚被废,有的脸上鼻梁骨等爆裂而出血不止。
  徐城看到剩下八九个人被他怵得在那里不知道是动手还是逃跑,反正一个个看着站在人行中央汗都不出一滴的徐城,说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
  徐城呼了一口后手里依旧握着两根钢管,他道:“你们守规矩,我就跟你们讲律法。你们要不按规矩来,那我只能以暴制暴。玩命是吧?谁不会?来啊,我现在跟你们玩,不受任何秩序,就靠拳头,继续啊。”
  “来啊!”徐城怒吼咆哮了过去。
  强行让八九个包括虎哥等人不自觉被吓得退后了一步,他们的心脏胸脯起伏巨大,真的很害怕徐城发疯冲上来玩命。
  虎哥怕了,这下子真的怕了。这局势完全不是对手啊。
  徐城突然踏出了一步走向他们。
  前面对峙的九个人就退两步。
  虎哥眼皮直接哆嗦着,他眼看着徐城已经要把他们逼到墙角了,看到地上有一个假装到底的手下慢慢的从徐城背后站起来,好像可以偷袭,这手下从地上捡起了刀具就从徐城背后冲过来,徐城365度无死角超声波回馈过来早就如后脑长了眼一般捕捉到他了,头也不回就用钢管往身后甩丢了过去,那个手下脑门直接挨了一下后到底晕死了过去。
  虎哥眼看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当即不断咽着口水颤声道:“你是警察!”
  徐城眯了眯眼:“你们是黑社会,我用你们的蛮横方法来致敬你们。”
  虎哥把钢管扔掉后举手道:“我不反抗。”
  徐城冷哼:“晚了。”
  然后他一把扯住虎哥的领子高高举起来,虎哥身高一米七,徐城一米九,把他高高举起来离地至少三十公分。
  其他八个手下这时候你还敢动手啊,二十多个一起围攻都倒下了,他们八个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闪退到角落里蹲起来抱头。
  徐城看着脸色苍白被悬空起来的虎哥道:“我的车谁赔?”
  虎哥想都不想:“赔,我赔!”
  徐城点点头,再问他:“对了,你们门规做错事不都是有惩罚吗?”
  虎哥脸色微微一变。
  “我也不按你们门规来了,小施惩戒好了。”说完,徐城一拳挥舞在虎哥的脸上,身后那帮八个手下清晰的可以看到虎哥脑袋随着惯性甩过去的时候,至少有五六颗牙齿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三米远的距离砸在地上弹起来挣扎了一下以后昏阙了过去。
  徐城扫了一眼身后八个手下,这八个立马抱着头低下去,丝毫不敢看徐城一眼。他们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被这个男人支配的恐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