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010:三种人我们不能惹

  李大庄打不到徐城已经压抑了一肚子火气,这时候见到徐城像招小狗一样招手挑衅的动作更是点燃了他内心愤怒的火药桶,沉声一吼就冲过来一拳再也不留守挥舞了过去,徐城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腕上大飞了他的这一拳后另一只手化拳击在李大庄的腹肌上。
  疼得李胃部的水液体在腹中浑浊沸腾以后从喉咙里感觉到积液弥漫出来差点没呕吐出来。
  李大庄退后一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以后恼羞成怒的一脚抬起来凌厉的扫过去,徐城抬起膝盖顶住了他这扫腿,然后脚放下来向前踏出去一步,一拳打在李大庄刚才同样的腹部。
  噗!
  李大庄这下子把喉咙里的积液全喷了出来。
  李大庄擦拭了自己的嘴巴喷出来的口水以后整个人癫狂发疯了一样,转身就两拳挥舞打向徐城,后者两手啪啪两下就打飞了他的两拳,然后用很迅捷的动作和速度向前一步又一次击打在他腹部!
  噗!
  李大庄又一次吐出来,整个人疼得脸部都扭曲了,酿呛的向后退了几步,徐城乘胜追击弯腰下来两拳在他腹部‘砰砰砰’的如《叶问》电影中甄子丹的拳法那样快得没有章法,就是对准了李大庄的肚子一秒四拳,足足追着李大庄打了5秒!
  最后李大庄整个人四脚朝天的倒下去,整个擂台都发出沉闷的声音。所有人都跑上擂台,就看到李大庄口吐白沫的躺在那里,李大庄看着徐城生无可恋的问道:“你特么就只会……只会打人肚子吗?”
  “我不是说了吗?我就会两下子。”徐城说了一句让李大庄很蛋疼的话。
  冉静看着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时不时翻白眼在抽蓄挣扎的李大庄,关心的多了一句话:“你没事吧?”
  李大庄被两个同事扶起来后弯下腰就匍匐在地上呕吐。
  徐城看这情况也没必要再打下去了,直接转身就离开了体育场。
  两同事拍着李大庄的后背给他通通气,一边道:“你看你这逼装的,反被艹了。”
  另一个同事同情的拍了拍李大庄的肩膀叹息道:“你成功的把属于反派被打脸的戏份给演活了。”
  “行了,你们还挖苦他,没看到大庄都难受得不行,还不快去带他去医院,大男人哭什么。”
  李大庄啜泣的颤抖着身子:“你们以为我哭是输给了他吗?我特么哭是因为打不到碰不到他一根寒毛啊!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让我碰到他一下?这种感觉……简直是被狗艹了一样恶心,老子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啊啊啊啊,我想要抓狂!”
  他的两个同事脸上怪异的表情看着冉静问道:“小静,你确定这家伙那片警证件不是假冒的?”
  冉静此刻脸上也是一脸诧异,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幽幽的说道:“这个男人一定有故事,就靠他单手持枪射击和准度,他的枪龄一定不低。”
  晚上。
  徐城去所里接班,来到更衣室换上巡警服的时候,跟他值班的老油条一边打开衣柜一边说道:“你就不该刚来就接晚班。”
  徐城知道这里水一定很深,好奇的问这位老油条同事:“早上那哥们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多管闲事呗。”同事道:“大晚上的,尚城市特别是我们这片区,作为市中心最繁华的一带,晚上什么牛神鬼怪都会出来,能大晚上出来消遣享受夜生活的,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你白天或许看不到拥堵的街道上那些名跑车,大晚上扎堆的出来了,而这些人往往都是我们片警注意绕道的人,那哥们英雄救美,结果被打成那样子,在这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晚我带着你先熟悉一下地区。”
  徐城点点头,戴上了警帽配上了今天刚发下来的枪支后在镜子前照了照,然后跟着老油条同事各自开着一辆摩托巡警车出去了。
  这个今晚负责带自己的老油条同事名叫张瑞安,年纪比较大了,为什么所里喊他叫老油条,因为他呆这已经六七年来,可以说这片区什么势力分布,什么人不该惹他全都了如指掌,以至于所里指导员最信任他把夜班交给他巡逻,倒不是说他能力好管理得了治安,而是他懂得不会给所里引火上身。
  张瑞安和徐城并列骑着摩托车先来到了一片校园附近管理一下晚自习放学的学生四周的治安问题。徐城给他发了一支烟后,他才说道:“你记住,在尚城这个深水大染缸里,有三种人我们不能惹。”
  “胸口有刺青的人;开跑车的人;以及漂亮的女人。”
  徐城蹙眉:“为什么?”
  张瑞安吸了一口烟后道:“第一种人属于尚城地下世界的那类人,虽说黑社会是不存在,但既然有好心人,就会有黑心人,只要有江湖,地下世界就会存在,不过在咱国家绝对的统治力面前,黑白之间渭水分明,黑的只能永远在黑暗里,一旦见光必须死,所以过去地下的那帮人明面上都有光鲜亮丽的身份,他们试着漂白,不过不代表这类人的学会了心善,所以胸部刺青的这部分人你能别惹就不要去彻底得罪了,因为尚城曾经的地头蛇四大分舵依旧存在,当然,咱们是警察不怕黑,但谁能保证人家会不会骚扰你家人?所以这帮人算是比较难缠一点;至于开跑车的人为什么不能惹?说白了一点,咱尚城是什么城市?顾名思义国家经济中心,全靠这些大企业和富豪撑场面,他们享有国家的政策,我们更多的还是服务于他们,所以没事还得看他们脸色。”
  徐城好奇:“那为什么漂亮女人也不能惹?”
  张睿安直接笑了出来:“作为国家寸土寸金最繁华的城市,哪个女人不慕名拜金而来?年轻漂亮的全都往这个城市里涌来可以说每年美女最多的城市当属尚城,但她们来这里做什么?自然是挥霍自己的青春交换奢侈纸醉金迷的生活,所以,越是漂亮的女人,她们背后就一定有金主或者门路,那也是我们碰不得的。”
  徐城明白的点点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