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40:气急败坏的冉静

  徐城洗了一把脸以后来到大厅就看到冉静下班回来了,一路上,她一直在想徐城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越是跟他接触久了,怎么感觉这人有点看不透啊。
  专业的拆枪技巧,熟练又精准的枪法。加上藏有的身手和视频上那快如疾步的身法,怎么看和徐城都没法和大隐隐于市的侠客高手年纪联系起来。
  就算手底下人说的那样,哪怕是高手,徐城是不是也太年轻了点?
  回到家里,推开门,她就看到徐城洗漱好了以后穿着背心就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找吃的,冉静从头到尾都盯着他看,恨不得能够看穿他。
  徐城肯定感觉到有一双眼看着他,纳闷的转过身看向冉静道:“你这么色/眯/眯的看着我,真的好吗?”
  这一句调侃就让冉静更看不穿他了。
  你说一个民间高手,不都是深藏不露很严肃很深沉的那么一个人吗?所谓高手风范不都是走高冷严谨路线?
  可冉静觉得徐城这种人畜无害的样子完全和高手扯不上关系。你说他猥/琐吧,面对两个大美女又淡定从容,你说他严肃吧,有时候又离经叛道。
  简直是难以琢磨啊。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冉静好奇的问徐城。
  徐城喝了一口冰镇的矿泉水后道:“当兵的。”
  坐在沙发上的沈瑶没来由的问道:“哎,听说你们当兵的特别辛苦,有的几年都见不到个女的,你们憋的不难受吗?是不是部队里很容易出柜啊?”
  呃……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徐城撇撇嘴:“别人我不知道,但我不是gay,你不是可以证明吗?”
  沈瑶瞪大眼珠子:“关我什么事啊?”
  沈瑶看到冉静一脸懵逼的看着她,主要是徐城这话太有瞎想空间了。能证明一个男人不是gay,那肯定只有发生过研究过那种事啊。这也能乱说吗?
  沈瑶瞪眼:“你别听他胡说,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啊。”
  冉静没想要徐城转移她的话题,接着问道:“当什么兵种?”
  “普通的兵吧。”徐城纳闷:“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冉静撇撇红唇:“但我不相信你是普通的兵,普通的兵会熟练军营里的格斗技巧?普通的兵组枪如玩物?普通的兵枪法能这么精准?按照你的身手和综合实力,说你是普通的士兵那是低估你了。”
  徐城干笑两下以后呵呵道:“被你看穿了。”
  然后他突然严肃起来,搞得气氛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冉静和沈瑶都微微眯起眼睛,按照电影里的剧本桥段,一般这时候都是要到了装逼原形毕露的时候不是吗?
  在二人满怀期待的情况下,徐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其实我真名不叫徐城,我姓牛,叫——牛逼!”
  他说完以后,发现两女发出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射过来。
  沈瑶趁着冉静在,想要盘问徐城,她对冉静说道:“昨晚你可知道这家伙拿100筹码连续下注骰子大小赢了10局赚了10万吗?你想不想也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冉静眯了眯眼看向徐城也优哉游哉的说道:“我也想问他如何做到从20米的地方只用了近两秒就冲过去的?世界百米冲刺博尔特的记录是9.69秒,也就是说,博尔特在冲刺和预热有准备的情况下才能做到1秒10米,我请问你是如何在那样突发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冲刺的准备就做到20米近2秒的时间内跑过去的?”
  沈瑶好奇的问冉静:“你在说什么?”
  冉静微微一笑,看着徐城一脸‘你别装傻’的样子道:“现在我们单位有人在研究他的速度,前几天这家伙救了一群小学生差点没发生车祸,也帮我们抓到了瘾君子,那家伙我们盯了很久,因为被我们现场抓到他吸东西导致跑了,结果在开车途中犯了瘾,如果这车祸发生了,也许我们脱不了干系,所以我要谢谢你避免了那场车祸。”
  徐城道:“既然是谢我,就不要像查户口三代一样,搞得我很紧张好不好。”说完,就准备去做恢复体力运动去。
  “不准走,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猜或者读到那些骰子大小的?”沈瑶起来就拉扯他的背心长长的,导致徐城胸肌炸裂都冒出来让沈瑶瞪大瞳孔顿时间咽了咽口水。
  徐城无语,只能忽悠道:“你会玩魔方吗?”
  沈瑶摇头:“不太会,我感觉太难了。”
  徐城点点头:“这就是你的脑子和我的脑子的差别,同样的,读骰子原理就跟魔方差不多,说了你也不懂。”
  然后他准备走,沈瑶拉扯的纤手加大了力道:“你蒙谁呢?不说清楚我撕了你的衣服当做你昨天撕我裙子那样。”
  徐城转过身摊开双手来:“你撕吧,顺便把我底裤也撕了我好办事。”
  “流氓!”沈瑶瞪了他一眼。
  “大姐,我说了,我真的是用耳朵听出来的。就现在,你的心跳比之前跟我面对面的时候还要快,我可以理解为我的肌肉让你很心动吗?”徐城道。
  沈瑶:“滚犊子。”
  徐城摇头笑了笑后准备离开,结果沈瑶真有点相信他的耳朵有那么点本事:“你真的能够听到人的心跳声?”
  徐城转身又回过头看着她:“勉强可以。”
  沈瑶看向冉静:“你信吗?”
  冉静看着徐城:“那你听一下我心跳声现在是慢还是快?”
  徐城微微一笑:“听这个不足以说明我的牛逼之处,但在你从电梯出来准备拿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你害怕在这里影响你形象,所以你在走廊那里偷偷的放了一个屁。声音很小,但我听见了。”
  冉静站在那里整张脸涨红和瞪大眼珠子看着徐城,最后她哆嗦的指着徐城道:“徐城……你、你会注定单身的!”
  徐城无所谓的样子掉头就走,哼了一句:“没事,反正我是有老婆的人。”
  他一走,冉静气急败坏的哪里还有作为刑警的睿智和冷静,直接开启暴走模式:“我诅咒你一辈子单身,啊啊啊啊啊啊。”
  沈瑶呆呆的看着这女人气急败坏就知道徐城应该是说对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