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261章 大胃王

  “得,中饭有着落了!”
  挂断电话,聂山朝坐在后面的李小山和小金扬了扬手机,笑道。
  从早晨七点上山到现在,已经快日落中天了。
  “快点吧,我也饿了!”
  李小山摸摸肚子,有些无语地道。
  从早晨到现在,一顿饭也没吃,再加上在地宫以命相搏,要说肚子不饿,那是假的。
  “再等等吧!”
  聂山同样无奈。
  就在这时,三人侧目望去,就看到停车场入口处,有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朝着这跑来。
  领头的正是那易主任。
  在易主任的身后,还有十几个同样白发苍苍,穿着中山装,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家伙。
  “这是什么架势?”
  聂山大惊,李小山同样一脸蒙逼。
  二人相视一眼,拉开车门,走下车。
  至于小金,则是无比兴奋。
  他在山里呆了一千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见过那么多人。
  当即激动地跟在聂山和李小山身后,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聂……聂……聂先生……”
  跑到聂山跟前,易主任早已是上下不接下气,弯着腰,扶着聂山,大口喘气。
  “慢点儿,慢点儿!”
  轻轻拍着易主任的后背,聂山心中却是惊呆了。
  以易主任的年岁,从山上跑到山下停车场,竟然只用了几分钟。
  可见心情有多么迫切。
  缓了一阵子,易主任抬头看着四周,急切地问道:
  “哪位幸存者呢?在哪里?”
  跟在易主任身后的一帮老头,也都眼眸睁圆,浑浊的眼球绽放着精光。
  显然,很想一睹这幸存者的风采。
  “幸存者?”
  听到这个称呼,李小山嘴角一阵抽搐。
  他硬着头皮走到易主任跟前,笑道:
  “如果没猜错,我就是易主任您嘴里的哪位幸存者。”
  “你……你就是进入地宫的那个小伙子?”
  易主任细细打量着宛如变了一个人一般的李小山,又是摇头,又是颔首,情绪很复杂。
  “没错,我就是你嘴里没事非要去找死的那个小子。”
  李小山笑了笑。
  这易主任早在他要进入地宫时,就说过他是没事要寻死。
  “没错,真是你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易主任终于敢确定眼前的这人,就是早晨进入地宫的小伙子。
  “小伙子,你别嫌我说话难听。
  从1980年后,上面就一直惦记着泰陵地宫,这些年陆陆续续派了80个民间的奇人异士,这些人无一幸免,你是唯一的幸存者。
  快跟我说说,你在地宫里面的见闻。
  哦,对了,这些都是我们陵园的研究员,他们半辈子都在研究这泰陵地宫。”
  说着,易主任手指着身后的一群白发苍苍的老家伙,一一为李小山介绍。
  这些老人,看着李小山,无不神情激动,都希望从他嘴里听到些关于泰陵地宫的秘闻。
  那模样,就如同饥渴的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一般。
  “这个……”
  李小山头皮一阵发麻,突然道:“还是先吃饭吧!”
  “啊?”
  易主任一怔,僵笑道:“好,好!”
  总得让人填饱肚子吧!
  一行人走向停车场旁边的陵园招待所。
  易主任特意吩咐厨房,将他存放在这里的野味拿出来,招待李小山三人。
  在等待饭菜上桌的空隙,易主任等人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诸如地宫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有没有见到擁正的棺椁,擁正到底有没有头等等。
  望着眼前七嘴八舌的老研究员们,李小山一概摇头,推说自己当时吓傻了,迷迷糊糊进去,迷迷糊糊就出来了。
  那些老研究员们,自然不信,穷追不舍,可无奈李小山就是不松口。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
  “大家,快吃啊!”
  看着一盘盘散发着香味的野味,李小山大喜,急忙动筷子给小金夹了一个兔子腿。
  “好吃,好吃……”
  小金干脆扔掉筷子,直接动手,两只手飞动,左右轮换。
  不大一会儿功夫,他眼前的桌面上,就摆满了小山包似的骨头堆。
  好在有易主任的吩咐,后厨上的份量都很足,个顶个都是大块头的硬货。
  饶是如此,五分钟后,满桌的盘子,也是一干二净。
  “小金,吃饱没?”
  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李小山随口询问一旁的小金。
  这时,聂山也放下了筷子,看向小金。
  却见小金咂吧咂吧嘴,似在回味一般,苦着脸道:
  “刚尝出味……”
  “噗!”
  对面配坐的老研究员们,直接将嘴里的青菜喷了出来。
  他们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只能在旁边吃些青菜。
  “那好,我再让后厨上些!”
  易主任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笑容,连忙招呼后厨。
  后厨又赶紧给小金准备吃的。
  “李先生,不知您吃饱没?”
  易主任看着李小山,笑眯眯地问道。
  “多谢易主任的款待,小子吃得很饱!”
  李小山拍拍肚子,轻笑道。
  他又不像小金,有个龙胃,多少东西都填不饱。
  “那好,我们接着谈谈泰陵地宫的事情!”
  易主任精神一震,又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
  那些老研究员听他这么一说,也纷纷放下筷子,将李小山围了起来。
  “是啊,李先生,我等研究泰陵研究了一辈子,你就给我们说说里面的情况吧!”
  “李先生,我求求你了,要是不知道泰陵的秘闻,老朽死不瞑目!”
  “是啊,死不瞑目!”
  ……
  看着周围白发苍苍的老研究员,李小山真想把真相告诉他们。
  他知道,这是缠绕在老研究员心头一辈子的谜底。
  没有人愿意带着遗憾走进坟墓。
  就在李小山刚想启口的时候,猛然瞥见身侧传来一道凌厉目光。
  他余光扫过,却见聂山正对他微微摇头。
  “各位,真是很抱歉,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小子迷迷糊糊的进去,迷迷糊糊的出来,侥幸捡了一条命。”
  李小山咬牙,三缄其口,始终以这个理由打发这群老研究员。
  老研究员们也慢慢失去了耐心,放过了李小山。
  只是在临走的时候,每个人都从李小山身上拽下一小块衣服。
  美其名曰,要带着唯一进入泰陵幸存者的衣物,走进棺材,听得李小山浑身汗毛竖立。
  他娘的,我这是要陪多少老家伙长眠啊!
  等小金稍微填饱肚子,李小山三人告辞离开。
  站在山腰,看着三人的汽车缓缓驶向山下,易主任面色晦暗不明。
  “老易,这小子肯定没说实话!”一名老研究员上前说道。
  “我知道。”
  易主任点点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向上面汇报?”
  易主任思忖了片刻,摇摇头,叹气道:
  “还是算了吧,这小子能从地宫活着走出来,肯定是有大机缘的人,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
  ……
  汽车上,正在开车的聂山,头也不回地问李小山: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让你狠心拒绝他们把?”
  “知道!”
  透着车窗的双色玻璃,李小山看着山腰的易主任,同样叹气道:
  “有些事他们不知道,反而是安全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