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38:看谁玩谁!

  那摇骰师真的阴魂不散,只要徐城坐在哪桌上,他就换人直面徐城。按照徐城动不动梭哈的性子,他只要动手搞鬼让徐城输一次就可以宣告徐城失败。
  徐城抬着两万筹码,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就故意在10张摇骰赌桌四周走来走去不下注。
  而那家伙不紧不慢的盯着他。
  徐城站在最中央的过道上,这时候,有一桌盒子打开公布了答案。徐城读好了骰子数据面后牢记在心里,然后他人没坐过去,依旧假装走来走去,不过耳朵却已经锁定了那赌桌上摇骰师转动的规律和频率。
  就在所有人下注好了,在摇筛师准备打开以前,徐城突然冲过去:“等一下,押小,12800!”
  摇骰师拿开了盒子。3、4数字为小,徐城得到了25600筹码。
  那个负责盯着他的摇骰师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徐城会以这种突然袭击的方式下注,一般买定离手包括摇筛师也不能在乱碰盒子的。所以这种情况下他是没办法换人的。
  徐城手里拿了四万筹码就冲这个盯着他的摇骰师晃了晃:“还差七万多了。”
  气的那个摇骰师哼了一声,这次他就直接跟在了徐城身后像个跟屁虫一样。
  徐城随意继续在10张桌的骰子上看了一下,但没人知道他会读哪一桌的骰子数据。
  就在徐城跑过去一张桌子上准备下注的时候,那个盯紧他的摇骰师比他动作还快,立马就这桌上的摇骰工作人员说道:“我来开。”
  那工作人员一看是赌场内部的高手,人家有权利这么做,就点点头准备让给他。
  谁知道徐城压根就没在这桌赌,在摇骰师相互换位子的时候,徐城立马跑开了去了其他桌上把25600块全梭哈:“押小!”
  那个盯人的摇骰师一看徐城跑开了顿感不妙,等他绕过桌子跑过去看的时候,盒子已经打开,数据为小,徐城手里拿起了51200的筹码。
  看着这个被他折腾的暗哨,徐城冲他呵呵一笑:“出汗了,去擦一下。”
  然后徐城越过他,这家伙气急败坏的捏了一把拳头。还剩一次机会了,如果再让徐城赢一次,他今晚就能带走人。这可不是三爷希望看到的,他就想要徐城输了被动后会选择赌场第二种方法来就走张瑞安,那第二种才是替秦爷报仇的坑。所以,徐城这最后一局坚决不能赢!
  他要注意力击中盯紧了徐城。这还不算,他去10张摇骰赌桌上跟那些庄家吩咐,只要徐城突然过来下注,一定要等他过来亲自开。
  这样也是避免徐城像刚才那样忽悠他。
  徐城还是老样子记好了好几桌的骰子面以后跑到一桌,结果搅屎棍跟着跑过去,徐城又跑过来,搅屎棍也跟着跑过去。
  等徐城连续来回忽悠他三次以后,徐城突然跑到一张准备要开的赌桌上,而那搅屎棍也准备跑过去的时候,沈瑶跟他撞了个正面。
  然后沈瑶生气的骂道:“不长眼啊你?”
  “对不起。”搅屎棍说完就准备过去找徐城那桌,谁知道沈瑶不善罢甘休拉扯着他的胳膊:“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撞了人说句对不起就算了吗?你们这里的赌场服务态度就这个样子呐?你给我站住,我要投诉你们赌场。你别走,不把话说清楚这事不算完。”
  搅屎棍很无语,沈瑶不让他走。
  而已经下注的徐城看着迟疑不开的庄家就骂道:“开啊?还玩不玩了?不开你还等着出老千啊?”
  那个庄家看很多赌客都盯着他,又看向那边被沈瑶纠缠住的上司,有点左右为难,不过这边现场赌客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就像徐城说的,他不敢开是不是想动手动脚啊?
  没办法下,他只能打开了盒子公布结果。
  沈瑶撇到徐城已经拿着10万多筹码,假装从包里拿起了手机:“喂?噢,我人在外面呢,这里信号可能不太好,等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再说啊。”
  然后她就走开去假装找安静的角落,完全没理会搅屎棍,后者一看徐城已经抬着筹码小盘子走向了卡座,顿时气得狠狠的把特殊制作的骰子盒给摔了!
  徐城把10万筹码放在三爷桌子上的时候,怒了努嘴:“是不是可以放人了?这多出来的2400就当做是赔礼的。另外,麻烦把我之前落下的40万卡还给我。”
  三爷看着那筹码,两眼狠狠的盯着徐城,他真的没想到徐城居然做到了?原本他想要徐城输了以后肯定不会就这么看着他的同事出事,会有求于赌场,到时候就是他们整他的时候,因为这个赌局本身就不可能完成的事,但现在,人家做到了?
  三爷真想气急败坏的翻脸然后痛打他一顿,但想想医院里的二十多个保安他就怂了。
  而且现场还有很多凑热闹的富豪,这时候他要说话不算话,代表了西门的声誉问题,赌场最重要的就是声誉。
  但作为老江湖的气场,被一个年轻人这么蹬鼻子上脸,他有必要警告一下徐城:“年轻人不要太嚣张的好。”
  徐城不耐烦的说道:“我就问一句,愿赌服输,放不放人?”
  三爷咬牙看向徐城,沉声道:“想清楚你这样做会得罪西门。”
  “你们是黑社会,我是警察,本就是天敌,不存在谁得罪谁,但迟早我会玩死你们。”徐城阴冷的说道。
  “凭你?”三爷报以冷笑:“祝你以后的日子里每天都充满了惊喜。”
  所谓惊喜就是每天都过得刺激而心惊肉跳。
  “你错了。”徐城笑了笑:“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们说,黑社会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你们别让我抓到你们的把柄,应该是你们每天要过得提心吊胆,一旦被我盯上,我们走着瞧。”
  三爷呵呵冷笑:“以前也有很多想出人头地警察就像你这么跟我说话,现在他坟头的草我估计已经有一仗这么高了。”
  “是吗?”徐城从他字眼里听到了他对于警察的不屑,当即一拳就直接轰在了他泡茶的红木茶几上,桌子瞬间被打得四分五裂,桌上的陶瓷杯等全都碎裂开去狼藉一片。
  “这一拳你就当做是我挑衅你好了,看看明年谁的坟头谁家的草。”徐城说完,走过去踹飞了两个挟持着张瑞安的手下后,用手强行撇断了粗壮的绳子后解绑,接着带着张瑞安离开了赌场。
  留下一脸阴沉的三爷被赌场很多赌客们戏谑的看着议论纷纷,今晚连续两次被一个年轻人敢这么想来就来向走就走的挑衅而且硬是没有保安奈何的得了他,这简直就是耻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