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46章 “死人“也能救

  息都县疗养院。
  一间高档病房内,此时聚集了很多人。
  这些人都身穿黑西装,身板挺直,眉宇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度。
  此刻,这些人却全都面容悲伤,目光关切地看着病床上躺的那名中年男子。
  男子年约三十多岁,穿着病号服,面色惨白,双眼紧闭。
  他身上擦插满了各种仪器管子,而身侧仪器上显示,心电图已经成了一条直线。
  机器发出急促的滴滴声,宛如丧钟。
  这种种迹象表明,这人人已经死了。
  “诗文,你不能走啊!”
  突然,一位少妇冲出人群,趴在男子胸前,嚎啕大哭。
  她似乎不能接受,爱人已经离去的事实。
  “柳芸,就让诗文安静的走吧!”
  此刻,江诗雅也是双目红肿,眼角噙满泪水,拉开了弟媳柳芸,然后朝着身后的众人,摆摆手。
  得到江诗雅的允许,两名医生拿着一块白布,就要往男子身上盖去。
  “不许盖,我舅舅还没死!”
  就在这时,江灵珊冲出人群,挥舞着双手,一把将医生手中的白布抢过去,扔在地上。
  “灵珊,不许胡闹!让你舅舅安静的上路!”
  江诗雅眉头紧皱,不满地瞪了女儿一眼,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
  “妈,我已经给小山哥打过电话了,他正在往医院赶,舅舅有救了!”
  江灵珊双手伸展,挡在病床前,不让任何人靠近,一边朝着江诗雅大声喊道。
  “李小山?”
  江诗雅闻言,脑海中猛然浮现一个人影,俏脸不由一红。
  就是这个小男人,在前两天救了自己,而救自己的方法,却是“亲嘴”。
  江诗雅也曾想过,让李小山帮小弟江诗文看病。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安排,今早小弟就突然病情加重。
  没过半小时,心脏停止跳动,医生宣布死亡。
  试问,一个心脏停止跳动,医生宣布死亡的人,还有必要再看么?
  江诗雅不相信,李小山有这本事。
  起死回生这回事,只存在于传说和小说中。
  “灵珊,虽然这个事实很痛苦,我也不愿意接受,可舅舅已经离开了我们,你就让他安静的走吧!”
  江诗雅痛苦地闭上眼睛,哽咽道。
  “妈,你相信我,我能感觉到舅舅还没死……”
  看了躺在病床上的江诗文一眼,江灵珊坚持道。
  “好了,灵珊,不要再胡闹了!”
  朝着女儿厉声呵斥了一声,江诗雅扭头对一位年龄约五十多岁的西装男,说道:
  “段县长,我弟弟江诗文的后事,就麻烦你了,过两天,我要把他的骨灰带回燕京。”
  “江小姐,您放心!”
  “诗文书记是一位好书记,没少为我们息都县老百姓做好事,我们一定会让他走好最后一程。”
  朝着江诗雅微微一鞠躬,段大江恳切地说道。
  说完,他拿起一块白布,亲自要往江诗文身上盖。
  与此同时,在江诗雅的默许下,两名西装男将挡在床前的江灵珊拉到了一边。
  “不要啊!”
  看着病床上的江诗文,江灵珊声嘶力竭地大吼道。
  只要这白布盖上,尸体就要推到太平间,下一步就是火化。
  到时候,即使李小山来了,也是回天无力。
  一步,两步,三步……
  眼看段大江就要将白布盖到男子脸上——
  病房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你让我进去,你让我进去,我是来救人的……”
  听到这争吵声,段大江眉头一皱,眼神示意秘书出去看看。
  过了两秒,秘书回来了,小声D县长,外面有一个小伙子说他是灵珊小姐请的大夫。”
  “小山哥,是小山哥,妈,你快让小山哥进来!”
  被人驾着两条胳膊的江灵珊,激动地喊道。
  谁知,江诗雅却别过头,并未理会江灵珊。
  显然,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生是非。
  “瞎闹!诗文书记已经去世了,让他回去!”
  段大江摆摆手,厉声呵斥道。
  秘书点点头,转身走向屋外。
  可没过两秒——
  谁知,他又折返回来,一脸为难的看着屋内众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段大江身上。
  “又怎么了?”
  段大江的脸,彻底黑了下来,话语间满是不耐烦。
  “他……他说。他能救活人,也能救死人。”
  犹豫了一下,秘书还是将那人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出来。
  安静!
  病房中,是针落可闻的安静!
  半晌过后,众人才反应过来,竟是满目怒容!
  他玛的,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竟然敢来这里撒野!
  这间病房里,站的都是息都县的大人物,随便拎出一个,都足以威慑一方。
  “难不成是神仙下凡?”
  段大江冷笑一声,神色越发不耐烦,冲一名警服男子,厉声道:
  “王局长,找两个警察,把他带下去,好好审问一下,看是不是别有用心之人。”
  “是!”
  姓王的警服男子,面色严峻,从腰间掏出一副手铐,转身就要走向屋外。
  “妈,他们要抓小山哥!”
  江灵珊见状,连忙朝着江诗雅大喊一声。
  “等等!”
  江诗雅有些无奈,面容疲倦地道:“他是我的一位朋友,段县长,不要为难他,还是……让他进来吧!”
  事实上,江诗雅和段大江的看法一致。
  她不认为,还能出现奇迹。
  只不过碍于李小山曾经救过她的情面,不忍心看到他被警察带走罢了。
  “好吧!”
  既然江诗雅都发话了,段大江也只能让人放李小山进来。
  “江女士,江小姐!”
  进来后,李小山先向江诗雅和江灵珊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扫视了整个房间一下。
  当他目光扫过病床上的江诗文时,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小山,不好意思啊,都是灵珊胡闹,害你白跑一趟,我弟弟半个小时前已经去世!”
  朝着李小山歉意一笑,江诗雅声音说不出的低沉。
  “我没胡闹,我明明感觉舅舅还没死!”
  江灵珊紧绷的俏脸上沾满泪珠,嘟着红润的嘴巴,不服气地说道。
  她是小舅一手带大的,从小和小舅感情好。
  不知为何,冥冥之中,她就是能感觉到,小舅并没有死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