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第794章 川上操六

  一句简单的话,落在守将耳中,犹似响起一道惊雷。
  
  同时,看着齐天坚定的神色,守将的心,开始慢慢动摇。
  
  看着守将不回话,齐天又说——
  
  “虽然将军,主守城之职,但是看的出来,将军也想剿杀胡子,让百姓们安居乐业,或许现在……”
  
  不等齐天把话说完,反被守将打断道——
  
  “将军,您别说了,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守将说时,很是恭敬的拱手抱拳。
  
  实际齐天所说,只说对了一半,另一半则是守将本人,他也时常被土匪胡子欺负,以至于敢怒不敢言。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齐天的大名,却一直不敢奢望遇见。
  
  他也明白,即使遇见也不能解决眼下的情况,毕竟此地属于盛京,再说撼天雷着实太过强大,齐天也未必能敌得过。
  
  另外,自从守将把赖毛之死公之于众,撼天雷便派人找上他,给他下马威,并送了一个女人,当做暖被窝。
  
  可守将清楚,撼天雷是老牌的胡子,绝对不会将他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相反背后则有人想要惩治齐天。
  
  守将不傻,从那以后便长了一个心眼,开始与胡子阳奉阴违,在家伺候好那个女人,背地里却在打探胡子背后的人。
  
  很快,守将便将知道的尽数告知齐天,并且强烈要求齐天,他以及手下兄弟必须参加行动,齐天欣然应允。
  
  此时距离卯时还有一刻钟,天边已然泛起鱼肚白。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将军,那个女的跑了。”
  
  闻言,守将猛然看向门口,沉声说:“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话毕,紧接着对齐天说:“将军放心,都是自己人。”
  
  一声方落,齐天拔腿奔出屋子,并说:“不能让那个女人跑了。”
  
  深知事态紧急,守将没有过多思考,提上几案旁边的一杆毛瑟步枪,便追了上去。
  
  一刻钟后,天边泛起一抹微红,太阳即将露出地平线,齐天与十余位兵勇,在城外的树林里抓到身受枪伤的女人。
  
  没过一会儿,当阳光洒在大地上时,女人便被押回监牢,绑在行刑架上。
  
  关于女人的身份,不用问齐天便知道,况且还是明目张胆的塞到守将怀里。
  
  在兵勇接连抽了二十余下鞭子之后,看着已然皮开肉绽的女人,齐天大步上前,捏着女人的嘴巴说:“‘满洲阿菊’的首脑是谁?”
  
  闻言,原本只剩半条命的女人,极其震惊的猛然看向齐天,随之轻声说:“不知道你在说啥。”
  
  齐天嘴角微扬,轻笑着说:“你会一句不落的告诉我。”
  
  话毕,大手伸.进女人的裤子里,再次说道:“有人说我手段强悍,比胡子还要胡子,恰好我在胡子手里也学会几招,正好让你尝尝。”
  
  “呃啊、啊啊……”
  
  齐天话音稍落,女人便发出极其痛苦的叫喊声。
  
  同时,坐在不远处的守将,连忙将其他兵勇支出去,却为齐天的手段感到心惊。
  
  “我知道你们受过特殊训练,但这只是开胃菜,你会逐一尝到的。”
  
  “呃啊、齐、齐天、你不得好、呃啊……”
  
  “与你们相比,即使我的手段再怎么残忍,也是正义之举,谁让你们是倭人呢!”
  
  齐天说时,紧攥双拳的女人,仍旧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很快,不消半盏茶的时间,脖子上青筋暴起的女人,额头渗出的汗水已然打湿衣襟,艰难地说:“我说,我说……”
  
  闻言,齐天的动作慢了下来,继而冷声说:“不想继续受苦就快……呃?”
  
  话音说至一半,忽然发现女人瞳孔逐渐放大,嘴巴也在微动,瞬间再次捏向女人的嘴巴,怒声说:“哼、想跟我玩咬舌自尽,你还太嫩!”
  
  “呃唔……”
  
  话音稍落,猛然递出一拳,砸向女人的肚子,继而发出痛苦的沉闷声。
  
  直到此时此刻,女人才彻底感受到齐天手段的厉害,以前只是听说,可她从未相信,甚至想要挑战齐天的手段。
  
  正如刚刚,如果换做常人,不出三息的时间便会投降,而她却在一忍再忍,直到忍不住想要自尽,也不要备受侮辱与疼痛。
  
  随后,一再威胁下,女人说出齐天想知道的一切内容,却没有逃脱掉,被扭断脖子的宿命。
  
  此时,齐天发现守将已然吓的面色苍白,于是说:“记住,他们是坏人,咱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百姓。”
  
  闻言,守将连连点头,并说:“对,将军说的对,一切都是为了百姓。”
  
  随后,齐天便命人去指定地点,将女人没来得及销毁的电台取来,接连.发出两封电报,其中一个便是“满洲阿菊”的直接授命官——川上操六。
  
  川上操六,被倭国誉为“三羽乌”之一,意指三位杰出人物之一,另外两位分别是桂太郎、儿玉源太郎。
  
  川岛速浪是个大清通,拜在川上操六门下,当初齐天在大连的大和道馆时,便知是由川岛速浪掌管间谍之事,殊不知川岛速浪只是帮助川上操六管理相关事务,如今管理“满洲阿菊”的正是川上操六。
  
  另一封电报则来自岫岩,正是潜伏在岫岩守将官邸的“阿菊”,而撼天雷的第六位兄弟贝狗,刚好在距离岫岩城五里外的“北沟里”。
  
  早在发电报之前,齐天便想到“北沟里”距离连山关太远,且不说张胜等人不会率先将其灭掉,即便老六贝狗知道出事,也来不及救助,相反在路上便会被截杀。
  
  至于给川上操六发电报,纯属汇报近期情况,以及言明身体不适,除非有大事,反之平时不会发电报。
  
  毕竟齐天也怕露出马脚,万一出现意外,倭国会有所警觉,必然会想方设法把罪名按在大清国的头上。
  
  至于岫岩的那位“阿菊”,齐天只不过让她传个“口信”给岫岩守将,那暗语正是振安守将告知的,眼下只求岫岩守将能够真的明白其中的意思。
  
  很快,吃过早饭,齐天对振安守将布置完任务,便乔装打扮一番,骑上翻羽赶去岫岩城。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80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