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狂武神帝 > 第四十七章:李笑峰的愤怒!
距离黑虎寨剿匪,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但这一次剿匪的余波,还未彻底平息。
  
      此次剿匪,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如今十二黑将,四大金刚全部身死,所有黑虎寨匪徒无一幸免,得到的物资分发了下去,老百姓一时间张灯结彩。
  
      然而,其中却有一个坏消息!
  
      这个坏消息,将很多人剿匪成功的喜悦扑灭。
  
      那就是赵黑虎逃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剿匪,总指挥,最大的功臣银面,也跟随着消失了。
  
      这一消失,就是一个月。
  
      三大家族以及郡守府,派遣了无数武者去寻找,都是没有找到。
  
      很多人猜测,银面去追击赵黑虎肯定是被赵黑虎杀害了,赵黑虎这么多年来连第一捕头木有龙都抓不住,何况是银面。银面虽然天骄,但毕竟修为还浅,这一次莽撞大意,恐怕已经葬送了性命。
  
      不知多少人,心中惋惜,枯山郡一代天骄,出道不过一个月,就成为了枯山天骄榜第二的存在,就这样的离去了。
  
      并且,在悼念银面的同时,众人知道,只要赵黑虎不死,黑虎寨今后必然还会卷土重来,这枯山郡又将不再安宁了。
  
      郡守府中,如往日一般,通缉榜前,汇聚着一众武者。
  
      通缉榜之上的画像因为黑虎寨的剿灭,少了许多。
  
      但甲级通缉令上,那赵黑虎的画像,仍旧十分刺眼。
  
      “这一次黑虎寨剿灭,通缉画像少了这么多!”
  
      “可惜赵黑虎未死,今后我枯山郡百姓仍旧不得安宁!”
  
      “是啊,恐怕用不了多久,这通缉榜要再次贴满画像了!”
  
      ……
  
      众人开口,议论纷纷。
  
      也在此刻,一道带着几分疲惫的声音自后面传来:
  
      “让让!”
  
      众人一回头,眼前是一个衣衫染血,面带银色面具的青年。
  
      一个郡守府的武者被碰了一下,当即转身鄙夷开口:“让什么让,就你这点修为,也想追杀通缉榜上的人?你都不够给这些通缉犯塞牙缝的,别以为带个银色面具就是银面了,你当自己谁啊!”
  
      “李公子说的对!”
  
      “就是!”
  
      ……
  
      一时间,众人纷纷附和,不因为其他只因为这开口的青年,是李笑峰的表弟,李凯达。
  
      虽然他的实力不如自己哥哥那么强大,但地位同样是不俗,虽然他没有实力击杀通缉榜上的人,但在此观看,没人敢言语。
  
      众人也是纷纷投来不屑的目光。
  
      眼前之人,很显然有伤在身,并且修为只有换血境,的确没什么资本来看通缉榜,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银面那么逆天的存在。
  
      古枫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索性不言语,直接越过了红线。
  
      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通缉榜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如果没有真正杀掉通缉榜上的人,而是胡乱撕下画像,将会受到郡守府的重罚,所以从来都没有敢在通缉榜前胡闹。
  
      这么说来,这人真的是来撕画像的。
  
      “哼,即便他杀了通缉榜上的人,也必然是最低级的丁级通缉犯!”
  
      李凯达一看,当即再次冷笑开口。
  
      身边人,再次跟随附和。
  
      然而,接下来,他们的目光都变了,因为这身影从丁级通缉令一列走过。
  
      “就算他击杀了丙级通缉令上的人,恐怕也是踩了****运!”
  
      李凯达面色有些挂不住,再次开口。
  
      然而,却见这身影,又走过了丙级通缉令。
  
      众人面色都是大变。
  
      那乙级通缉令上,可都是金藏境强者啊,并且这些通缉犯,在同阶武者之中,都是顶尖的存在,这青年怎么可能……
  
      “恐怕是这小子家中长辈让他帮忙来领赏的,不必见怪!”
  
      李凯达再次开口,众人感觉有些不对,这次都没有言语。
  
      然而,接下来让他们无比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这身影竟是走过了乙级通缉令,朝着甲级通缉令走去。
  
      “不可能!”
  
      李凯达当即惊呼。
  
      那甲级通缉令之上,可都是武道第二步武者,并且这三张画像,已经悬挂了数十年,从来都没有人撕下过,这怎么……
  
      在众人几乎惊掉的眼球的目光中,古枫一把按住了那赵黑虎的画像,猛地一撕!
  
      赵黑虎!
  
      众人瞳孔一缩,在这三人中,赵黑虎是最为凶残,最为难杀的存在,连第一捕头李有龙都抓不住他,此人……
  
      “大胆,你竟敢在此胡乱撕下通缉犯画像,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
  
      当即,李凯达一声大吼。
  
      在他看来,赵黑虎刚刚逃走,怎么可能被一个不过换血境的武者斩杀。
  
      一时间,四周郡守府众多武者,纷纷而出,自左右朝着古枫而来。
  
      古枫转过头来,那眼眸之中,散发着冰冷的光芒:
  
      “我,是银面!”
  
      什么?银面!
  
      听到此话,那左右靠近的武者,齐齐身体一震,看向古枫眼中满是震动之色。
  
      他们可知道银面是何人,那是枯山天骄榜第二的存在,连金藏境武者都杀过的逆天妖孽啊!
  
      大家先是一惊,随即,看向古枫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如果说,撕下画像的是别人,众人还会怀疑,但如果是银面……
  
      “胡说,怎么可能是银面,银面早已被赵黑虎杀死了,你冒充银面,又胡乱撕榜,该当何……”
  
      李凯达嘶声开口,而这‘罪’字还未出口,远处便是一道声音传来:
  
      “银面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只见远处,王成云一脸喜色的快步而来,直接走到了古枫的面前,开口大笑。
  
      众人面色变化,王成云可是和古枫并肩作战过,他绝对是不会认错的。
  
      “王兄多虑了,无事!”
  
      古枫淡笑,他看出王成云并非虚情假意。
  
      王成云开口:“黑虎寨剿匪之事,爷爷根本就没告诉我,而后便传闻你死在了赵黑虎手中,我还以为此生你我兄弟再无相见之日了,如今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一旁李凯达,面容扭曲了起来,尖声道:“你可能,他怎么可能是银面,银面早已死了!”
  
      “混账,李凯达,要不是看在你表哥的份儿上,今日我必然大嘴巴抽死你个狗东西!”
  
      王成云一把将李凯达提起,怒声一语。
  
      古枫在一旁没有言语,却是明白,这是王成云在像自己表明立场。
  
      “王成云,打狗还要看主人,这里是我郡守府不是你王家,你过了!”
  
      此刻,一道带着狂傲之气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去,走出一人,正是李笑峰。
  
      王成云看到李笑峰,微微一笑,随手将李凯达扔了出去,淡笑:“有时候狗不懂事,还是需要人帮忙教育的!”
  
      李笑峰目光冰冷,他知道以往王成云就算不惧自己,也绝对不会和自己这么说话,这一切,很显然都是因为……
  
      李笑峰的目光落在银面的身上。
  
      银面目光迎来,那眼中一片平淡,而那平淡的目光之下,一双眼眸又如同星空般深邃。
  
      “这……”
  
      李笑峰心中震动,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这银面看自己的目光,如同长者看孩童一般。
  
      两人第一次见,李笑峰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气势,完全低了下去。
  
      “表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人随意撕下赵黑虎的画像,还打我……”
  
      “滚一边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李笑峰一脚将李凯达踹到了一边,随即目光落在了古枫手中的赵黑虎画像上,冷笑开口:“银面,就算你活着回来,也不能证明,是你杀了赵黑虎,谁知道你是不是……”
  
      古枫没有开口,将背后的一个包袱取下,直接扔出。
  
      这包袱滚到了李笑峰的面前,其上的布已经散开,其中,竟是一颗带着血水的头颅。
  
      这头颅的主人正是……
  
      “赵黑虎!”
  
      李笑峰面色大变,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在场所有人,面色齐齐大变,看向古枫那眼中神色已经震惊到了极点。
  
      赵黑虎是何等实力,那是聚气境的实力啊,本来众人以为银面追击赵黑虎会被其所杀,没想到竟是赵黑虎被银面杀了,银面的实力到底达到了怎样的地步!
  
      李笑峰缓和了半天,面色已经十分不自然,这才开口一语:“呵呵,算你运气好!”
  
      “运气?”
  
      古枫冷笑。
  
      一旁王成云当即开口:“李笑峰,什么叫运气,有本事,你也杀一个试试!让你一人面对赵黑虎,你敢吗?”
  
      王成云此话一出,李笑峰下意识地看了脚下赵黑虎的头颅一眼,一时间竟是面色变化没有说出话来。
  
      只因为,赵黑虎对李笑峰的阴影太大了,因为当年他的奶娘,就是死在赵黑虎的手中,他是亲眼所见,那狰狞的面容,是他二十余年的梦魇。
  
      李笑峰整个人如同定在那里一般,说不出话来。
  
      众人见况,立刻见了分晓,低声窃语,看向李笑峰指指点点。
  
      “哼,怎么样,不敢吧!”
  
      王成云冷笑。
  
      “走吧!”
  
      古枫拍了拍王成云的肩头,转身而去。
  
      而古枫刚迈开步伐,后面的李笑峰带着几分狰狞的声音,便是传来:
  
      “银面,你可敢三日后与我武道擂一战?”
  
      李笑峰是枯山郡第一天骄,如今他向第二天骄银面发起了挑战,并且,还是可见生死的武道擂,一时间所有人目光都是汇聚而来。
  
      “李笑峰,你太无耻了吧,银面有伤在身,三日后,他怎与你打?”
  
      王成云一听,怒声一语。
  
      李笑峰没有搭理王成云,而是看向古枫,再次言语:“银面,你敢吗?”
  
      因为童年的阴影,李笑峰的确不敢杀赵黑虎,但不代表他认为自己比同辈武者差,银面给予李笑峰一切的耻辱,只有武道擂上,将其踩在脚下,才能洗刷。
  
      你敢吗?
  
      如今,换做古枫来回答。
  
      如果古枫回答不敢,今后枯山郡年轻一代第一人,仍旧是李笑峰。
  
      “好!”
  
      没有众人中想象中的情绪波动,仅仅一句平淡的话语,古枫便是朝着远处走去。
  
      “银面,三日后,你便是我李笑峰的垫脚石!”
  
      一时间,李笑峰有种被轻视的感觉,面容更是狰狞起来。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9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