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83章 人就得通情达理

  蔡稷退后两步,张汪心里却在打鼓。
  好心找来三个舞娘侍寝,没想到却惹了麻烦。
  曹铄嘴上说不敢劳动小姐,可他却话中有话。
  不把女儿叫来,还真可能落个轻视曹家公子的过错!
  张汪陪着笑说道:“小女长相丑陋也没什么才情,公子要是不嫌弃,我让她来抚琴助兴。”
  “我何德何能,怎么敢让小姐抚琴助兴。”曹铄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
  “不是公子击退张绣,他早晚打到栗邑。”曹铄不肯请小姐过来,张汪反倒心虚:“细想起来公子还是栗邑军民的恩人,小女献琴也是应该。”
  曹铄还要假意推辞,张汪已经吩咐下去:“请小姐为公子抚琴!”
  张汪话都说了,曹铄当然不会再多事。
  来这里目的就是见到张春华,哪能弄巧成拙坏了大事?
  又谦逊两句,曹铄端起酒樽:“栗邑令盛情款待,我心中感激无却以为报,只好拿这杯酒借花献佛!我敬尊驾!”
  张汪连忙端起酒樽:“敬公子!”
  俩人饮了酒刚放下酒樽,三个女子走了进来。
  跟在后面的是两个面容姣好的侍女,走在最前面的,则是个看起来还没完全长成的少女。
  少女不高,脸上还带着稚嫩,进了前厅她向张汪行礼:“女儿见过父亲。”
  曹铄打量着少女。
  汉朝女子比后世早熟一些。
  虽然尚未成年,该长的地方多少都有了点轮廓。
  依照大汉律例,无论百姓还是贵胄,女儿过了十五还不出嫁,人头税就得按照五人份征收。
  正常来说,女子到了十二岁就该出阁嫁人。
  来到前厅的少女,显然还没到该出阁的年纪。
  “春华,还不见过二公子?”张汪介绍起曹铄。
  来的正在张春华!
  她向曹铄行了礼:“奴家见过公子!”
  “小姐不必多礼!”曹铄起身回礼:“打扰小姐清梦,实在惶恐!”
  “公子击退张绣,来到栗邑只为休整几天。”张汪说道:“他不是外人,叫你过来是为抚一曲瑶琴,为公子助酒!”
  张春华却断然回绝:“女儿不是琴娘,抚琴助酒,找个琴娘来就是。”
  当着曹铄的面被亲生女儿拒绝,张汪顿时觉得脸面挂不住。
  “让你抚琴你就抚,哪这么多废话?”张汪瞪圆眼睛。
  张春华低下头没敢吭声。
  虽然不肯为曹铄抚琴,提出要求的毕竟是她亲生父亲。
  女儿顶撞父亲,已经犯了僭越之罪。
  “栗邑令不必动怒。”张汪脸色难看,曹铄连忙打圆场:“小姐不肯也不要勉强,我们喝酒就是。”
  在曹铄面前被女儿丢了脸面,张汪怒了:“她抚也得抚,不抚也得抚!”
  张春华低着头,委屈的眼圈都泛了红。
  “栗邑令给我个面子。”见张春华眼圈红了,曹铄说道:“刚才确实是想听琴,这会却感到有些困了。还是吃点东西尽快回去休息,至于琴,下次再听也不迟!”
  “小女不懂事,我替她向公子赔罪。”张汪起身向曹铄行了个大礼。
  曹铄起身回礼,对张汪说道:“天色不早,小姐独自回去,我多少有点不放心。栗邑令要是不怪,我想送小姐回后院。”
  张春华要是没拒绝抚琴,张汪或许还敢找个借口不让曹铄送她。
  曹铄打算送张春华回后院,摆明是给他个台阶下。
  在官场混的久了,明知让曹铄送女儿可能惹出麻烦,张汪却不敢拒绝!
  “公子肯屈尊送她,我怎么会不愿意!”瞪了张春华一眼,张汪说道:“还不谢过公子?”
  满心委屈,张春华向曹铄欠身一礼:“谢过公子。”
  “我先送小姐回后院,稍后就来!”曹铄告了个退,随后对张春华说道:“小姐不必多礼,请。”
  离开前厅,张春华低着头半声不吭。
  曹铄先说了话:“我不知道小姐性情刚烈,否则绝不同意栗邑令请小姐抚琴助兴。”
  “和公子无关。”虽然因为曹铄才被训斥,可他却在张汪面前极力说情,张春华对他也讨厌不起来:“是我无礼才对。”
  “我倒没觉得小姐无礼。”曹铄说道:“不想抚琴就不抚,做事只凭心境,小姐的脾气恰好是我最欣赏的。”
  “公子不用安抚。”张春华神色黯然的说道:“顶撞了父亲,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小姐又没犯错,为什么要惩罚?”曹铄装出一脸茫然。
  “顶撞父亲就是大错。”张春华说道:“我也是一时嘴快,早知道抚一曲就是。”
  “抚琴讲究心境。”曹铄说道:“小姐心情不好,即使勉强抚了一曲,听的人也会索然无味。强扭的果不甜,哪怕小姐没有拒绝,我看出你心情不爽,也不会让你抚的。”
  “公子倒是通情达理。”
  “人活在世上,通情达理是必备的品行。”曹铄说道:“如果每个人都能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想问题,这世上哪还会有争斗?”
  被张汪叫来的时候,张春华确实不太乐意。
  为了曹家二公子,深夜把她叫来抚琴助酒,让她感到十分委屈。
  不满曹铄才顶撞张汪,可曹铄却先是替她求情,后又亲自送她回后宅。
  有一瞬间,张春华产生了个念头。
  眼前这位曹家公子通情达理,为他抚一曲瑶琴也没什么不可以。
  “公子说的是。”张春华说道:“今晚没能为公子抚琴,是我太任性。下次公子再来,我一定沐浴焚香,为公子弹奏一曲!”
  “那太好了。”曹铄咧嘴一笑:“既然小姐愿意盛情款待,明天我就过来。”
  张春华满头黑线。
  曹铄的通情达理让她感到内心愧疚,才说了句客套话,
  没想到他居然顺竿子爬了上来,明天就要过来听琴。
  话说出口又不能收回,张春华说道:“明天我在家中恭候公子。”
  快到后院入口,曹铄说道:“我就不送小姐回房,天黑路滑,走路慢些。”
  欠身一礼,张春华道了声谢,带着两个侍女进了后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6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