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四十一章 狗都不愿意碰的女人

  “她!”
  就在这时,李小山手指一抬,指向了何娟:
  “胡老板,你的病根就在这个女人身上。”
  “啊!”
  何娟一听,先是一愣,接着,俏脸上血色通红,双目祈求地看着胡振:
  “胡哥,这姓李的血口喷人,他是想挑拨咱俩的关系,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恨我刚才骂他,而且给他兄弟石钟戴了绿帽子。”
  胡振眯着眼睛,目光阴翳地看了看李小山,又看了看何娟,最后喃喃地道:“神医,我需要一个解释!”
  “很简单!”
  李小山微微一笑,很是自信地道:“胡老板,你得的病,是男人的通病!”
  “男人的通病?”
  胡振眉头一皱,疑惑地问道。
  “嗯,就是肾虚!”
  李小山点点头,嘴角泛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咳咳……”
  被李小山一提醒,胡振一想,李小山刚才说的腰膝酸软,腿脚乏力,可不就是肾虚的典型症状,不过被人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肾虚,胡振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尴尬地冷咳了两声,讪讪道:“既然是……男人的通病,那神医刚才为何说的这么严重。”
  “一般男人,尤其是中年之后,多少都会有肾虚的毛病,可胡老板你的情况更严重,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刚才站不起来,坐不稳的情况。”李小山道。
  胡振一想,也对,谁肾虚到按腰眼两下就站不起来的地步,“那敢问神医,我的毛病究竟出在哪儿?”
  “她!”
  李小山面色一变,指着何娟,十分肯定地道:“她是狐媚体质,任何男人只要和她上过床,都会被她吸收阳气,最后落个肾衰竭而亡的地步……”
  “你放屁!”
  不待李小山说完,场中就响起了何娟的怒吼,只见,此刻何娟面容扭曲,兰花玉指指着李小山,咬牙恨恨地骂道:“姓李的,老娘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诬蔑我?难道就因为我刚才骂了你两句?你还是不是男人,小肚鸡肠。”
  李小山并不搭理何娟,而是转身看着胡振,接着又道:“胡老板,要是你还不相信,你可以想想你和她做那啥事的细节?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
  “……”
  胡振默然无语,可是脑子却跟着李小山的话,回想起和何娟缠绵的过程。
  胡振腰缠万贯,身边一直不缺漂亮女人,可唯独对何娟很痴迷,尤其喜欢和她做那事,有时候一晚上三四次还不够,原本觉得没什么,可此时听到李小山的分析,才渐渐发觉有些问题。
  是啊,自己之所以迷恋何娟,是因为这娘们有绝活,上下两张嘴,下面那玩意能自动蠕动,让男人很舒服,有一种升天的感觉,这也是胡振欲罢不能,宁愿背弃石钟多年的情谊,也要选择何娟的原因。
  “胡老板,女人细眼上翘,柳眉下弯,是典型的狐媚之相,让男人一见,总把持不住,想要和她们发生点什么。”
  李小山仔细端详着何娟的脸蛋,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周围看热闹的农民工一听,顿时对着何娟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是啊,你们瞧,这娘们长得真像狐狸,尤其是那双眼睛,总觉得在勾人。”
  “岂止是眼睛,我觉得她身上都带着一股骚气。”
  “怪不得我每次见到何会计,总想和她那个,原来是被勾引的。”
  ……
  听着耳边的议论声,胡振也忍不住抬眼,细细观察着何娟。
  还真别说,这一看不要紧,越看胡振越觉得,何娟长得像狐狸,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很勾人,怪不得每次自己见了这小浪蹄子,裤腰带就勒不紧。
  “啊啊啊……”
  周围人的责骂不断传入耳中,何娟再也忍不了了,捂着耳朵,状若疯癫,不停地摇头,“不,不,你们胡说,我不是狐媚,我不是狐媚……”
  说着说着,何娟猛然瘪见站在不远处发愣的胡振,一个箭步窜上前,用饱满的胸脯磨蹭着胡振的胳膊,娇嗔道:“胡哥,你快告诉他们,我不是狐媚,我不是狐媚……”
  以往何娟每次用这招,无往而不利,胡振最后都会缴械投降。
  可今天注定让她失望了。
  何娟那娇滴滴的声音,听得胡振一阵头皮发麻,宛如狐狸精勾夺魂魄的魅音。
  往日何娟柔软的胸脯,让胡振很享受,可今天不知怎么的,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他再也不想多和她纠缠一秒,一巴掌将何娟扇翻在地,眼中闪烁着冷光,冷声道:“你这个狐媚,吸了老子多少子孙,今天要不是神医拆穿你,老子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胡哥,我……”
  何娟白皙的脸颊上印着五个鲜红的指印,一双俏脸写满了委屈,杏眸看着胡振,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什么你,你特么就是个狐媚,谁上你谁倒霉!”
  说罢,胡振往何娟身上啐了一口吐沫,不再多看她一眼,径直走向李小山,握着他的双手,诚恳地道:“感谢神医,今天要不是你,我老胡这条小命就完了!”
  “哪里,哪里,医者父母心,既然见到了,总不好袖手旁观。”
  李小山淡淡一笑,一副世外高人的风范。
  卧槽……
  要不是老子出一个亿,你特么肯出手!
  想着李小山刚才百般推辞的样子,胡振一阵恶心,可碍于李小山的神通,他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讪讪一笑。
  好在李小山也没让他多等,接着又道:“胡老板,有件事还需要和你打声招呼,石钟以后不会在你工地上干了。”
  “好吧!”
  胡振沉吟了数秒,点点头。
  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也知道,今天出了何娟这档子事,他和石钟之间已经有了间隙,不适合再共事。
  这胡老板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又和石钟道了一声抱歉,最后拖着肥胖的身躯,走到车上。
  眼看胡振要走,何娟也顾不得委屈了,一股脑儿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车上钻。
  可胡振此刻哪里敢招惹何娟,一看到他,就感觉裤裆凉飕飕的,连忙命令保镖将这狐媚娘们,扔到沙坑里,还放狠话,要是她以后再敢出现在工地,就让工人轮了她。
  工人们一听,顿时哭丧着脸,喊声震天:“我的天啊,胡老板,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你为啥为难兄弟们啊,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上她!”
  胡老板无奈,只好指着看门的狼狗,道:“那就交给它吧!”
  可谁知这狼狗,好似通人性一般,听罢,一翻白眼,竟然晕死了过去。
  从此,何娟多了一个外号,连狗都不愿意.日的女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