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251章 符甲

  渭北皇陵,位于燕京西北120公里处。
  乘车不到两小时,就到了。
  将车子放到停车场,二人径直朝着山门走去。
  刚过中庭,来到山麓一带,浓郁的龙气扑面而来。
  “好大的手笔!”
  李小山停下脚步,微眯着眼眸,仔细感受到全身毛孔舒张的感觉。
  修炼之人,对气的感应最为灵敏。
  “是啊,这恐怕就是擁正把自己陵寝建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山川环绕,真正的龙脉啊!”
  聂山环顾四周,忍不住感慨道。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二人驻足良久,李小山见时辰差不多了,便继续前行。
  跨过中庭,来到陵园管理处,早已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白发男子等候在那里。
  “你就是陵园管理处的易主任?”
  看着那中山装男子,聂山问道。
  “没错,”那男子打量着聂山和李小山,疑问道:“二位是上面通知要我配合的?”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聂山将一个盖着红章的绝密文件递给易主任。
  易主任戴上眼镜,浏览了一遍,面色仓皇大变,急忙摇头:
  “不行,不行,泰陵不能进,不能进……”
  “易主任,文件上面说得很清楚,让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其他的一概不问。”
  聂山指着那文件,肃然道。
  “哎,你们为什么非要去找死?”
  叹了一声气,那易主任不住摇头,脸上露出苦涩不解的神情。
  “什么意思?”李小山沉声问道。
  “难道二位在来之前,上面的人就没有跟你们说清楚嘛?”
  易主任问完,不待二人回答,就自言自语道:
  “1980年,泰陵发现盗洞,考古界和各界群众强烈要求发掘泰陵,以满足自己猎奇心理,国家文物局也批准了。
  可是挖掘到一半,突然被上面叫停,外界都以为是上面想保护泰陵完整,其实是死的人太多了。
  当年我还是陵园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我就在现场。
  参与挖掘的民工,很多都皮肤直接溃烂,活生生被自己挠死……
  因此,上面不得已宣布停止挖掘工作……
  可是,这三十多年来,上面的人并没有死心,陆续派了很多奇人异士,潜入泰陵地宫。
  这些人无一幸免,你是第81个了……
  小伙子,既然你非要进,我就带你进去吧!”
  说完,无奈地看了李小山一眼,那易主任一马当先,走在前头。
  他知道,有上面那份绝密文件在,他拦不住。
  听到易主任的话,李小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可既然已经走到门口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走吧!”
  李小山一咬牙,拽着聂山,跟上易主任的步伐。
  三人来到泰陵正门,有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准备开门。
  泰陵地宫,虽然没有挖掘,可其他景点游客却能参观。
  此时已经七点半了,想来是要开门迎接游客了。
  “小李,小王,你们在陵园门口挂一个通知,就说今天泰陵闭园一天。”
  易主任朝着两名工作人员吩咐道。
  “好!”
  那两名工作人员看了看李小山和聂山,也没多问,点点头,忙活去了。
  想来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二位请吧!”
  易主任推开泰陵正门,一股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跟在易主任后面的聂山和李小山,相视一眼,二人面色又冷峻了几分。
  此行凶险啊!
  跨过陵寝正门,穿过方城明楼,便来到宝城,也就是地宫的入口。
  前面悬挂着游客止步的严厉警示牌。
  其实,一般的游客,根本进不到方城明楼那儿,更别提地宫入口。
  “我只能带你到这儿了!”
  聂主任停住脚步,一脸惋惜地看着李小山。
  在他看来,这小伙子指定是有去无回。
  可惜啊,多么年轻的小伙子。
  “哎,年纪轻轻的,为什么非要寻死?”
  易主任摇摇头,叹息着转过身,往回走去。
  “这老杂毛怎么诅咒人?”
  聂山气愤地朝着易主任的背影骂了一句。
  “组长,我今天要是挂了,是不是有抚恤费?”
  为了缓和气氛,李小山笑问道。
  聂山却出人意料地没有翻白眼,而是严肃地点点头:
  “有!但我不希望你拿!”
  “嗯!我尽量!”
  李小山点点头,不愿被这种氛围感染,转身就要走向那地宫。
  就在这时,却听背后传来聂山的咬牙声:
  “等等!”
  “又怎么了?
  有什么话,就不能等我活着回来再说嘛!”
  李小山眉宇间带着一丝不耐烦,转过身,却见聂山开始脱衣服。
  “我草,组长你这是干嘛?我可没这特殊癖好啊!”
  李小山连连摆手,一脸的蒙逼。
  就在这时,聂山将外面穿的长褂脱了,露出一件黄色贴身马甲。
  那黄色马甲上面写满了朱砂小篆。
  密密麻麻的,宛如小蝌蚪一般。
  “哗!”
  那马甲甫一外露,向外折射出一道耀眼的金色。
  “这是……符甲?”
  李小山瞪大眼眸,惊呼道。
  武林小说中常有金蝉软甲的描述。
  据说穿了金蝉软甲,便可刀枪不入。
  可,那玩意对修真者来说,没有毛用。
  这符甲就不一样了,简直就是为修真者量身定做的护身宝物。
  符甲说得简单一点儿,就是在用天蚕蚕丝织成的马甲上,用九品朱砂写满通篇符文。
  这难度要比符箓要高得多。
  制作一张二品符箓,灵气镜二重即可,可制作一件二品符甲,却需要灵气镜四重的修为。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
  关键是制作符甲所需的天蚕蚕丝、顶级朱砂、符文,每一件都是世间宝物,千年罕见。
  首先这天蚕,必须是生长在昆仑山巅,四季休眠只为吐丝的天蚕。
  这九品朱砂,必须是火山焰口喷发那一刻,凝结的第一滴红砂。
  如果说前两样还可以凭借人力得到,那么最后一样——通篇符文,便是万难了。
  末法时代,符文早已失传,纵有千金,不可得!
  “组长……”
  看着那件符甲,李小山眼眶泛红,连带着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这是老子的传家宝,三品符甲,可抵御灵气镜三重以下的任何攻击。”
  聂山轻抚着那件符甲,眼中满是不舍。
  最后一咬牙,别过头,将符甲推到李小山眼前:
  “拿去吧,老子只有一个要求,活着出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