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仙农 > 第1章 过河拆桥,退婚

  “李小山,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就你这熊样,我石宏生的宝贝女儿,怎么可能会嫁给你?”
  大石村口,一栋三层小洋楼门前,村长石宏生,指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年轻小伙子,破口大骂道。
  这小伙子,正是村长石宏生口中痴心妄想的李小山。
  此刻,李小山的背上,还背着一个瘫痪的中年妇女,正是他的老娘马惠兰。
  “石宏生,你想过河拆桥?”
  李小山眸中蕴含着滔天怒火,面色因极度愤怒而胀红,不屈地辩解道:“三年前,你儿子丢了,你求我和你女儿定亲,现在你儿子回来了,镇长来向你女儿提亲,所以你就急不可耐地想让石秀毁婚,石宏生,你还是不是人?”
  “好,你个小王八羔子,你口口声声说石秀和你定过亲,我问你,你的媒人呢?你的婚书呢?”
  石宏生双手插腰,冷笑着反击。
  农村订婚只认媒人婚书,没媒人没婚书,谁鸟你!
  他料定,李小山娘俩拿他没办法。
  三年前,石宏生的儿子石伟,进城打工,丢了,家里突然没了壮劳力。
  正好这时,李小山老爹去世,老娘瘫了,小妹还在读书,想着家里的情况,他便中途退学,回村照顾老娘。
  石宏生看李小山读过书,精明能干,便上门说和,撮合他和自己的女儿定亲。
  李小山本来不同意,他有自己喜欢的人,但无奈家里的特殊情况,再加上老娘马惠兰苦劝,他就应了下来。
  这三年,李小山在村长家做牛做马,不辞劳苦,白天黑夜不分昼夜干活,没落下什么好,到头来,反而收到村长要退婚的消息。
  李小山一番打听。
  这才知道,原来村长三年前丢失的儿子石伟,突然间回来了。
  再加上,镇长的儿子,向村长提亲,想要娶石秀。
  在镇长的儿子,和李小山之间,石宏生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退婚。
  笑话,全村谁不知道,李小山一家是村里最穷的,全家唯一的资产就是三间茅草屋。
  这三间茅草屋,还在一年前,因为失火被烧了。
  索性当时村支部还空着,李小山就搬了进去。
  “村长啊,你就念在石秀和小山,都处了三年的份上,就别拆散他们俩了。”
  马惠兰将求救的目光,看向站在石宏生旁边的一个清秀姑娘,一脸哀求地说道。
  “阿秀,你说,你和李小山到底有没有处过对象?”
  石宏生闻言,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女儿石秀。
  解铃还须系铃人。
  要想彻底让李小山死心,还需要石秀亲自开口。
  石秀刚过二十,人长得水灵,身材苗条,穿着打扮都很讲究,宛如空谷幽兰,在附近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美人,要不然镇长的儿子,也不会看上她。
  “我……”
  石秀抬起头,看了李小山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
  这三年,李小山确实帮她家干了不少活,而且对她也不错,可一想起镇长家在县城的那栋豪华别墅,镇长儿子开的那辆宝马桥车。
  石秀一咬牙,别过头,道:“我和李小山就是普通朋友,我俩没处过对象,他…他倒是追求过我,我没同意……”
  石秀说完,就低垂下脑袋,再也不敢看李小山。
  “你这妮子,你怎么能睁着眼说瞎话呢?
  你忘了,上次下大雪,你半夜发高烧,你爹又不在家,是小山背着你,走了二十多里山路到镇上,还有那次你溺水,是小山冒着生命危险,跳下河里救你,你…你…”
  马惠兰指着石秀,又恼又气,嘴唇哆嗦着,急得都说不出话来。
  “娘,您别说了,这样的女人,儿子不要也罢。”
  李小山摇摇头,眼眶泛红,恨恨地看着石秀父女。
  石秀虽然长得漂亮,可刚开始时,李小山对她感觉只是一般,谈不上多喜欢。
  可即便是一条狗,喂养了三年,多少也有些感情,何况李小山在心底,早就把石秀当成了自己的老婆。
  “听见没有,马惠兰,李小山,这次总该死心了吧!”
  石宏生冷冷一笑,又道:“还有,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村支部你们娘俩也不能住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搬出村支部吧!”
  “石宏生,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想赶尽杀绝啊!”
  听到这话,李小山目眦尽裂,咬牙切齿。
  退婚只是让他受侮辱,可真要搬出村支部,就意味着他们娘俩要露宿深山老林。
  他们万万没想到,在村长家当了三年免费长工,到头来却落下个这么结局。
  “村长,小山娘俩房子被烧了,你又不让他们住村支部,这下他们娘俩咋活啊?”
  “村长,反正村支部空着也是空着,就让他们娘俩住吧!”
  “是啊,村长,小山这孩子命苦啊,他爹死得早,他娘又瘫了,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妹妹。”
  一些好心村民,看不下去了,帮着李小山说起了好话。
  但,更多的村民,选择冷眼旁观,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热闹。
  “都给老子闭嘴,村支部是村干部办公的地方,老子发善心,已经让他们娘俩住了一年多,还想咋地?”
  石宏生直接朝着帮李小山说话的村民,咆哮了一嗓子。
  这大石村背靠大参山,天高皇帝远,远离县城,村长石宏生就是土皇帝。
  他一发怒,自然没人再敢帮李小山说话,都悻悻闭上嘴巴。
  “石宏生,你给老子等着!莫欺少年穷,老子今天受的侮辱,迟早有一天,会十倍还回来!”
  李小山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要不是家里还有瘫痪老娘和小妹,这一刻,他恨不得拎起菜刀,去和石宏生拼命。
  倒不是石秀嫁不嫁的问题,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
  石宏生这么做,明显是想将李小山一家赶尽杀绝。
  “小子,你敢骂我,好好好……”
  石宏生嘴角挂着一丝狞笑,一连说了三个好,突然指着远处的大参山,道:
  “别说老子没给你们孤儿寡母的活路,大参山脚下有十亩荒地,都给你们娘俩,至于你们住哪儿,就去地里搭棚子睡吧!”
  “村长,村里三岁的娃娃都知道,大参山不安全,半夜经常有狼出没,你把我们娘俩赶到那儿去,是想让狼吃了我们啊……”
  马惠兰一听,顿时慌了。
  “就是啊,村长,那地方太危险,小山娘俩怎么能住那儿呢?”
  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苦心劝道。
  “李二拐子,莫管闲事,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村里谁要敢管李小山娘俩的死活,就是跟我石宏生作对,就是跟我石家三兄弟作对,有他好果子吃。”
  石宏生话一说出口,李二拐子立马闭上了嘴。
  其他原本想帮李小山娘俩的村民,也收起了当好人的心思。
  村民们这下,总算知道,这石宏生是铁了心,想要整死李小山娘俩。
  他们都是有家有室的,石宏生三兄弟在村里不好惹,
  一群村民,望着李小山娘俩摇头叹气,却是不敢上前帮忙。
  “石宏生,你等着,此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
  咆哮一声,李小山背起老娘,走向远处的大参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