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15:律师们的围堵

  空姐手里提着高跟鞋丝毫不管淑不淑女,张嘴就骂道:“我还没跟你算账,凭什么让我搬?我好不容易飞回来一趟有假期可以睡一觉,结果房间钥匙居然不开,后来物业拿着几个臭钱就告诉我说这一层楼使用权被人买断了,本姑娘真想用钱砸死你。”
  徐城苦笑一声:“我这人比较喜欢安静,所以不好意思,我听物业说你应该不差钱,像我这样的公寓你去找应该不难吧?你也可以去酒店啊,这里的确是被我买断了,而且你跟我不熟,你也看到了,原先四户房都被打通了,同居是不可能了。”
  徐城说着,把昨天捡起来的钱都从抽屉里拿出来道:“这是物业赔偿你的违约金,我都捡起来了,还给你,一张没少。”
  空姐抿了抿鲜艳的红唇,有点意外徐城把那天被她乱扔散乱的钱都给捡起来了,看他还有这么难能可贵的地方,脸色顿时间也好了很多,看了看冉静问徐城:“她也和你同居吧?”
  徐城点点头:“她一下子找不到其他住的地方,条件也没你殷实,所以先住着。”
  “既然如此,我暂时也不想搬出去了,有她在,我也安全很多。”空姐道。
  徐城不乐意的说道:“房租合约是我签的,我不想跟人同居。”
  空姐指了指冉静:“你连跟她都可以同居,为什么跟我就不可以?本小姐有一个月的假期,所以不想搬地方折腾,这一各月我就呆在这里了。”
  徐城道:“你可以去酒店啊。”
  空姐瞪她一眼:“我认床不行吗?”
  这时候徐城的电话又响了,他看了看以后急着走:“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这夺命连环扣真是让人受不了。
  徐城离开了以后,空姐嘴角露出了笑容伸出芊芊玉手:“我叫沈瑶。”
  冉静也觉得刚才自己误会了人家,握手道:“冉静。”
  “我觉得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才对,你了解这个男人吗?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居然跟他同居。”沈瑶坐在沙发上抱起抱枕一边说道。
  冉静无所谓的说道:“我是警察,怕什么。”
  “如果我是男人,你这么漂亮,就算你是英女皇我也会犯罪。”沈瑶笑道。
  “我感觉这家伙不坏。”冉静道:“至少比起只会对我花言巧语的那些男人而言,他好像对我没兴趣。”
  “假象。”沈瑶撇撇嘴,仿佛她能够看穿世界上任何男人一样:“本小姐全世界天南地北的飞,什么男人我没见过?专机领导或者女皇、王子我都接待陪跑过,男人表面什么样,心里又是什么样,骗不了本小姐我这双火眼金睛。”
  冉静也坐下来打趣:“那你还打算留下来住?”
  沈瑶道:“我住在这层楼三年了,认床是真的,一下子换个床我估计会睡不着,我不想我的一个月假期就这么因为睡眠而搞得糟糕。”
  就在此时,听到阳台高楼窗外的飞机声音,沈瑶活跃的就跑出了阳台的扶杆上趴着目送着飞机渐行渐远。
  而另一边,所里面已经被那十几个公子哥家里喊来的律师吵闹得不行。所长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不想跟那帮律师说话,一切都等当事人徐城来了再说。
  他也接到了上级的电话,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如果区域警所这里解释不清楚的话,为了堵住那帮公子哥背后的资本,有人还得背锅停职,所以现在都不肯出头来顶这件事,所里值班的人全都在等徐城来。
  那不锈钢捞门钥匙被徐城带走了以后,所里只好找焊工开门先把人都放出来再说。
  结果门是打开了,里面那帮公子哥好像是商量好的,死皮赖脸坐在里面不肯出来,哪怕再拥挤。
  云少招招手让他的律师进去,他在律师耳边低语交待了几句以后,律师点点头。然后走出来对整个所里的警察说道:“我的雇主意思是受了委屈,这件事如果不给一个交待,那么这边将会起诉你们所。”
  所长在办公室里听了这话,看着指导员苦笑一声:“你特么故意要坑我的吧?新人你怎么把他去值夜班去了?那么多公子哥起诉,我吃得消吗?人是你放出去得罪的,给我出去道歉让他们消消气。”
  “所长,我能顶个屁用啊,这帮人摆明就是要玩徐城了,看他们和律师一唱一和的,老油条了。”指导员从玻璃口处看看外面叫嚣的律师们简直想跑出去踹这帮人的屁股。
  徐城进来的时候,几乎是每个工作的警察都已崇高的目光看着他,那眼神中透露出一个信息:哥们,你怎么可以那么牛逼?咋不上天呢?
  反正见到徐城进来以后,那帮公子哥炸开了锅纷纷站起来指着徐城道:“就是这个王八蛋,就是他!”
  那些律师一个个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飘过来围住了徐城:“请给我和我的雇主一个解释,为什么他们会被关进来?而且脸上还有伤口,虽然你是警察,但我们有权利为自己维权。”
  徐城推开这帮律师,走到牢门看着这群公子哥嗤笑一声:“不想出来啊?”
  云少冷笑一声,不怕事情闹大,有恃无恐的大声道:“警察就可以这么随便把我们抓进来毒打吗?”
  徐城:“我没有毒打,如果有,那也只是在抓捕过程中由于你们的反抗而引起的,怪不了我。”
  律师凑过来:“请问你以什么理由抓捕我的雇主?”
  “聚众斗殴,不配合民警协调,另外口出狂言对警察严重辱骂人生攻击,甚至吐口水等侮辱行为严重践踏了警察,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都可以开枪竖就地执法!”
  律师不慌不忙:“你说的这些全凭你一念之词?我感觉你说的这些和我的雇主口中所交代的过程完全不同?”
  徐城道:“昨晚跟我一起巡逻的同事都可以作证。”
  云少阴阳怪气的说道:“你都说了是同事,能作数吗?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包庇彼此?”
  其他富少纷纷相应:“就是,被抓的是我们,被打的也是我们,我觉得应该站在受害者我们的立场上来问才对,如果什么都由你们说了算,我对你们执法能力表示怀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