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二十七章 调戏苒姐

  就在这时,会客室内响起了一阵惨绝人寰地惨叫声……
  “啊啊啊……”
  众人无不发颤,皆是面色苍白,因为他们发现,李小山手中的弹簧刀,已经插在了余东的手掌上。
  锋利的刀刃,插进余东的手掌中,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这还没完,更冷酷的事情还在后面——
  任凭余东扯着嗓子嘶吼了一阵,李小山才慢吞吞的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么?”
  “你特么的,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余东目光阴狠地瞪着李小山,咬牙切齿地道。
  “看来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
  李小山说着,又拔出弹簧刀!
  “啊啊啊啊……”
  一股鲜血飙过,紧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惨叫。
  “我再问一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么?”
  李小山眯眼看着带着血丝的弹簧刀刃,冷冷地问道。
  这余东也是个狠角色,被李小山这么一逼,反而激出了心中那股戾气,梗着脖子,双眼通红地道:“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
  看到余东这凶狠的模样,李小山倒有些欣赏他,眸光一闪,心头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略微沉吟了片刻,李小山冷笑道:“好,有种,我倒想看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弹簧刀硬!”
  说罢,李小山手如闪电一般,弹簧刀再次插进了余东另一只手掌中。
  “啊啊啊……”
  余东全身战栗,惨叫了两声,便昏死过去,倒在一滩血泊中。
  任谁被如此连翻折磨,也会心力交瘁!
  场中注视着这一幕的人,两股战战,脸都绿了。
  妈呀!
  这简直是魔鬼!
  直到现在,他们耳边还回荡着余东那渗人的惨叫声。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打李小山人参的主意了。
  他们虽然贪财,可与性命相比,钱财总归是身外之物。
  就连吴有良,额头也渗出一层冷汗,不用人搀扶,就自动从地上麻溜地爬起来。
  与余东相比,他发现李小山简直对他太好了。
  他十八岁就在街头混,打了几百场架,也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这一刻,吴有良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只吴有良有这种想法,王德一帮人,也想赶紧离开,但是李小山不发话,他们又有些害怕,生怕惹恼了李小山,成为下一个余东。
  架打到这个份上,这帮药材铺老板,自然都看出李小山的实力非同一般,不是依靠人多就能取胜的。
  “还不滚,还等着我请你们吃饭嘛?”
  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李小山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此时,李小山口中的这个“滚”字,在吴有良等人耳中,简直如同天籁之音。
  “好好好,我们滚,我们滚!”
  生怕李小山反悔改变主意,众人忙不迭地点头,争先恐后地赶紧往外跑,竟然都把昏死在地上的余东忘了。
  李小山有些恼火。
  不管怎么说,余东都是王德的马仔,是为王德卖命的,关键时候,王德竟然抛弃了他。
  大手一挥,弹簧刀化为流星,“嗖”的一声,贴着王德的耳朵飞过,插到了墙上。
  正往外拼命跑的王德,感到耳边一凉,摸了摸,一小嘬毛发断了,再抬头,看看插在自己面前的弹簧刀……
  “噗通!”
  王德扭头就给李小山跪下,陪着笑脸道:“小爷,今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要打要罚,随便!”
  “商人牟利,这无可厚非,我既不打你,也不骂你,但我为你这位兄弟谋不平,他为你出生入死,但你这当大哥的,一到危急时刻,就把他扔了,算怎么回事?”
  李小山指着昏死在地上,两只手掌仍然在流血的余东,不悦地道。
  听到李小山的话,那些济世堂的伙计,也停了下来,面色难堪地看着余东……
  是啊,不只王德抛弃了余东,就连他们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也果断抛弃了他们口口声声的“东哥”。
  “这,这……”
  王德苦着脸,支支吾吾了一阵儿,就是说不出话来。
  在他心里,手下养的这帮服务员,就是他的马仔,替他卖命的,连兄弟都谈不上,他何曾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
  “他的手很有可能会废掉,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李小山指着余东血肉模糊的两只手掌,拍了拍王德的肩膀。
  王德心想,他娘的,余东的手还不是你废的,可他哪里敢说出来,面对李小山冷眼的逼视,只好咬牙道:“我愿意出十万给余东养伤!”
  “王老板,你也太小气了,你小弟这么年轻,还没娶媳妇,两只手掌就废了,这下连撸管都撸不成了,这男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呃……好吧,二十万!”
  “王老板,算了,我还是把你两只手都废了吧!”
  “一百万,再多我拿不出来了!”
  看着王德肉疼的模样,李小山知道这恐怕是他的底线,也不再逼迫,让他写下一百万的支票,就放他离去。
  王德走后,李小山将一百万的支票交给了余东的几个小弟,嘱咐他们将余东送到医院,又给他们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们,如果余东醒了,想报仇,尽管去找他,他随时奉陪。
  余东的小弟,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李小山会替余东讨公道,不过对于这像天上掉馅饼一样砸下来的一百万,众人还是很开心。
  要知道,他们的老板王德是有名的铁公鸡,以前有个兄弟替王德讨债被人捅死了,兄弟们求了半天,王德才拿出一万块钱,替那人办丧事。
  于是,一帮小弟,欢天喜地地抬着余东,离开了怀民堂。
  ……
  结束这场闹剧后,萧苒把李小山带到经理办公室。
  把门一关,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就是不说话……
  李小山被萧苒看得一阵心虚,心想难道美人姐姐看上我了?
  谁知这时,萧苒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李小山不禁挠了挠头,女人为什么总爱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为什么宁愿赔钱,也要把帝王参卖给我?”
  萧苒贝齿轻咬着红唇,两只素白小手交织着,似乎很紧张李小山的答案。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是什么?”
  “你太漂亮了!”
  “那……真话呢?”
  “你太美了!”
  “讨厌了,你个坏东西,竟然敢调戏姐姐!”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